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东京喰种/男神x你<如果他们接你放学>


金木研(黑发):
你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他了,他站在那里微笑的等着你,眼神温和举止有礼,见到你之后他绽开温柔的笑容,牵起你的手:“走吧。”
金木研(白发):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气质冷淡却十分帅气,引来许多女生想要搭讪,你有些吃醋,低头想默默的离开,他却眼明手快的抓住你:“吃醋了?”你想反驳,他却罕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好了,回家了。”
佐佐木琲世:
一眼你就看到了他,笑的很柔和眼神却有些迷茫,有女孩子上去搭讪他有些手足无措,脾气火爆的你立刻走上去牵住他的手宣告你的所有权,那女生讪讪的走开之后你才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来干什么?”他微微一笑:“今天没什么事,就来接你回家。”
月山习:
一身骚包的红色西装,他捧着一大束玫瑰靠在车旁边,虽然笑的很好看但你却觉得非常丢脸,想要装作不认识他悄悄溜走,他却早就发现了你,冲你打着招呼:“Honey!我来接你放学!”
雾岛绚都:
你得承认你非常惊讶他出现在这里,黑着脸的样子与喧闹的人群格格不入,你疑惑的走过去询问,他却别扭的扭开脸,口气非常傲娇:“我路过,顺便接你!”
永近英良:
他骑在单车上等着你,笑的很阳光,你走过去向他打招呼,他拍了拍自行车后座:“上来吧,我带你回家。”
“为什么?”你问。他却又笑了:“我想见你了啊。”
铃屋什造:
他出现在这里恐怕是最让人惊讶的了,虽然脸上还是满不在乎的表情,却始终在寻找着你的身影,看到你从校门口走出来他笑着冲你扬手:“我来接你啊。”
西尾锦:
他很懒散的靠在树旁,手里拿的是稠鱼烧,见到你他很贴心的拿过你的书包,把稠鱼烧递给你,你接过随口问他为什么不吃,他僵硬了一下揉了揉你的头发,似乎心情有点不爽:“不吃就是不吃,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呗/诗:
他的打扮格外显眼,以至于你一眼就看到了他,他墨镜遮住了血红的赫眼,你走过去他就扬起了温柔的笑容,你低声埋怨他干嘛出来如果被ccg发现怎么办,他却笑笑说:“没关系,不用担心。”
四方莲示:
即使是接你放学他也是冷冰冰一张脸,虽然你知道他其实很温柔却也忍不住吐了个槽,下一秒他却揽过你,怀抱很安心,他声音依旧沉稳,说的话却让你红了脸:“我担心你,所以来了。”
(好容易满足……一句话就脸红了……)
有马贵将:
他一直很忙,虽然你很希望他能来接你放学一次,但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临出门的那一刻许下的愿望竟然只是想让他来接你一次,虽然你知道不可能实现,但当你走出学校的时候却看到他微笑的看着你:“今天有空,我来接你。”
亚门钢太朗:
不就是来接你放学也要严肃无比板着一张死人脸,他在前你在后,你看着他挺的笔直的背影心里暗暗后悔干嘛叫他来连公车都不坐竟然走着回家还美名其曰锻炼身体。
太守八云/壁虎/杰森
最后一节课你坐在座位上揣揣不安,心里后悔叫他来接你回家,如果他忽然兴致一来杀几个人怎么办,踏着放学的铃声你脚步沉重走出校门却看见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见到你他掰了掰手指说道:“走吧,我没杀人,别担心了。”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