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王者荣耀/良虞<山外小楼夜听雨>

1.张良x虞姬,微项虞
2.有点混乱的时间线

数着春去熟透的红豆,无人黄昏后。
庭前寒冷深秋为谁消瘦
月下惟有我的身影投 该与谁厮守
酒入喉 却解不了愁

天气已入秋
夜幕江畔升起点点萤火,刘邦与韩信在帐中饮酒,张良难得的没有找借口离开,而是随他们一同酌了几杯。
“子房也学会饮酒了?”刘邦笑着调侃几句。
张良沉默了会,玉白的酒杯与白皙的皮肤相映,眼神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君主取笑臣了,臣不过……借酒消愁罢了。”
说罢,他将这烈酒一饮而尽,火辣辣的酒液灼烧着喉咙,张良咳了几声,伸手抹去唇边的酒渍,起身告退,刘邦挽留了几句,见张良执意,也任着他去了。
出了帐子,张良在湖边徘徊了一会。
月光很凉,洒在粼粼湖水上,染着湖水也成了银色的,温润如玉的男子静静的站在湖边,终究还是忍不住,俯下身掬起一捧湖水来,就像是掬起一把月光一样。
入手果然是刺骨的冷,他轻轻嘶了一声,把手松开,湖水便从他指间滑下去。
想了想,还是转身回了自己的帐子。

芙蓉花又栖满了枝头,奈何蝶难留。
漂泊如江水向东流
望断门前隔岸的杨柳,寂寞仍不休。
我无言让眼泪长流

张良的营帐在最靠里,他喜静,也是刘邦专门吩咐让人安置的,张良拒绝了刘邦赐他的金银美女,唯有这个没拒绝,也只是淡淡的道一声谢过君主。
男子撩开了帐子,弯腰进去,漫不经心的抬眸,却瞬间定格住。
帐上挂着他画的芙蓉花,身着盘扣绿衣的女子站在画前打量着,墨色的发倾泻在肩膀,她背对着他,看不见模样,那娉婷身影却是让他极熟悉的。
他站住身,轻轻唤了一声。
“师妹。”
女子转过身来,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清丽的模样,与记忆里缠在他身旁的姑娘重叠。
“好久不见,师兄。”
张良沉默不语。
“多日不见师兄,分外挂念,想着今日也凑巧,便来了,看看师兄你过得好不好。”
她一步步走近他,身上的淡淡香气缭绕在两人之间。
“这芙蓉花画的可好?”
在她即将触到他唇间的时候,张良忽然开口。
虞姬怔了怔,随即微微扬起唇角笑了:“师兄画的,自然是好的,但阿虞也有一事不明。”
“什么?”
她握住张良的手,拉着他向画走去,裙摆微扬。
“这芙蓉花开的这般艳丽,为何没引来爱慕它的蝴蝶呢?”
张良没回答,深深的望了虞姬一眼,她微微笑着,轻盈的像只蝴蝶。
最后,他也只是轻声说:“因为蝴蝶难以留住罢了。”
乱世的佳人,他也无法把她留在身边,宠溺疼爱。

虞姬的笑容僵住了,再抬头时已是泪眼朦胧,她轻轻踮脚,凑近张良的唇,毫不迟疑的吻了上去。
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张良尝到泪水的咸涩滋味,他微微一顿,推开了她。
虞姬还在流眼泪,却是笑着的,开口时声音微颤:“那阿虞最后问师兄一次,师兄可愿带阿虞走?”
张良没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声。
明明是才及弱冠的青年,却看破红尘一般的淡漠了。
没再说多余的话,虞姬也已经明了张良的答案了。
“阿虞只有最后一个请求,师兄可否,吻阿虞一次。”
她用力微笑,泪流满面。
话音未落,张良揽住她的腰,带着酒香吻住她。
虞姬闭了眼,任着他温柔而强势的吻,在最后却咬破了他的嘴唇。
张良吃痛,却没肯松开她。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他们都明白。

我独酌山外小阁楼,听一夜相思愁。
最后让人烦忧,心事难收
山外小阁楼,我乘一叶小舟。
放思念随风飘流。

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霸王被困乌江,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在帐中手足无措着,虞姬站在他身旁,褪去了绿裙,一身红衣亮的灼眼。
“大王可莫要折磨自己。”她轻声说着。
项羽抬头,眼神里有些迷茫,像是问虞姬,又像是问自己。
“阿虞,我该,怎么办……”
虞姬轻笑着,单薄的身影,她起身取下了墙上挂着的佩剑,向着项羽微微行礼。
随后她随剑起舞,翩然的像一只蝴蝶。
而最后舞罢,她停身站住,握着剑笑意盈盈。
“这是妾身为大王舞的最后一曲了,妾身先行一步,在黄泉等着大王。”
她说罢,锋利的剑刃划破了细白的颈。
红衣的身影无力的倒下,伴随着项羽痛苦的嘶吼。
“阿虞!”
若是你哪天走了,我便随了你,一同去。

张良手微微一顿,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玉白的杯盏破碎了。
他转头望着窗外,深蓝色的夜幕,有颗暗淡的星,无声无息的划过。
“子房?”刘邦喊了他一声:“可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了?”
张良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不,只是,想起一个故人。”

我独酌山外小阁楼,窗外渔火如豆。
江畔晚风拂柳,诉尽离愁。
当月色暖小楼,是谁又在弹奏。
那一曲思念常留。

后来张良常常会独自坐在阁楼里抚琴,一呆就是一天。
等到江面升起萤火,等到月色洒进屋里,他才会起身,去湖边独自饮酒。
偶尔会掬起一捧湖水,依然是凉的,却总是不如那天虞姬来寻他的时候,那湖水是刺骨的冷。
张良记得。
身着绿裙的姑娘用力微笑,泪流满面。
张良都记得。
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那声呼唤却哽在喉咙,说不出口。
“阿虞,我终究没成为你的良人。”

【完结】
这种师兄师妹青梅竹马最后却互相敌对的梗实在很戳我虐点。
不过我觉得自己写的应该不是很虐,因为我不会虐。
这这这主庄周副安琪拉,但最近打算练貂蝉,来扩吗来扩吗。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