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延禧攻略/帝后《常相见》

 

#来源于尾巴兽太太的脑洞 @尾巴兽 

#弘历重生梗/别Ky说跟历史不符不然我上来就是一jio

#甜甜的HE/其实我完全不会写古风(……)

 

 

 

他再苏醒时发觉自己正卧在榻上,听见的是连绵不绝的雨声,悉数滴答落在宫墙瓦片上,溅起清脆的响儿,弘历轻嘶一声,只觉自己有着宿醉后的头痛,他抬手揉着眉心,却恍然惊觉自己有什么不同。

 

睁眼望去是独属于青年男子那结实有力的手臂,皮肤也不见老态,弘历一时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耳边却传来细微的女子梦呓,那声音太过熟悉,那是他无数次午夜梦回,挂念几十年,直至死前,都念着的声音。

 

倘若真的是她呢。

 

弘历慢慢的低下头去,入目是女子恬静的睡颜,纤长的羽睫微颤着,正轻轻浅浅的无意识哼出几声梦呓,那是他端庄贤淑的皇后,那是他入梦几许只盼相见的正妻,那是他的容音。

 

思念不觉响,惊醒泪湿满眶,倘若这又是一场无迹无踪的空梦,那这次也着实做的太过美好了些,这次他没有在看到她时惊醒,也没有看得她泪眼盈盈的凄婉模样,他的皇后只是这样沉静的睡着,弘历想要伸手,却又怕一碰,只摸的满手虚幻泡影。

 

但弘历最后还是缓缓地去抚摸容音的脸庞,他太想念她了,哪怕这次只能再次落得满手空空,弘历这么对自己说着,可触到的是女子温软细腻的肌肤,带着柔和的暖意,他半晌愣怔,近乎是欣喜若狂的细细描画着她的眉眼,那是活生生的富察容音。

 

这是上天赐他的神迹。

 

弘历再次躺下来,试图理清如今被惊喜冲昏的理智,同时也不忘替他的皇后轻柔掖了掖锦被,容音似是微微的皱皱眉,随后往他的怀中缩了缩,弘历揽紧了她,伸手去替她抚平微皱的眉,弘历的目光几乎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只怕一转眼的功夫她又再次消失不见。

 

外面天色已近黎明,有轻薄的晨光透进来,映着燃烧不灭的红烛,他听到有人脚步声的轻微动静,随后是李玉轻声叫他起身上朝的声音,约摸是死前太过孤寂,如今弘历听得李玉的声音都有几分亲切在,但他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今儿自己不想上朝。

 

只是虽然他动作放轻,怀里的人还是被惊醒了,容音睡眠浅的很,也只是为了弘历上朝时能够起来替他整理衣装,但是今天却好像有哪里不同,她怔怔的瞧着自家皇上在枕头上蹭了又蹭,孩子气不肯起身的模样,倒引得容音不由自主的轻笑出声来,俯身在他耳边柔柔的劝,弘历却赌气似的搂住她腰一把揽进怀里,又闭了眼。

 

“朕今儿就想陪着皇后,哪儿也不去!”

 

他分明已经过了一世的年岁,苍苍茫茫几十载,本以为自己心间不会再荡起波澜,却偏生再要重活一次,在她面前,他却还是原本的少年心性,再见到她,他却仍旧能激动的落下泪来。

 

那是他曾想要携手一生共度白头之人。

 

难得见到皇上撒娇的李玉战战兢兢的下去了,容音又好笑又无奈的轻叹口气,安分的蜷在弘历怀抱里不出声,她已是醒了就再睡不着,只偷偷的半睁着好看的眼,望着弘历沉睡的模样,目光柔和又缱绻。

 

“怎么?睡不着了?”弘历出了声,搂着容音腰的手紧了紧,引得她一声惊呼,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含着笑戏谑的瞧着容音,二十来岁的青年,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即使是与他日日相见,容音却怎么也看不厌倦。

 

“臣妾睡眠浅了不少,惊扰到皇上了。”她依然温顺的低垂着眼眸,弘历却不满的拧起眉来,低头轻吻落在她额上,语气带几分不容拒绝的霸道之意:“以后没人的时候,不必遵着这么多的规矩。”

 

“这怕是…”容音放轻了声音抗议着,他却叹息一声,靠着她肩膀,声音低哑又含着满满的情愫:“你不止是大清国的皇后,一国之母。”

 

“你还是我的容音,我的结发之妻。”

 

上一世她为他付出了太多,当他有幸再活一回,又怎么再能去舍得负她?伤她?前世他宿尽花柳,而今生只想护着一人,疼着一人罢了。

 

容音睁大了一双眼眸怔怔的望着他,脸上流露的惊讶掩藏不住,弘历被她这样子逗笑了,顺着她柔软的长发慵懒的靠近,随手拉下了纱幔。

 

红烛燃尽,已至天光大亮。

 

弘历起身之后便拟了旨,叮嘱李玉务必要郑重其事下达旨意。

 

如今政事颇多,朕被种种要事缠身,为护天下百姓兴泰,特遣散后宫,独留皇后一人。

 

圣旨一下,天下哗然,大臣上奏的折子堆满了桌子,弘历一律不理,专心陪了容音几日便继续操劳政务,让下面虎视眈眈的大臣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吵吵闹闹了几个月也便作罢,宫中也曾流传风言风语说皇后媚色惑主,一切流言却止于他们两人之间,后人传言,帝后琴瑟和鸣,相携不离,皇后温婉贤淑,皇帝胸怀天下,实为国家之幸,百姓之幸。

 

那日弘历下了朝便来寻容音,却看到自家皇后面露笑容的与婢女交谈,弘历偷偷地在一旁听着,却看到那婢女面容颇为熟悉,他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却猛然一惊。

 

这不就是他前世的令贵妃,魏璎珞。

 

弘历并不愚钝,在前世他便能感觉到魏璎珞对他并无情愫,他对她的另眼相看也不过是处于欣赏与尊重,魏璎珞心里一直有人,那是弘历思索许久也想不明白的事,可若是放在现在,他分明是看懂了的,魏璎珞抓着容音的手肆无忌惮的撒着娇,那分明是觊觎他的皇后。

 

于是在某日弘历找了个借口给傅恒与魏璎珞赐了婚,对此容音倒是很高兴,弘历也至此放下心中一块大石,但可恨的是即使魏璎珞成了亲也不老实呆着,三天两日进宫来寻容音,弘历吃味至极,咬着梅子恨恨酸倒了牙。

 

容音看在眼里,与魏璎珞心照不宣的笑笑。

 

“皇上这几日怎的如此憔悴了?”傍晚容音笑着夹了几箸糖醋鱼放进弘历碗中,弘历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埋着头吃饭,耳边却听到自家皇后柔和又悦耳的轻笑。

 

“皇上,这么平淡着吃饭也甚是乏味了,臣妾说几句诗,皇上对下句可好?”

 

红烛微光摇曳,珠帘滴答脆响,他的皇后勾着浅淡的笑意,发间的花似乎还残余着淡淡清香,声音恬静又携着几分戏谑之意。

 

“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样样不离它。”

 

弘历不假思索,对出下句:“而今七事都变更,茶米油盐酱醋茶。”

 

对他的回答,容音却摇了摇头,伸指去按住他的唇,笑意玲珑又促狭。

 

“皇上说的不对,应该是,茶米油盐酱……醋醋醋醋醋醋茶才对。”

 

弘历这才恍然明白容音是在笑他醋坛子翻了一地,年轻的皇帝颇有些羞恼,又拉着面子冷哼一声,耳根却红了不少,最后只得磨磨牙搂住他那笑意盈满杏眸的皇后,低头吻下去制止住她清脆的笑声。

 

倘若世间之幸,也不过佳人在侧,红袖添香,他匆匆碌碌活过上辈子的几十年,到头来再遇上她,他仍旧溃不成军,只想守着她共度这一生白头,前世弘历为国家而活,富察容音为爱新觉罗家而活,这一世弘历却不想让她如此辛苦,他更想让她天真无忧,与她平安相守一生。

 

皇帝设宴,歌舞升平,楼台赏月,烟花迷离,魏璎珞与傅恒偏坐一隅低低私语,青年眸里满含对心爱之人的宠溺,容音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望着天上绚烂烟花,柔柔的笑意盈着,而弘历望着她,也觉此生足矣。

 

“容音,你所愿为何?”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她话音未落,弘历便将轻吻落下,良久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去,挑着眉温柔的笑,替气息不稳的她补上那几句。

“三愿你我如同梁上燕,年年岁岁常相见。”

 

 

春日花宴,我之所愿,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完】

评论(15)

热度(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