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亮良/百粉点文《拾花酿春》

#百粉点文亮良
#西汉三傻友情向
#王者峡谷向 花吐症梗
文/怪人陈戈

壹.
同是军师,张良却对诸葛亮并没什么好感。
张良自小便被教导着古时的谋略之法,纸上布局,竹简代传军事,布衣白袍,端的是温润君子之风。
王者峡谷这新来的后辈,却掌握了些更现代化的法子,手中羽扇也是机械所构,干净短发和利落衣衫,在张良眼里,总少了几分军师该有的样子。
所以张良对诸葛亮从来都很客气,敬而远之,生疏的过分,诸葛亮对这位前辈倒是很感兴趣,与张良遇见的时候彬彬有礼,想着搭话给张良,那人却总是推脱开,扭身便走。
“前辈可是对亮有何意见?”
某天诸葛亮拦住了见到他又想转身走掉的张良,带着几分不解的笑容望着那人,白发的军师思忖几句,最后还是一甩宽大袍袖。
“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怎么会?前辈是最接近神明的人,而亮的毕生所愿,便是追逐到神明,寻到世界的本源。”
蓝发青年弯了弯唇角。
“所以怎么会是道不同,倒不如说,亮一直在追逐前辈呢。”
张良神色一窘。
“油嘴滑舌。”
他嘴上这样说着,却没再反驳,拂袖去了。

贰.
以后张良便是对诸葛亮多注意了些,蓝发青年在战场上游刃有余的模样。细碎蓝色光球环绕身侧,即使与身边队友谈笑风生,也掩不了清俊眉宇间的专注神色。
认真起来挺顺眼的,这是张良对诸葛亮的评价。
慢慢的,两人之间交集也就多了。
不知为何,诸葛亮在战场上与张良相遇之时,若是敌对方,总是有意无意的放了水,残血的白发军师与他在草丛相遇,诸葛亮总会轻描淡写的甩个一技能,任凭张良闪现离开。
但张良始终没明白是个怎么回事。
他自幼与俗世没有过多接触,成年下山历练,也鲜少懂得人情世故,成了刘邦的军师后,刘邦对张良是座上宾的待遇,张良也无需与太多人交集。
来了王者峡谷,张良成了不合群的一类。
如今诸葛亮的示好,张良反而看不明白。
但张良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诸葛亮与他饮酒谈天。
月是朦胧的月,酒是绵柔的酒,入喉只觉清甜,少几分属于酒的烈,多几分属于梅子的酸甜
这是诸葛亮带来的酒,装在白玉的瓶子里,张良几番推托自己不善饮酒,那人却笑吟吟的道:“这是梅子酒,不烈的,军师便喝罢。”
于是便伴着梅子酒,两人闲聊至天明,诸葛亮偶尔讲几句王者峡谷的趣事,张良专注的听,最后只暗叹自己从未注意过这些。
同样是惊才绝艳之人,但诸葛亮与他不一样,张良不立于俗世,目光清澈的是高山盈白的莲。诸葛亮却是乐道融于俗世的。
几番往来,便也成为了至交好友。

叁.
近日张良有些魂不守舍。
王者峡谷里不知何时传开了赵云与诸葛亮的闲话,八卦的女英雄们总是私下讨论这事,甚至于有些大胆的,比如安琪拉花木兰,便直接上去找了诸葛亮或赵云来问。
赵云总是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诸葛亮也只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这番情形也更让人觉得暧昧,于是王者峡谷里,此事传的更是人尽皆知了。
然后刘邦发现自家军师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开心。
栓狗链子拴的都比平常稳准狠了许多。
刘邦于是寻了张良来问,那人倒是并没有反驳,只是对于自己不高兴似乎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子房可是近日出战的少?不开心?”
张良摇了摇头,羽睫微微颤动,半阖了那双澈蓝色的眼眸。
他不愿意再多讲,刘邦便也不去多问,没过几日倒是张良沉不住气,来问刘邦。
张良向刘邦讲述了与诸葛亮相识的经历之后,略微蕴了疑惑不解的神色望向他。
刘邦听了之后叹了口气。
“雏儿!跟老子一起去刘备那儿!宰了诸葛亮那小兔崽子!”
张良:“????”
好容易劝说自家君主平静下来,刘老三憋着一肚子坏水又和韩信出起馊主意,把诸葛亮绑来直接强行拜天地入洞房得了。
然后两人被张良的狗链子拴了个结结实实。
张良轻声叹气,却回忆起蓝发青年对他微笑的俊秀模样,清润而贵气。
他即使对俗世不多了解,却也懂得喜欢为何物。
那夜与那人月下对酌,清明月光映进诸葛亮眼眸里,盈满的是让张良不敢直视的温柔神色。
梅子酒不烧喉,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张良张了张唇,欲言又止,最后却还是将那句,你为何对良没有非分之想哽进了喉咙里。
现在回忆起,那如鲠在喉的感觉依然清晰着,张良顿了顿,胃里疼痛,不受控制的弯腰剧烈咳嗽出声。
澈蓝色的瞳眸猛然收缩,那落在草丛之间的,分明是几朵淡粉的雏菊花,枝叶上还带着点点血迹。

肆.
自那日吐出了雏菊花,张良便终日将自己锁在了屋里,他倒不是不想出去,只是担忧在众人面前吐出了花朵,又不知怎么解释,便会招来一堆麻烦。
刘邦和韩信撞开门的时候,被地下带着斑驳血迹的雏菊花惊的呆若木鸡。
张良脸色苍白的几近要透明,嘴唇也失了血色,只是唇角残留着点点清晰可辨的血迹。
“子,子房???”刘邦韩信瞠目结舌,见了君主与将军的到来,张良费力的撑起身子,还未开口讲话,便皱了眉,张口便吐出了一朵粉色的雏菊。
“这……怎么会吐出花来……?”韩信锁紧了眉,与刘邦对视一眼,转身就走了出去,留刘邦在屋内安生看候张良。
“子房……”刘邦想说些什么,却又猛的止了声,张良半阖着眼,连应答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直到韩信带着扁鹊匆匆赶来。
扁鹊给张良诊了脉,却也不知张良为何故吐出花朵,但看了看张良的情况总觉得莫名熟悉,回忆了有一会才模模糊糊的想起,来自西方的红发少女曾捧着巨大的魔法书给扁鹊讲过这样的病症。
花吐症,思慕一人而不得解脱,便会吐出与之有关的花朵,若是一月之内,两人没有两情相悦,并亲吻,那生此病症之人就会死去。
医生只拿这当美丽而残酷的西方传说看待,却没想到真的会有人患上这样的病症,扁鹊将医治的法子说了出来,刘邦韩信面面相觑,半晌沉默不语。
诸葛亮喜欢张良吗?若是喜欢,又为何从不表明心迹,对于赵云与他的传闻又不置可否。
若是不喜欢……
“老子不管他喜不喜欢,总之先把诸葛亮给老子绑来,让他看看子房现在的样子。”
半晌,刘邦一咬牙,站起身来便想与韩信出去。
“不必。”
温润的声音自门口响起,青年手执羽扇,依然带着平静的笑容,只是脸色与张良同样的苍白。
“亮自己来了。”

伍.
诸葛亮喜欢张良喜欢了很久。
他在学院之时便听说过张良的名号,当时就对这被世人称为最接近神明的青年产生了兴趣。
后来到了王者峡谷,见到了张良,却意外的发现他虽聪明的过分,却不谙俗世,单纯的可爱。
诸葛亮有心与他交好,后来却渐渐被他吸引。
怎么说?也许是两个相同的灵魂之间的吸引。
后来他带着蜀地的梅子酒邀张良同饮,张良酒量略浅些,小酌几杯,澈蓝色眼眸里便泛起星星点点的,温润的光。
竟叫诸葛亮难以移开视线。
有时候张良会闭眼休息一会,撑着头在檀木桌上,他正襟危坐,轻咳一声去看天上的月亮,其实心猿意马。
但这些都从未告诉过张良,那人是他至交好友,是天上孤傲的月,是山间温润的青竹,是让诸葛亮不敢说出对他的非分之想。
“亮问心有愧。”
他第一次吐出粉色的雏菊花时,毫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自言自语着。
诸葛亮听晓过这样的病症,却也并不意外在自己身上发生,刘备派了赵云照顾诸葛亮的起居,峡谷里便传出了诸葛亮与赵云之间的事,他叮嘱了赵云无论别人问什么,都不可将他吐花之事说出去,自己也对这些事情作不置可否的态度,掩藏太过缜密,竟没人发觉,诸葛亮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出门都需要人搀扶着。
直到,直到听闻张良出了事,得知张良同样吐花的病症,他才匆匆赶来。
他靠在张良门边,唇角笑意掩去,没过多久喉间一哽,带着点点血丝的雏菊花落在诸葛亮掌心。
诸葛亮安静的看了一会,良久,推开了张良的房门。

陆.
张良的意识一直模模糊糊的,对身边发生的事也只是勉强听个大概。
直到他模糊听到自己的病症。
他想弯弯唇角,勾个嘲讽笑容,却没有力气。
他听到刘邦问,这是何苦?
是啊,何苦。
他曾记得师父说过,世间最难,独独一个情字。
师妹败在情上,甘为霸王自刎乌江,没想到,自己也是,若说悔,偏又是不后悔的。
然而为什么会听见诸葛亮的声音。
“亮以为只是自己付了一腔痴情,想着带着对前辈的喜欢,死了也足惜,现在才知道,原来……”
原来你与我的心情,是一样的。
有什么柔软的,覆在张良唇上,先是轻柔碰触,而后辗转厮磨。
张良不敢置信的
诸葛亮俯身,认真的,加深了这个亲吻。

柒.
后来的故事皆大欢喜。
由于走位太过风骚,诸葛亮的位移被削短了些,某日在战场上遇见,残血诸葛亮与满血张良,诸葛亮后退一步,下意识的尴尬笑着。
“前辈,好巧啊。”
张良揉了揉因为昨夜某人毫无节制还在酸痛的腰,不动声色应声着。
“是啊,真巧。”
张良 击杀 诸葛亮。
(全部)诸葛亮:谢谢前辈的疼爱,亮万分荣幸。
张良看着全部里队形般的恩爱狗三个字,只是轻哼了一声不予理会。
只是,那悄悄扬起的唇角,也就只有张良自己,才知晓了。

【完】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