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实力至上/路我《Fire》

一句话简介:我永远爱绫小路清隆.JPG

 
绫小路清隆x我 乙女向 有ooc,有吐槽,有剧情bug,有流水账。

写的不好,辣鸡文笔,开放式结局。

一.

夕阳的颜色是温暖的橘红,天边的火烧云正缓缓地流动,绫小路清隆站在我的面前,目光很平静,但又带着一点点疑问,也是,被其他班级从没有讲过话的女同学叫出来,还约在学校后的树林,换了谁也会很疑惑的吧。

但他并没有出声询问,保持着沉默,好像是打算等我先开口的样子。看起来是十分温和的人呢,这是我对他的评价。

“你好…绫小路同学,我是B班的宫野纳纱。”我深吸了一口气组织好语言,对着他微微鞠躬,然后并没有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抢先把我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我、我很喜欢你!请跟我交往!”

对的,我,高度育成高中一年级B班学生宫野纳纱,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对一个从未谋面只听说过名字的男生告白了,出于某些你们应该明白的原因,一个大冒险的赌约。

我发誓,这种大冒险我再也不会玩第二次了,真的。

在我表面平静内心风起云涌戏多到爆炸的时候,绫小路清隆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我只能看出他目光里流露出的几分讶异和些许犹豫,然后他认真的打量了我一会,好像在做出什么内心挣扎的重大决定。

等等?快拒绝我啊??虽然我承认你长得十分好看在男生里面排第五但是我们没有感情基础的吧??这种情况不应该是立刻拒绝了吗??为什么你还十分慎重的考虑起来了啊??

虽然我的内心正疯狂嘶吼,但我还是得继续保持羞涩少女的模样等待他的答复。

而绫小路清隆沉默了半晌。

良久,他答道:“好啊。”

哈????

今天是周五,结束了一周课程的学生们正三三两两的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抱怨着考试或者商量着周末该去什么地方玩,二十分钟之前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份子,然后我在同班同学一之濑帆波的怂恿下玩了这个该死的大冒险,去向D班的绫小路清隆告白。

然后我十几年的单身生涯就此结束,在我以为他会拒绝的情况下,绫小路清隆以他神奇的脑回路向我证明了我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夕阳在渐渐的落下,绫小路清隆逆着光望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我觉得他并不高兴…不,也不是不高兴,就好像他事不关己,答应我的告白也是,什么也是,他始终没有袒露过任何表情,一直很平静。

那我现在该做出什么反应???是应该指着他哈哈大笑说傻瓜我这是大冒险你被骗了?还是应该用沉痛的表情告诉他对不起,这是大冒险,绫小路同学您能不能一乐就把这事忘掉脑后呢???虽然这些解释都不符合我高冷的人设,但现在这种状况下,我觉得我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但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虽然我不是很理解你为什么会向我这种平平无奇的人表白,但是目前我们应该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吧。”他的语气不像是疑问,而是在冷静分析一样。

“啊…是的。”我现在不是在用大脑思考,而是本能的回答他,声音抑扬顿挫很是抒情,其实就是像个傻瓜。

我觉得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十分可笑。

“那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吗?”

“呃…约会?”脱口而出这个回答的我简直就是疯了,但绫小路清隆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手机似乎是在翻看什么,没过多久他抬起头,语气淡淡的。

“明天可以吗?因为是周末,我想你应该会有时间,约在宿舍门口怎么样?十点半。”

绫小路清隆真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在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一天就向我发出了约会的邀请…不对我在想什么???我现在应该对他解释清楚的吧!我的大脑疯狂运作并且得出结论,但他却已经转过了身往学校的宿舍走去。

“那么,明天见。”他背对着我扬了扬手,只留我一个人呆在原地,以一种痛苦纠结的方式狠狠地跺着脚下干枯的落叶。

真的,我发誓,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选择真心话,并且毫不犹豫把我的手机密码感恩戴德的告诉一之濑帆波,前提是如果我知道事情会向这种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的话,比如绫小路清隆不可思议的答应了我的告白。

那么现在该怎么做呢?我叹了口气,望着已经暗沉下来的天空,果然还是按照初中时候那样子吧,走一步看一步,总之无论什么事情,发展到最后,肯定都有结束的一天的。

不是吗?虽然我并不知道那时间有多长。

二.

今天真是一个晴朗的周末,微风十分和煦的吹拂过我的脸庞,有结伴的学生从我面前说说笑笑的经过,画面十分美好动人。

当然也有情侣,在原来我最爱干的就是坐在校园的长椅上看着青涩的小情侣正准备趁着没人的机会拉拉小手的时候突然吹两声口哨,然后看着男生把女生护在身后两个人慌张的逃跑,这让我感受到了年轻的乐趣和欺负情侣狗的快意。

然后没想到我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命运真是喜欢跟我恶作剧。

只不过,我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指向了十点五十八分,然后我放下手又抬起头,目光空洞无助(?)的看向了宿舍的门口。

很好,这是个借口分手的机会吧?对不起你真是个好人但是你的时间观念太差我们不合适,还是算了吧?话说谈恋爱第二天就找借口提分手真的好吗?

在我犹豫纠结的时候,某个熟悉的身影已经从宿舍门口走了出来,等到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他安静的看着我,金色的瞳孔里映出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张牙舞爪的神情,目光里有种不想打扰我这个白痴自娱自乐的体贴。

“非常抱歉,有点事情出来晚了,让你等着急了吗?”他语气十分淡然的道歉,至少我没从他那儿感觉到任何歉意。

“啊没关系!反正我也刚来没有多久。”我急忙摇头表示不介意,他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彼此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气氛一度让我这个话唠难以呼吸,但是想想,我们在昨天下午刚刚认识,又不在同一个班,的确没什么话题好聊的。

我要说什么?嘿绫小路同学,你看今天天气多么的好,是不是很适合分手哈哈哈?不错,这句话说出来我估计会被打死,不过看他的样子,就算我说了,他估计也会哦一声不做反应。

然后我们就和平分手了真是皆大欢喜。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没有那么口无遮拦的勇气,绫小路清隆似乎也有点无法忍受这尴尬的寂静,转而试图挑起话题。

“宫野你想要去做什么?逛街?或者别的什么。”

我?我想要做什么?实不相瞒我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和你分手,我内心疯狂吐槽,表面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嗯…绫小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我都可以。”

他顿了顿,再次打量着我,目光让我不明所以。

“我想去的地方吗?”绫小路清隆沉吟了一会儿:“还真有,方便跟我去吗?”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借口说我不方便的吗???我面上保持优雅微笑点点头,然后他就转身开始向马路对面走,我急忙跟上他的脚步,还是因为慌张踉跄了一下。

手被握住了,传来的是十分柔和的温度,我有点讶异的抬头,看到绫小路清隆正稳稳地抓着我的手,目光平静的望着我。

如果是情侣的话…那握着手,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按照少女漫画的情节这时候我该做出什么举动?女生羞涩的柔柔一笑低下头,然后男生心底的保护欲被激起,两人手牵手清风拂面花朵飘落???

然后我飞快的抽回了手。

“哈哈,谢谢你不然我就要摔倒了!!!”我尬笑了两声结结巴巴道谢,绫小路清隆倒是没说什么继续过马路,这回我小心翼翼的跟随着他的脚步,也感觉出了他有意放慢了速度。

到了目的地之后我才发觉就是学校的咖啡馆,人并不多,我跟着绫小路清隆进去后随便选了个靠窗的座位,他点了两杯甜品,我们坐下之后就再没有任何交谈,他的眼神漫无目的四处打量,而我一边咬着吸管一边偷偷的观察他。

绫小路清隆的确很好看,眉眼十分的俊秀,只是他一向不爱出风头,我也只是从一之濑帆波的口中听说过他的名字,听她说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在我看来也的确是这样,至少从他痛快的答应了我的告白还能面无表情跟我相处下去,我就觉着他着实不简单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似乎是纠结了一会儿,绫小路清隆冷不丁的开了口,我呆了一下才明白他的问题,无非就是偷看被人发现,本着我多年厚脸皮的经验我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没有什么,晚上的时候没看清楚,现在是白天,我看一下我男朋友的长相。”

“……”他沉默了。

你说我这是多的什么嘴???

“这样啊……”他拉长了声调,在他的目光下我更手足无措起来,只好保持沉默是金的原则,绫小路清隆也并没又继续说什么让我尴尬的话题,只是舀了一勺甜品吃了起来。

“哎?是纳纱和绫小路?你们两个……!”就在我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的发展还没有那么糟糕的时候,命运又恶劣的给我带来了我并不想见到的人,一之濑帆波与白波千寻正站在门口惊喜的望着我。

生活真糟糕。

 

三.

“啊,是一之濑,你不站起来跟她打招呼吗?”绫小路清隆望着缩在角落低头努力吃甜品的我,而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努力把自己当做空气。

可惜现实不会就这么放过我。

“纳纱你和绫小路是在约会吗?”一之濑帆波笑眯眯的看了看我,又看看绫小路清隆,目光里带着点揶揄神色,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啊,是的。”意料之外的,绫小路清隆替我回答了一之濑帆波的问题,虽然说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今天是周末,所以来约会也是正常的吧。”

但其实我很想说我不是我没有事情的发展不是这样子的啊???看着一之濑的表情我都可以想象到等我回了宿舍肯定会受到狂风暴雨的八卦询问。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和千寻就不打扰你们了喔!”在我挤眉弄眼的示意下一之濑帆波显然误会了我的意思,对我眨了眨眼睛,做了个我都明白的口型,找了个借口拉着白波千寻离开去点甜品。

“其实说实话,有点不知道怎么与宫野相处呢。”

在一之濑帆波走后我和绫小路清隆又陷入了沉默,但就在我极力思考打算找点话题什么的时候,他却已经开了口,语气里难得的有点无奈。

“啊?为什么?”我有点茫然。

“因为我在之前并没有跟任何女生交往过,其实并不知道怎么做才好。”绫小路清隆很认真的望着我的眼睛,倒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不自觉的涨红了脸,回答也是结结巴巴。

“啊…不是,其实我很好相处的,跟其他的女生比起来反而是少了点身为女孩子的自觉吧!”

按漫画或者小说的情节来讲,现在也正应该是男女主角互相敞开心扉的时候了吧,但我不是女主角,我很清楚我自己,只是有很多话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告诉绫小路,或者说,这些话我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我自己的秘密,我将永久保存。

再者说,就算我现在跟绫小路清隆是恋爱关系,也不会永远的持续着,总会有结束的一天不是吗?

绫小路清隆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伴随着很清脆的脚步声,又有两个身影站在了我们面前,我抬头望了一眼,然后目光就定格住。

其中的一位少女我倒是认识,D班的堀北铃音,另一位是戴眼镜的长发少女,双手正紧紧地抓着衣角,低头轻轻的咬着唇,堀北铃音则是一副冷淡的神色,双手环胸,很不客气的看着绫小路清隆:“很巧。”

“是堀北和佐仓呢,真的很巧。”绫小路清隆无视这明显有几分奇怪的气氛,很自然的打着招呼,然后他转过头来似乎是要介绍我:“这是B班的宫野。”

我点点头正想开口说话,堀北铃音却又冷冷的扫过来一眼,我顿时噤了声,识时务者为俊杰,中国的古话我也不是没听过,好像现在正适合这句话,不过不愧是学生会长的妹妹,气势都一模一样。

“我觉得你有必要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绫小路。”堀北铃音说道,然后又看了看我,顿了一下补充:“跟其他班的女同学在咖啡馆里。”

她身旁的人,名字似乎是叫佐仓爱里的少女也咬着唇点了点头,这一幕要是在旁人看来,我觉得一定很像正宫气势汹汹质问负心渣男与白莲花恶女的场景。

我也很爱凑热闹,但如果其中一个主角是我的话,那这个热闹还是赶紧结束为好,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要开口替我和被无辜指认为渣男的绫小路清隆辩解一下,他却有点困扰似的皱了皱眉,语气里也带上了一点为难:“啊,其实是些很私人的事情。”

等等???什么私人的事情??我们不是光明正大的坐在一起简单吃了个东西吗??你为什么要摆出一副害羞不方便说的样子??堀北铃音的眼神已经可以杀死我了好吗??

“其实我是在跟宫野约会,昨天刚开始交往的。”

喂说出来了吧!一脸正直的说出来了吧!刚刚不还是说这是很私人的事情吗怎么就这么痛快的讲出来了啊?这个误会已经越来越大了不是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了吧??

他话音未落,佐仓爱里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堀北铃音则是呆了呆,似乎没想到绫小路清隆回答的这么直接,良久冷笑了一声。

“也对,我应该想到你会这么说的。”她十分冷静的这样说道,而我对她施以注目礼,这种正宫的气势实在让我钦佩,咦?好像哪里不对。

“既然这样!”在一旁沉默着的佐仓爱里突然出声,声音有点尖锐,但很快她又咬着唇降低了声音,声线里含着点不易察觉的失落:“既然是绫小路同学在约会…那我和堀北还是先走比较好吧……”

我仔细打量着佐仓爱里,怎么瞧怎么有点眼熟,似乎跟曾经在网络上火过一段时间的明星“雫”模样非常相似,但在气质上又截然不同。

如果真的是就好了,我还可以去要个签名,毕竟活泼可爱的美少女就是我心中的偶像,但按照目前的状况来说,如果我上去搭讪的话,我敢保证堀北铃音一定会砍死我。

绫小路清隆并没有挽留她们,而是简单的说了声再见,看着堀北铃音与佐仓爱里的背影我总觉得忐忑不安,因为堀北铃音走的时候最后看我的那一眼,并不是嫉妒或者愤怒,而是带了一点同情,仿佛是在怜悯,怜悯我天真的掉进了陷阱。

四.

我们从咖啡馆出来的时候是下午,很难想像我在有生之年跟一个男生在咖啡馆里待了接近一天,不过这也不能怪绫小路清隆,我们吃完甜品的时候是中午时分,由于有一之濑帆波和堀北铃音的前车之鉴,我就想借着吃午饭的理由尽快跟绫小路清隆道别,但就在我以为能脱身的时候,就像约好了一样,D班B班的人源源不断的跑来与我和绫小路清隆寒暄,热情的就像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待到聊天的人散去的时候我才发觉已经是下午两点多,这一天我也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只是点了个不知名的甜点,但看着绫小路清隆抱歉的样子,我的一腔悲愤就神奇的消失了,因为磨的没了脾气。

现在我跟绫小路清隆一前一后的走在小巷子里,虽然他走在我身后,但我完全不会感觉到害怕或者危险,因为他莫名的给人一种无害的感觉,嗯……大概吧。

他在我身后并不讲话,巷子里只能听到我跟他的脚步声,微妙的重叠起来,即使他走的并不快,而我雷风厉行只想赶紧离开,但这条巷子长的超乎我的想象,本来只是想着抄近路可以不用碰上熟人,但这已经走过很多次的狭长的小巷,在此刻变得很长,或许是我的错觉。

我索性放慢了脚步,这里没什么人,的确是个可以把事情讲清楚的好地方,虽然我跟绫小路清隆交往的事情估计已经传遍了整个年级,但如果现在跟他说明白的话,应该是……应该是还可以挽回的吧?

毕竟我们互相并不喜欢,我这么想着。

是的,那时的我把一切都想的如此天真,但我又想的没错,那时候不过十几岁的我把事情简单化,并没什么错误,我唯一不该的地方就是告白的那个人,选择了绫小路清隆,但当我明白这一切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时候,已经是追悔莫及的地步了,我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在他同意我的告白的时候,我命运的轨迹就此改变。

“呃,绫小路。”我在脑子里大致把想要说的组织了一下,就停下了脚步,而绫小路清隆也站住了,从容的就好像一直在等待我要跟他说什么似的。

“那个!很抱歉!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该欺骗你!”我像是之前跟他告白的时候一样,对他深深地鞠躬,不过这回是充满歉意的,绫小路清隆没什么反应,很安静的望着我,好像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那个…我,那天下午,玩了一场真心话大冒险,要求就是来向你告白,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答应…”

我不敢看绫小路清隆的神情,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堆,最后才敢小心翼翼的抬眼去看他:“那个…对不起,虽然知道这件事非常过分,但能不能,原谅我…”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被吼的觉悟,从小到大我就不会被当做一位女生看待,拳打脚踢只是家常便饭,对于绫小路清隆接受我的告白我十分感激,就算他真的一拳挥过来我也不会闪躲,因为这是我犯的错误。

但他没有,绫小路清隆很平静,我认真望着他的时候,才发觉他的眼眸是不同的色彩,绛紫与流金交织的颜色,我一时找不到什么形容词,但那双眼睛,总给我一种在平静的燃烧那样的错觉。

是错觉吗?

“啊,这也不仅仅是你的错。”绫小路清隆很温和的对我说,而我因为他这份温和几乎要感动的痛哭流涕,只是我还没来得及跟他商量如何分手能不会被B班和D班一同嘲笑,绫小路清隆又冷静的开了口。

“但是非常抱歉,只有分手这件事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绫小路清隆这么说着,而我因为他的回答变得有点惊愕,抬头看他,想说的话变得语无伦次。

“可是…你并不喜欢我的对吧?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一点感情基础,分手对你我都好的……”

在我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手腕就被人牢牢的抓住了,然后我猝不及防的被他大力拉了过来,这时候我可以清晰的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

也更清晰的分辨他金色眼瞳里除了淡漠以外的,还多了一点点别的情绪,那是我从小到大看习惯的,那种情绪,被称为愤怒。

绫小路清隆,在生气?

我后知后觉的想明白这点,可我不懂他为什么要生气,我不是傻瓜,我看得出他并不喜欢我,不过就是因为一场游戏而编出来的拙劣告白,我承认这是我的过错,我该向他道歉,所以分手对我们两个人都好不是吗?

“你好像并不明白我的想法。”

绫小路清隆冷冷的出声,随后我感觉到腰被紧紧的搂住了,这个巷子很窄,只能让人一前一后的行走,肩并肩就十分困难,而他这么一抱住我,导致我们之间的空隙非常的小,这种距离让我感觉到十分不妙,不仅是因为绫小路清隆在生气,还更是因为一些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呢…那是人本能的,对危险事物的恐惧感。

如果这时候我再不发现古怪的话,我大概真的是个傻子,绫小路清隆非常漠然的看着我,那目光我很难形容,就像…看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不是他平日的沉静眼神,也不是看向动物的,而是完完全全在看一件物品,高高在上,带着一点怜悯,除此之外统统都是冷漠。

“是你贸然跑来打乱了我安排好的计划,让我不得不改变原有的想法,因为我要把你划进我的计划范围里,这已经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了,因为你的存在,我有很多事情的做法都要改变。”

绫小路清隆缓缓的道,讲话的时候我也做了一些挣扎,但他的手稳稳的扣着,我只得放弃,无力的抬着头看他讲话。

“虽然我对你的确没有产生过,喜欢的情感,但如果再花时间把你从这个计划中摘出去,这会让我觉得非常不耐烦,所以……”

绫小路清隆的身影遮住了我眼前的光,我能感觉到他在俯身,在我愣怔的时候,他搂在我腰间的手缓缓的收紧。

是亲吻。颇有几分狠戾,急躁的并不像绫小路清隆的外表,我花了几秒钟才反应到这个事实,绫小路清隆在亲吻我。

而且并不满足于浅尝辄止,他在试图撬开我紧咬的齿关,虽然我极力的抗拒着,但他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我俘获了进去。

轻浅的吻变成了缠绵至深的吻。

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反抗一下,不然他这么轻松显得我很没面子,所以我咬了他的嘴唇,而他也吃痛结束了这个吻,只是依旧没有放开束在我腰间的手。

“我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底线。”

他的眼眸,交织着的是绛紫与耀眼的金色,似乎在燃烧一般,里面涌动着的,是我从未见过的,陌生的占有欲。

“既然你向我告白,那你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没必要再做无用的抵抗或者挣扎,把脑子里可笑的妄想丢掉。”

我恍惚觉得,这像是某种判决,后退一步是炼狱,向前进,又是我看不清的,深不可测的悬崖。

“既然已经让你看到了这样的我,那你还有逃脱的余地吗?”

 
他的声音冷淡至极,我能察觉到所含着的浓重阴暗的情绪,那是对我的警告。

此刻我似乎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一之濑帆波会说绫小路清隆会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就好像他一个人面对着棋盘,而我们,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不对,曾经我不是所谓的棋子,而我误打误撞的,打乱了他的计划,好像我该感到荣幸。

我不可抗拒的察觉到自己对他的惧怕,而绫小路清隆好像也发觉了,他再次吻了过来,这回只是轻柔的触碰,和刚才的他判若两人,但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那是人对危险生物的恐惧。

我知道他不需要我的回答,因为我已经身不由己,但我还是低声的说着:“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这能怪谁?这只能怪我自己,天真的去接近不该接近的人,触碰到阴暗的境地却仍不自知,所以我真是愚蠢透了,从前也是,现在也是,将来…也会是的吧。

怪我自己。

“那么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我也平静的对他说道,对这个试图控制我的人心平气和的商量,因为我没有退路。

绫小路清隆这回很痛快的松开了束缚着我的手,再次恢复了之前平静的模样,但我对他看法已经完全改变,心境也截然不同。

“纳纱。”他很突兀的,喊了我的名字。

那双绛紫与流金交织的眼眸里,燃烧着的是什么呢?太过淡然了,以至于给我一种,其实一直在燃烧的错觉。

“那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绫小路清隆这么对我说道。 

 
最后我们道别,在黄昏里,绫小路清隆对我摆了摆手,背影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而我轻呼了口气,终于瘫坐在长椅上,疲惫蜂拥而至,向我席卷过来,伴随着的是恐惧,对绫小路清隆的恐惧。

 
他平静的语气,还有那双沉静的眼眸,我想这会成为我毕生的阴影,而我也只能贯彻我从儿时学会的那个词,随遇而安。

 
即使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什么,但如果是在绫小路清隆身边的话,也许会获得另外一种,我所期待着的光明,因为我已经见过应有的黑暗了,就算成为他的棋子,成为他计划中的一环,也没有关系,我并不介意。

 
因为无论我的命运轨迹改变如何,我也只遵循着随遇而安这个简单的道理。

 

END.

 

白嫖男神系列嘻嘻嘻,大概设定的女主其实是有黑暗历史的养成了现在爱吐槽随遇而安的性格,然后遇到了路哥。
剧情什么的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嫖他而已………(小声)
其实也没什么剧情,就是路哥为什么会答应女主告白呢是因为他觉得有些计划可能需要更亲密的关系才能一一实行,所以他对女主并没什么喜欢的感情,只是单纯的把她纳入自己的计划范围里,结果女主又提分手,然后路哥就不耐烦了,因为避事主义嘛本身就很讨厌麻烦,所以路哥展现了一下自我……
还有后续吗?没有了吧嘻嘻嘻。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