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第五人格/杰裘《气球》(下)

#杰克x裘克
#有私设有ooc/一块不好吃的小甜饼
#故事瞎编/真正人设属于第五人格官方
#一不小心写长了所以分上下希望你们喜欢
#qwq喜欢的话就评论我点我红心好不好呀

上篇在这里❤ 一位开膛手抱着他的小疯子路过

❤❤❤❤❤

男孩在马戏团表演的时候遇到了优雅气质的少年,少年笑着说很喜欢他的表演,并且询问他的名字。

男孩支吾了半晌,最后说自己叫做裘克,然后他看到少年的表情一瞬间惊喜了起来,并且问他喜不喜欢那个红气球。

微笑小丑没有揭下面具,但他面具后的脸微微扭曲,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说。他很喜欢。

汹涌恶意吞噬理智,那是男孩在见到裘克第一眼时就已经确定的事实,夺走他的一切,夺走他的生活,甚至是成为他。

少年没有怀疑,他开始频繁的来马戏团观看演出,裘克在见到他的那一天在下雨,哭泣小丑戴着滑稽可笑的面具摇摇晃晃走在湿滑单杠上,小心翼翼又畏惧的动作引得众人哄堂大笑,他转头看了台下一眼,当中熟悉的身影让裘克微微一怔,随即停止了脚步。

想要去见见他,裘克呆呆的想,在阴沉沉的天气里给他带了一只红色气球的少年,裘克在大雨里丢失了他的红色气球,而如今,同样下着雨,他又遇见了他,他会再给他一只红色气球吗?

单杠剧烈的震动,裘克没有站稳,径自从上面摔了下来,又引来贵族们快活的笑声,但裘克知道自己的腿似乎是骨折了,疼痛让他无法站立起身,最后有人嬉笑着将他拖了出去。

这些他都可以不在意,他从破旧的棚子里艰难的起身,他一点点挪动着向前走。

暴雨如注。

雨水打湿了裘克的红色卷发,一缕一缕湿答答的黏在面具上,他胡乱伸手抹开,面具上的油彩晕染开一片红色痕迹。

然后,然后他在街角见到了笑着的少年,少年撑着伞,把手里的红色气球递给微笑的小丑,目光很温柔,像是之前对他一样。

少年不是只给他一个人的红色气球,那份矜贵的温柔也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当时还是少年的裘克想,他认为自己没什么资格难过,所以眼里流出来的泪水,就当做是雨水好了。

“那是我们马戏团的哭泣小丑,啊,他对我说他好像认识您呢。”

男孩看见了他,面具下绽放出恶意的笑容,少年只是淡淡的瞥了裘克一眼,就不愿再看,仿佛是因为被他狼狈的样子吓到。

“我怎么会见过他呢?也许是他认错了。”

那天下着大雨,小丑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无声的蹲下身,哭泣小丑此刻真的在流泪,他不知道自己流泪是因为被抛弃的感觉,还是难过少年的那只红气球可以送给任何一个人,而裘克还认真的当做珍贵的宝物。

他们都不曾注意到被掩埋的真相,他们都不曾知晓有人对他们流露出心中无拘束的恶意。

裘克站在窗子旁,看着雨水顺着玻璃划下,留下一道道痕迹来,因为瓦尔莱塔劝说的缘故,他已经不会在监管者面前继续戴着伪装,但这次他却有种把自己继续缩在壳子里的冲动。

杰克问他们有没有在哪里见过,而他做出了否认。

因为裘克感到愤怒,少年时代杰克的温柔可以给任何一个人,现在的他也可以对所有人以礼相待,体贴入微,杰克明明就是应该毫不在意的,又为什么可以毫不避讳的问出那句,我们有没有见过呢?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继续愤怒,有人叩响了他的房门,轻柔缓慢的,伴随的是开膛手的声音。

“裘克,我想我们可以聊聊。”

“……不可以。”裘克语气十分坚定。

屋外半晌没了动静,裘克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打开了门,门外静悄悄的,只有空荡荡的走廊,所以他也没有掩盖眼里那一点点失落神色,只是转头就发现开膛手姿势优雅的坐在他屋里,杰克没戴面具,微眯着狭长的眼睛,那笑容让裘克想要给他一拳。

“杰克,我只说一次,滚出去。”

杰克笑了笑,非常听话的起身,从裘克身边走过去,在裘克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杰克却伸手搂住了他,低头极轻的从裘克唇上落了一吻

“……”

然后开膛手放开他,勾起一个笑容来,语气颇有些风轻云淡的意味:“那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滚!”

被裘克用火箭筒怼出去的绅士笑容有点不是那么自然,更尴尬的是他转头时看到瓦尔莱塔正笑眯眯的在楼梯口瞅着他。

“我倒是没想到绅士的追求还会被拒绝呢。”

杰克摊了摊手,样子有点无奈,但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唇上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当时他甚至看出来了裘克眼里的几分惊慌,像极了原来小心翼翼接过他气球的红发少年,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再次吻过去确认一次。

然后就被赶出来了。

“我只是希望他能冷静一点,听我解释一下之前的事而已。”杰克试图辩解,瓦尔莱塔却轻笑了一声,瞥他一眼。

“强吻可不是让人冷静的好方法,杰克。”

 

 

杰克被瓦尔莱塔呛的说不出话来,开膛手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自己的确有点操之过急,但裘克的脾气又决定了他们没办法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话,绅士微微皱起了眉,感觉自己有点头痛。

 

 

“我倒是很好奇你跟裘克的故事的,能跟我分享一下吗?”瓦尔莱塔想了想道,眼神貌似很真诚,但杰克可没有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八卦的光。

 

 

“说出来吧,杰克,也许我可以帮到你们呢…不过,这种强吻的方法,是谁教给你的?”

 

 

杰克的神情变得有点为难,良久才缓缓地揭露答案,那天他在圣心医院抓到了克利切,奈布却奋不顾身的来救,克利切与奈布之间的气氛十分怪异,怪异到杰克忍不住把奈布打倒,试图向佣兵请教追求爱人的方法。

 

 

“然后他就告诉了你这个?我的天,杰克,你知道奈布为什么戴着钢铁护腕吗?”

 

 

杰克诚实的摇了摇头。

 

 

“因为奈布是个钢铁直男。”

 

“……”

❤❤❤❤❤❤

 

那天晚上男孩满载而归,心满意足的坐在床边数着自己的钞票,他摘下了自己英俊小丑的面具,对着镜子露出扭曲的笑容。

 

 

然后他从镜子里看到有人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男孩吓了一跳,转身才发现是裘克,裘克没有戴面具,目光冰冷的望着他,竟无端的让男孩生起几分畏惧来,但男孩很快就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叫嚷着让裘克滚出去,但裘克没有动。

 

 

“他也送给了你红气球吗?他喜欢你?”裘克轻声的问道,少年的红色卷发凌乱的黏在他漂亮的面孔上,他还不太会用假肢,站立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稳,他声音是冷的,含着的是少年期变声时微微的嘶哑,却并不显得难听。

 

 

男孩的心里微微一动,他当然明白那个叫杰克的贵族少年只是把他错认成了裘克,才会对他这么好,男孩下定决心要永远埋葬这个真相,一直将它带到坟墓,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回答完这个问题的几分钟之后,他就已经踏入了坟墓。

 

 

“是啊,他亲口对我说的。”男孩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只是笑声戛然而止了,因为一把刀插在他的胸膛上,裘克的手一直在颤抖,甚至连神情都是惊恐的,但声音却含着几分狠戾意味,像是分裂的人格一样。

 

“那你就去死吧,因为我不再需要你了,就像…他一样。”

 

 

裘克抬起头,对着镜子勉强笑了笑,才发现自己脸色苍白的可怕,于是他转身拾起自己的面具,又低着头看着男孩的脸。

 

 

“我可以照着你的脸画一张吗?”

 

 

少年微笑着对已经死去的男孩说着,他的手不再颤抖,然后他割下了男孩的面皮,看着男孩的脸用油漆胡乱在面具上涂抹出样子,将面具扣在了自己的脸上。

 

 

那一刻让他觉得非常的安全。

 

 

现在也是如此,裘克把无礼的开膛手赶出去后就戴上了面具开始发呆,他失神了很长时间,直到班恩端着午餐敲响他的房门。

裘克很少与班恩交谈,班恩沉默寡言惯了,唯一的爱好似乎只有对着鹿头喃喃自语,他与裘克的性格又太不相同,所以几乎没什么交流,只是这回裘克叫住了他。

 

 

“班恩,如果一个你不愿再见到的人出现在你的身边,你会怎么做?”

 

 

裘克并没对班恩能回答他报太大希望,青年披散着长长的黑发,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闻言他只是抬头望了裘克一眼,然后破天荒开了口。

 

 

“要么离开,要么杀了那个人。”

 

 

这是一个多么容易的选择,他已经杀过很多人,不在乎多一条人命,尽管裘克自己也不清楚如果真的跟杰克动手,到底谁会占上风,但他足够的肯定,杰克一定会先死在他的手上,做出这种简单的选择只是一瞬间的事,裘克微微弯了弯唇角。

 

 

“谢了,班恩。”

 

 

❤❤❤❤❤❤❤

 

 

当里奥发现裘克的行李已经收拾妥帖放在楼梯拐角的时候,他愣了愣,瓦尔莱塔和班恩出去采购了,今天本来轮到裘克和杰克一同值班,但裘克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人影,杰克等了一会,最终还是无奈的独自出门去了,如果说这时候还没看出来裘克和杰克之间的奇怪气氛,那一定是个傻子。

 

 

里奥不是傻子,但他也没有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发展成裘克一见到杰克就避之不及的状态,那天中午他本来想去敲裘克的房门劝说裘克跟杰克缓和一下关系,却发现裘克的行李已经放在了楼梯门口,裘克没戴面具,正在屋里找着些什么,听到动静他回过头来,看到里奥正站在门边看着他,裘克少见的露出了无措的表情。

 

 

“裘克,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杰克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好好解决的呢?”里奥试图劝说裘克冷静下来,但是他们的小疯子只是微笑了,露出唇边尖尖的虎牙,对着里奥摇了摇头:“里奥,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解决的,如果是以前的我,那我可能真的会冷静下来跟…杰克好好谈谈,但是现在……”

 

他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因为一个红气球就能欢欣雀跃的少年了。

 

 

里奥也沉默了会,他是个很容易被说服的好人,班恩也是这样,他们都是因为迫不得已才会成为监管者,裘克很清楚,里奥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如果换做是他,弗雷迪早就死了八百回,还是千刀万剐的那种,可是里奥没有,只要弗雷迪不在他面前招惹他,里奥从不会主动去寻找律师的身影。

 

 

“…如果你执意要走,我也不拦你,但是你总得把今天的班值完,不然我就要去替你的班,我还忙着修复我的傀儡娃娃呢。”

 

 

“……我知道了。”

 

 

在大厅准备的时候裘克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参与游戏的是玛尔塔,艾米丽,克利切和奈布,裘克想了想还是打算去拜访一下他们,只是他的身影刚出现在餐桌前,几个人的目光就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而且怎么看怎么怪异。

 

 

裘克:“???”

 

 

今天的红教堂气氛也很怪异,红毯鲜艳的像是刚刚铺上了新的,两台电机的天线不停地闪烁着光点,裘克还没来得及去找人,就看到艾米丽有点费力的推倒了一个板子,他想也没想的就追了过去,艾米丽的速度并不快,动作甚至是慢悠悠的,裘克懊恼的认为这是被医生小姐羞辱了一番,他加紧脚步赶上去,在火箭筒即将落在艾米丽身上的时候,身后传来枪声。

 

 

去他的空军。被眩晕住的裘克如是想着,只是还没等他回过神,身后就已经有人接近,伴随的是开膛手含笑的声音。

 

 

“我倒是庆幸你今天穿的是赤脸,比那一身绿色要好看的多。”

 

 

“滚。”裘克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杰克绕到了他身前,开膛手今天穿着一身绣着华丽金纹的衣衫,腰后别着绽放鲜艳玫瑰的手杖,他没戴面具,所以裘克也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让裘克微微晃了晃神,然后面具就猝不及防的被杰克揭了下来。

 

 

“还给我,杰克,别让我跟你动手。”

 

 

穿着臃肿的外套让行动很不方便,裘克干脆也把外套也扒掉了,红色卷发的青年冷冷的瞪着开膛手,对方却置若罔闻,而是不由分说的拥抱住了裘克,杰克俯身在他耳旁轻声低语,温热的气流洒在裘克耳边,让他有点微微的痒。

 

 

“你的变化很大,可我还一直记得你,记得你这双眼睛。”

 

 

“但你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连我摘下面具,你也没有认出我来,小疯子。”

 

 

开膛手的声音委屈的像是裘克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裘克捏紧拳头忍了又忍,最后还是用力挣扎了起来,他的妆很浓,很好的遮住了微红的眼圈,这样更有利于他对着杰克大吼。

 

 

“忘记的不应该是你吗!你的气球可以给很多人,不是只有我一个!”

 

开膛手怔了怔,随即低声笑了起来,他试图伸出一只手去揉乱裘克的头发,对方却恶狠狠的扭过头去不让他碰,杰克只好又把不断挣扎的裘克稳稳搂在怀里。

 

 

“我向你发誓,我从来没有给过别人气球,我一直以为那个微笑的小丑是你,因为他对我说他叫裘克,在面对我的时候也不肯摘下面具,我很怀疑他的身份,但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裘克的身子僵住了,一动不动,杰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低头去看,却发现他的小疯子微微颤抖起来,好像是在哭泣,开膛手急忙松开了手,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面对裘克的时候那些甜言蜜语似乎都变得失去了价值。

 

 

裘克的确是很没出息的在哭,他好像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死去的男孩欺骗了杰克,又向他隐瞒了杰克认错人的事实,接下来似乎是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裘克自己明白他早就回不到过去了。

 

 

他已经不再需要气球的安慰,他更习惯终日躲在面具的遮蔽下,做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

 

 

有人伸手很轻柔的擦拭他的眼泪,裘克愕然的抬起头,发现开膛手认真的盯着自己,目光很温柔,却又跟之前还是少年的他并不相同。

 

 

“裘克,你认为你自己变了,而我也是如此。”

 

 

开膛手缓缓地道,再度伸手把他的小疯子抱进怀里,裘克毫不犹豫的一口咬向了杰克的肩膀,但开膛手一动不动,任由裘克发疯。

 

 

“我也许有一天会杀了你。”裘克松了口,埋进杰克的怀里闷闷的道。

 

 

开膛手微微的笑了笑,伸手去理顺裘克的卷发,声音又轻又温和,含着某种只有他们两人知晓的笃定。

 

 

“我等着那天的到来,但在那之前,你都得呆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小疯子。”

 

 

“……我早就不喜欢气球了。”

 

 

“正好,我有玫瑰手杖,要来个公主抱吗?”

 

 

“……好。”

 

 

开膛手和他的小疯子总会在一起,即使裘克不再需要气球,可杰克还是会用另一种方式去找回他,拥有他。

 

 

你瞧,你得不到的,你失去的,在某天,还是会回来,只要那是你的,就谁也抢不走。

 

 

——来自深藏功与名的一众监管者求生者的寄语。

 

 

【END】

评论(27)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