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盗墓笔记/花秀<今夕何夕,遇此良人>

【引子】 声声慢
霍秀秀要结婚了,新郎不是解雨臣。
那一纸鲜红请柬,烫金正楷字,在解雨臣看来,甚是灼眼。
终于,再听不到她甜甜的唤一声“小花哥哥了”
后来只是一声疏离礼貌的,“解当家”
世事难料。
她对他表白过三次,最后却只是收到她结婚请柬,他苦涩微笑。
解雨臣明白,自己给不了她未来。

【1】当时年少
幼年的时候,霍秀秀就是他宠着的姑娘
当时他换戏装,眉目如画,站在海棠树下竟是生生比海棠花还要美了几分,那清秀的女孩满脸惊艳之色,挑挑眉却恶劣的叫他小花哥哥。解雨臣并没有反对,只是无奈的揉揉她的发。
小时候,总是比长大之后的记忆更美好。
当时她缠在他的身边,当时她叫他小花哥哥,当时她一有事求他就会对他撒娇,当时她笑的眉眼都灿烂,他们都说解雨臣生的比女孩都漂亮,可解雨臣却觉得,那个站在他身边穿碎花裙子笑的眼睛里洒满阳光的姑娘,在他眼里最美。
当时年少,诗酒正对年华,
拈一朵海棠花,笑颜比花更无暇。
“以后吴邪哥哥娶我好不好?”记得霍秀秀说这话的时候,解雨臣还吃了醋。
整整三天不理她,直到霍秀秀来撒娇,他才肯原谅她。
从此以后霍秀秀聪明了些,再缠着解雨臣的时候会甜甜的叫小花哥哥,顺便问上一句:“小花哥哥以后会娶我吗?”
解雨臣望着她的眼睛,笑着说:“会。”
他宠她,她爱吃糖葫芦,他走街串巷去找那做糖葫芦的手艺人。
她受人欺负,他干脆利落把那孩子打得鼻青脸肿哭着去找她道歉。
她总爱黏他,她依赖他。他是她的小花哥哥。

【2】点绛唇
她第一次向他表白的时候是在初夏。
少女白色连衣裙,笑的眉眼弯弯,大概是知道了男女有别,没以前那么黏他。
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霍秀秀没以前那么欢脱,偶尔会望着天空叹气,却对自己的心事只字不提不肯说出去,连霍老太太都说丫头长大了会隐藏心事了。
解雨臣这几天忙,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时间,便立刻去寻霍秀秀。
霍秀秀正坐在河边望着水面发呆,手里握着一束洁白的栀子花,花朵上还带着新鲜的露水,一看便是刚摘下的,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出神的望着水面,连解雨臣走到身后都没发现。
“秀秀。”突然响起的温润男声吓了霍秀秀一跳,转身看过去是面目精致的少年,解雨臣微笑着看她,顺势坐到她身边:“秀秀在想什么?”
沉默下来,少女咬着唇不吭声,无意识的揪着手中的花朵,花瓣几乎被揪的七零八落。
“再揪的花,花瓣就没了。”解雨臣终于看不下去,想要去拿过霍秀秀手里的栀子花,却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本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霍秀秀却猛地向后一躲,瞬间红了脸。
被霍秀秀躲开,解雨臣顿时感觉心情不好,但心里却疑惑:“这是怎么了?”
少女又沉默半晌,才开了口。
“小花哥哥,如果喜欢一个人,是不是要去表白?”
那个时候霍秀秀刚刚看到书上的句子,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她去翻了翻书,好像是描绘男女之情的意思,良人吗?见到自己此生的良人,不知道为什么,霍秀秀想起了那个总是宠溺望着自己的精致少年,羞红了脸。
“喜欢的话,就去表白啊。”解雨臣并没有多考虑什么,顺着霍秀秀的话就说了下去,却看见少女深吸一口气,声音极小他却听得清晰。
“小花哥哥,我喜欢你。”
当时的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也喜欢你。”

【3】相见欢
其实到后来,第一次表白也就不了了之了。
霍秀秀当时单纯的很,向解雨臣表白之后就放下了心中的苦恼,又恢复了之前无忧无虑的样子,解雨臣虽然为她感到开心,却又为她的将来而担忧。
他们都在努力,给她一个最美好的成长环境,可当她真正长大之后,这些事,她自己一个人可以撑得住吗。
“小花哥哥,我要听你唱戏。”霍秀秀眼里盛满笑意。
毫不犹豫,解雨臣立刻答应。她的愿望他都满足。只要能够办到。
描眉抹胭脂,轻摆舞云袖。他在海棠花前,给她唱了一曲。
今夕何夕,遇此良人。
明夕何夕,生死不离。
轻挑眉,戏腔咿咿呀呀,婉转柔美。
霍秀秀看着解雨臣的身影,想起了很久之前学过的词语。
倾国倾城。
于是,莫名其妙,她说道。
“小花哥哥,我喜欢你。”
身影顿了一下,扬起一抹灿烂笑意,纤长手指抚上少女面容。男子的声音温润而清朗。
他说:“我也喜欢秀秀。”

【4】百花残
一步一步,步履轻盈。
少女已然长大,容颜更加美丽,气质也更加成熟了些。
她明白了自己未来的担子有多重。
“小花哥哥。”霍秀秀的声音悦耳清脆,低头看着文件的解雨臣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一身旗袍的女子。
果然,长大了啊。
“小花哥哥可以娶我吗?”直截了当的,霍秀秀问道。解雨臣似乎也在意料之中的样子,没开口,只是沉默的望着她。
过了许久,霍秀秀垂眸:“我知道了,只是开玩笑而已,小花哥哥,怎么会娶我呢。”
他拿她当妹妹,这是她第二次向他表白之后,才意识到的。
何必,自己又何必自作多情?如果只是求一个答案的话,那自己已经得到答案了,何必,如此执着。
女子转身,快步离去,身影娉婷,却隐隐带着一丝忧伤,解雨臣手中的笔握的很紧,骨节都微微发白。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他给不起她一个好的未来。这也是,霍秀秀第二次向解雨臣表白之后。解雨臣意识到的。
既然给不起未来,就不要再让她误会什么了。
长痛不如短痛,或许是对他对她,最好的方式。
而在此之后,霍秀秀再没叫过他小花哥哥,只是一句冷漠而疏离的:“解当家。”

【5】一剪梅
霍秀秀最后一次表白,是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
女子破天荒的喝了很多酒,独自在酒吧里醉醺醺的发愣,有不怀好意的人上前搭讪,而霍秀秀竟呆呆的跟着他走。若不是酒吧里有解雨臣的耳目,及时的报告给了解雨臣,后果不堪设想。
精致容颜的男子穿着粉红衬衫站在门外,眼神冷厉的像冰,那小混混揽着霍秀秀的腰出来,却猛然一声惨叫。
一把闪着寒光的锋利飞刀扎在他揽着霍秀秀纤腰的手上。
解雨臣走过去,温柔的看着惊恐的混混笑了,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你知道她是谁吗?”男子的声音温润如风,混混却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立刻摇了摇头。
解雨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搀起踉踉跄跄的霍秀秀回到车里,就在混混以为被放过一马的时候,解雨臣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废了他一只手一条腿,让他滚,以后再遇到他,直接打死,算我的。”
……
霍秀秀好像真的喝多了酒,一直沉睡着,解雨臣看着她安静的侧颜,忽然感觉很心疼。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霍秀秀不知是醒了还是醉话,声音慵懒:“小花哥哥收到我的请柬了没有?”
“嗯。”
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忽然靠近解雨臣,倒在他的怀里。
“那小花哥哥,就没什么表示吗?”
解雨臣沉默的看她,霍秀秀醉眼朦胧,双臂环过解雨臣的腰,整个人靠在他怀抱里,继续自顾自地说着:“我以为小花哥哥会祝福我,可是小花哥哥却什么也不说,真是让我伤心。”
说着说着,女子竟嘤嘤哭泣了起来,泪沾湿了解雨臣的衬衫。
“我喜欢小花哥哥啊,可是他不喜欢我怎么办,他只拿我当个没长大的孩子。我想要个答案……那天……那天小花哥哥终于给了我答案……我却忽然觉得,不让我知道才好。”
解雨臣依旧沉默着,却抱紧了怀中女子,而霍秀秀勉强睁开眼睛,望着解雨臣笑了起来,微微一仰头。霍秀秀的唇在解雨臣唇上轻轻一碰。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或许并不能算吻。
后来,他把她送了回去,却在带她下车的最后,终于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唇。
不是不知道,而是给不了。
仆人来将霍秀秀扶了回去,解雨臣站在逆光处看不清表情。他抬手在嘴唇上轻轻一抚。
微微的笑了起来。
秀秀,再见。我,爱你。

【6】见时难
“秀秀的婚礼快要开始了。”年轻温和的小三爷此时异常的不冷静,站在解雨臣办公室里焦躁的走来走去。
解雨臣头也不抬的回答:“嗯。”
而吴邪立刻愤怒起来,几乎要扯起解雨臣的领子把他打一顿:“小花!秀秀马上就要!跟!别!人!结!婚!了!”
解雨臣终于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他,表情似乎在说,有什么问题吗?吴邪被他的平静噎的顿了顿。
“小花是喜欢秀秀的吧。我知道。”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男子没有说话,但眼神证明一切,许久终于开口:“那又怎样?我给不了她一个未来。”
“未来未来!你总是说给不了她未来!她现在连幸福都没有还谈什么未来!”
“……”
吴邪压抑的愤怒,试图心平气和的跟解雨臣讲道理,最后却苦笑起来。
“秀秀喜欢你,无论未来怎样,只要有你,就是未来你知道吗,好好抓住她,别像,我一样……”
他曾爱过一个人,那个人说自己没有过去与未来,那个人强大如神佛,那个人孤寂而沉默,那个人,最后还是丢下他十年,不过还好。十年马上就要到了。
吴邪没再说什么,丢下他自己离开了,而解雨臣淡淡的望着手中刚刚不停描绘的纸张,是一副少女面容,笑颜纯真。

【7】同白首
很久很久之后,霍秀秀还会拿这个事取笑解雨臣。
当时意气风发霸气威武的解当家,竟然闯进了霍秀秀的婚礼现场,公然抢婚。
默默无闻的新郎打算带回自己的新娘的时候,解雨臣眉一挑,直接把新郎拖下去收拾。
而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解雨臣逼迫神父应是让婚礼继续。不过新郎换成了解雨臣罢了。
在神父满脸黑线的询问霍秀秀是否愿意嫁给解雨臣的时候,霍秀秀却微微一笑反问道:“解当家不是说给不起我一个未来吗?”
“……”
吴邪等人早就在底下笑的肚子痛。
不急不缓,解雨臣微微笑了,直接低下头,吻住霍秀秀。
“有你的地方就有未来,我给不起你最好的,但我会,把我最好的都给你。”
解雨臣在最后,对着霍秀秀说。
两人相视一笑。
今夕何夕,遇此良人
明夕何夕,白首不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就是他爱她最好的方式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