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王者荣耀/邦蝉《白夜行歌》

#刘邦x貂蝉
圣殿之光x仲夏夜之梦
德古拉伯爵x仲夏夜之梦
#不喜欢慎入,有私设,有ooc
#HE

她一步步走上台阶来,长裙是深紫与淡蓝交织的繁复颜色,墨发垂腰松松挽就,发间轻别扬翼欲飞的蝴蝶发饰。
面容精致的女子步履轻盈,微敛紫眸,羽睫轻颤,她只抬头漫不经心的望来一眼,眼波流转之间却也风情万种。
惊心动魄的美丽。
刘邦的目光却只落过来一眼,便转移了视线,伯爵稍稍勾起唇角,阖眸徉作假寐。
貂蝉面容平静无波,心中冗杂情绪却不断翻涌,掀起惊涛骇浪,震惊于吸血鬼伯爵与另一个人长得如此之像,又是酸涩想起那个永远见不到的,教廷的圣殿之光。
他不开口,貂蝉也不出声,顺着台阶上去走到刘邦身边,只安静的望着似乎是在沉睡的吸血鬼伯爵,眉眼与那位教廷的大人何其相似。
柔软的手触碰到吸血鬼俊美的脸颊,指尖感受到的却是冰冷的温度。
她惊异一瞬,回神才想起眼前的不是圣殿之光,而只是与圣殿之光模样相像的吸血鬼,想要收回手时却被那人抬起的手牢牢握住。
十指相扣。
本应是沉睡着的吸血鬼伯爵此刻却睁开了眼,眸子里的猩红鲜艳,似笑非笑的望着貂蝉。
女子神色有一丝慌乱,手被他抓住动弹不得,眼神如同受惊的鹿。
“你是教廷送来的?”
他低沉的声线,带着微微的哑。
貂蝉轻轻的点了点头,又听到他的询问。
“你的名字是什么?”
这回她犹豫了,轻咬了唇踌躇许久才开口。
“貂蝉。”
刘邦笑了笑,像是很满意她温顺的模样,放开了貂蝉的手,伸指挑了一缕她的长发把玩。
“你很美,不属于这个城镇的美。”
她自然是美的,蝴蝶又怎会不美?仲夏夜里的蝴蝶随着月光纷飞,即使蝶翼轻薄的几乎一触即碎,那份美丽却永远不会消失。
但这些事情她没有必要告诉眼前的吸血鬼,她只告诉过一个人。
那位永远温柔微笑的圣殿之光。
刘邦看出貂蝉在失神,即使她那双紫色的眼眸在凝视着他,神色却遥远,带着怀念。
仿佛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伯爵微微挑了挑眉,手一点点下滑搂住她的腰,顺势往怀里一带。
他听到了惊呼声,随后她半倚进了刘邦的怀里,亲密无间的样子。
貂蝉眼眸里染了一丝薄怒,腰又被他搂住挣扎不得,随后有冰冷触摸上她的脸颊,修长手指滑过女子白皙的肌肤。
“我的名字是,德古拉。”
他淡淡的说着,挑起的唇角有一抹戏谑的笑意。
“若是你喜欢,也可以叫我,刘邦。”
与圣殿之光相像的脸,还有相同的名字。
她由被人轻薄的恼怒转为了惊异,望着刘邦的模样久久不语。
然后眼中渐渐涌上泪水。
“我记得你,仲夏夜里与我相遇的蝴蝶。”
刘邦笑了笑,抬手轻柔拭去她眼角的泪。
那时的她不过初次化为人身,模样青涩稚嫩,茫然无措的,迷失在这所教堂的花园。
然后,与圣殿之光相遇。
月光下的男人模样俊美,他用那双蔚蓝的眼眸深深的看了她许久。
“在这里迷路了吗?小蝴蝶。”
他的声音清朗温柔,她像是被蛊惑着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牵住他伸过来的手,圣殿之光收留了迷路的蝴蝶,他说自己的名字是刘邦。
那温柔的笑容在她心里埋下了种子,最后盛开的是万千璀璨星辰。
蝴蝶仰慕着教廷的光。
她深知自己无法与光相配,只暗暗的喜欢,独自守护着那份复杂的情愫。
直到后来,她躲在神像的背后,听到天堂福音死去的消息,看到刘邦一瞬间充满愤怒的眼睛。
圣殿之光要去替友人复仇。
但她却觉得心里不断翻腾不安情绪,就像他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
在刘邦即将离开的那晚,她终是忍不住去寻找他,结结巴巴的对他说着她预知到的危险。
月光里圣殿之光露出笑容,他伸手轻轻的抚摸她的长发。
“别担心,我会回来的。”
“相信我。”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手心的温度暖的不可思议。
她无力去改变什么,只得目送他远走的背影。
那不安的感觉无法压抑,最终得到证实。
圣殿之光陨落了。
她听闻这消息时没有流下眼泪,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盛开的万千星辰支离破碎,扎在心上刺出鲜红的血。
她没有离开这座城镇,而是居住在了教堂里,镇上的居民都望见过她,那时她已长成少女模样,回眸一眼,美艳不可方物。
她后来给自己取名叫貂蝉,她不肯离开,蝴蝶等在这所教堂里,为了等圣殿之光的归来。
貂蝉明白那句他会回来的承诺是谎言,可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相信。
那些情愫被藏进夏日的诗篇里。
直到吸血鬼的来袭,德古拉伯爵亲自来到了这所城镇。
人们被吸血鬼的恐惧所折磨,勇气几乎消耗殆尽,献出了这所教堂,只求活着。
同样被献出的,还有后花园里的貂蝉,人们说出了她所藏的地方,把她送进了伯爵的城堡。
然后眼前与圣殿之光拥有相同模样的吸血鬼,用熟悉的声音唤她,对她微笑。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刘邦唇角上扬,凝视眼前的女子,唇间探出尖锐的齿。
“我现在成为了吸血鬼,不再是受世人所推崇的圣殿之光。”
红瞳流转过几不可查的情绪,他收回了擦拭她眼泪的手,半靠在沙发上。
“但我依然在等你回来,不论你是吸血鬼还是圣殿之光。”
貂蝉轻声开口,微微咬住红唇犹豫一瞬。
她轻轻的拥抱住刘邦,蝴蝶落进了伯爵的花园,心甘情愿。
“我等的只是你。”
“也许这条路没有坦途,你不再是光明,但我的心灵依然指引着我,追寻向你。”
仲夏夜的月光里邂逅的是她穷尽一生去追逐的人,即使他陨落于暗夜,即使他不再是光明的使者,但那又如何?
只要是他,是他所给,一切她甘之若饴。

END:D

大概就是婵儿是蝴蝶化身成的然后在教堂遇到了圣殿之光,被收留了,结果刘邦接到张良死去的假消息就要去复仇,然后婵儿凭借生物(?)感知危险的本能觉得他去了回不来这样,结果刘邦还是去了,然后就传来死讯了,但是婵儿就决定一直守在这儿嘛,然后过了很久刘邦回来了,就是德古拉伯爵的身份,然后找回了自己的小蝴蝶(◦˙▽˙◦)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