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第五人格/监管者x你《MONSTER》

#男神x你向
#有个人私设


厂长/里奥


你会爱上像他这样的怪物吗?

曾经那张俊朗的面容如今布满狰狞伤疤,呼吸之间伴随男人低沉微叹,他的确可以杀掉你,如同折断一枝娇弱的花那么轻易,但里奥不会这么做,你知道的。

他只会在你对他撒娇时露出不自然的神情,在你握住他的手时微微一颤,却会紧紧的扣住,他只会在你任性发脾气的时候轻声无奈叹气,伸手拢起你的长发探手环抱住你。

他们都说里奥在监管者里非常温柔,因为事实表现出来的确如此。

“里奥·贝克!”

他转过身来看着你,翠绿色的眼眸漾着柔软又温和的波澜,他早就换上了一身新的深蓝工装,不再穿着那身满是大火烧毁痕迹的破旧衣物。

因为那些已经过去。

“我会一直陪伴着你。”

你伸手去解他脸上束缚着的雪白绷带,而里奥并没有躲避,任由你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过他脸庞上狰狞的疤痕,因为你对他做出了郑重的承诺,而他选择相信你。

爱这个浮夸的字眼太不适合他,你与里奥都知道,他伸手握住你的手,你也再次看到他温柔的笑意。

“我知道。”他这么说着。


开膛手/杰克


你会爱上像他这样的怪物吗?

优雅的,诱惑的,而又危险的,开膛手的身影融进淡淡的雾岚里,留在你耳畔的是他含着低沉笑意的曲调,你依稀可见他别在腰上的手杖,玫瑰正艳丽怒放,随着他从容步伐飘散几片花瓣。

但凡美丽的,总是危险的。

冰冷的利爪也可以同样毫不留情的落在你的身上,连同衣衫一同划破的还有你的背,想也不用想那伤痕有多么狰狞恐怖,而他微笑着舔尽爪刃上的温热血液。

“很甜。”你听到他这么说,杰克甚至颇有些愉悦的轻笑了两声,但他的步伐却没有停止,捕食者追到了他的猎物,哪里会有放手的道理。

倒地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力气,但你仍旧愤恨不甘的望向走来的开膛手,他眯起眼凝视着你,然后伸手将你温柔的抱起,但你知道他的怀抱有多么冰冷,就像他一样,隐藏在雾都中的杀手,漠然且无情。

“欢迎来到这所庄园,我的,猎物。”


鹿头/班恩


你会爱上像他这样的怪物吗?

在他的身边永远都萦绕着清新的青草气息,仿佛他是温柔而无害的生物,但庄园中的求生者也同样惧怕着班恩,即使代表逃脱的大门打开,班恩手中哗啦作响的钩索也总是能精准的刺进求生者的身上,将他们重新拖回死亡的深渊。

但他如此的残酷,只是因为那些伤痛的过往。

你是知道的,指引着你去往电机的男人,只是裹上了层看似冰冷无情的壳,内里却还是柔软温和的,这点你再清楚不过,他同样向往温暖,会在你鞠躬道谢的时候无措的摇头,想要将你一把推走。

但你侧身躲开了,你慢慢的走到他跟前去,你能感觉到班恩非常紧张,急促不稳的呼吸就是最好的证明,但你笑了笑,踮起脚去亲吻鹿头漆黑的鼻尖,班恩分明颤抖了一下。

你大着胆子去摘他的头套,而班恩静静地站着,微微弯下一点点身子,驯服的,安静的。

倒真像一只无害的鹿。

取下鹿头的青年有张青涩的面容,眼里蕴着的是几分哀伤的温柔和尚未褪去的稚气,你有些惊讶的去勾起他一缕长长的头发,非常柔软,如同他的性格。

“我要留下来。”你突然这样说道,他抬起头讶异的望着你,张了张唇,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伸手去推着你向前走,而你固执的不动

最后他似乎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再与你僵持,而是缓缓的靠在了你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这是他所能给予的,最温柔的答复。


小丑/裘克


你会爱上像他这样的怪物吗?

他疯狂,又歇斯底里,你从没见过他取下面具的样子,他的脸上总是涂着斑斓的油彩,再随意的勾抹着一个放大的笑容。

他是同杰克不一样的危险。

你捧着从杰克那儿拿来的红茶杯,手指在杯身轻轻摩挲,红茶有点烫,你并没多少喝的兴趣,只是轻轻将红茶慢慢吹凉,裘克在花园里就看到杰克把茶杯送给你了,那时候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扛着火箭筒回身用力的在杰克的玫瑰花丛里踩了几脚。

“你生气了?”

听到你的话裘克也没有回头,他侧躺在沙发上,只留给你一个后背,你突然觉着他现在的样子像只怒气冲冲的猫,这种想象让你不禁笑了一声,对方却突然炸毛,起身夺过你手里的茶杯,顺手揭下了自己的面具。

然后他把红茶一饮而尽,便俯身压了过来,你只来得及看清他那双眼睛,就被吻住,随后裘克渡来的是泛着苦涩香气的红茶。

好的,这下你完全可以确定,裘克真的吃醋了。

一吻结束的时候你搂住裘克的腰,埋在他怀里轻声的哄他,没有安全感的小疯子,他给予的爱也是充满占有欲的,但你不介意,你甘之若饴。

“我爱你。”你说道。


黄衣之主/哈斯塔


你会爱上像他这样的怪物吗?

他给你的感觉向来虚无缥缈,即使近在咫尺,却仿佛他距离你分外遥远,他的声音不带任何多余感情,在面对你时也同样平静。

也对,神明爱的是世人。

但你没有放弃过,虽然他也没有回应过,但哈斯塔的确做出了很多让步,容忍你进入他的生活。

这才是你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原因,哈斯塔偶尔会轻轻的叹气,却并不阻止你,任由你从身后抱住他,柔软的触手轻柔抚摸你的脸颊。

“我终有一天会老去的。”

那日你突然想起这件事,颇有些严肃的抿着唇对他说,哈斯塔没有回答,半天没有得到回应的你不安分的去拽他的袍角,他不肯回头看向你,他总是怕让你恐惧,尽管你对他重复过无数次你不会。

“死亡后的你会进入灵魂的长河,再度降生为人。”

半晌他突然这么说,你没明白他的意思,漫不经心的再去拉扯他柔软的触手,却被他缓慢的抬手拥抱住。

神明拥抱着他唯一的信徒。

“我会等待你,找到你,而你会再次回到我的身边。”

评论(11)

热度(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