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第五人格/杰裘《气球》(上)

#杰克x裘克
#有私设有ooc/一块不好吃的小甜饼
#故事瞎编/真正人设属于第五人格官方
#一不小心写长了所以分上下希望你们喜欢
#qwq喜欢的话就评论我点我红心好不好呀

红色的长毯上跪伏着哭泣的女孩,粉色公主裙被血迹和污渍染上了灰,她的盲杖不见踪影,她的眼睛美丽而无神。

如果站在旁边的是那位以优雅著称的开膛手,那这一定是一副勾勒着残缺美丽的画面,观战的艾米丽和艾玛都这么想,可惜并不是,站在海伦娜身旁烦躁的走来走去的身影显然是裘克的,因为他的火箭筒实在太显眼。

裘克就是个疯子,无论是监管者还是求生者,都是如此评价他的。

里奥在偶尔怀念过去美好日子的时候会选择放掉最后一个求生者,但如果时间不巧他想起了弗雷迪,那么被抓到的求生者则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扔到地下室,还在求生者身边放满娃娃。

班恩有时候会放掉所有求生者,据里奥说那应该是他怀念起自己还是猎场巡守的时候,也是这样放过所有偷猎的人,不过有时候他也会抛出钩子把即将逃出去的求生者钩回来,那时候班恩的心情会变得更加愉快。

瓦尔莱塔小姐和裘克有点相似,但她很愿意与求生者们一起讨论织布做衣服的妙招,有时候艾米丽玛尔塔等人会跟她聊上一会,在这一段时间里瓦尔莱塔会像一位真正的淑女一般温柔体贴,但唯一要小心的是她谈的太过高兴,会追着所有求生者给他们织一件衣服,然后统统送回庄园。

还有杰克,绅士通常只放过在他怀中不挣扎的乖孩子,女士们都很迷恋他,即使有时候开膛手会边说些甜言蜜语边将她们抱上狂欢之椅,但她们依旧乐此不疲,因为杰克偶尔会在心情好的时候摘下他的面具,就像班恩和厂长一样,只不过杰克的模样看起来更受女性欢迎。

但只有裘克不同,他从未摘下过自己的面具。

或者说,他从未褪掉身上的壳子。

他从来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猎物,即使因为腿上的缺陷导致他走路有点慢,但他会推着手中的火箭筒向前冲刺,并且洋洋得意发出刺耳的笑声,无论气球上的求生者挣扎还是不挣扎,他都会慷慨的送他们挨个回到庄园,免费升天。

求生者们怕他,却又对他充满了好奇。

然后这次他们就看到了震惊的一幕,新来的海伦娜小姐在队友全部迷失的状况下执着的解完了最后一台密码机,跟裘克七绕八绕在庄园里兜了好几个圈子,最后还是被裘克一刀砍倒在门口。

她的大门密码甚至都已经输入了一半。

被拴在气球上的海伦娜小姐越想越委屈,最后终于抑制不住,从小声抽噎发展成了嚎啕大哭,女孩的眼泪滴落在裘克肩膀上,他怔了一下,随后就停下了脚步,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把海伦娜从气球上放了下来。

“喂,别哭了。”裘克粗声粗气。

海伦娜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也不给自己包扎伤口,只是专心致志的在大门口不停掉眼泪。

裘克沉默了一会,最后烦躁的啧了一声,他蹲下身来,想要做出一副温和的样子,但是又想起自己戴着面具,又只好作罢,他努力把声音放缓,试图安抚哭泣的女孩,可惜无济于事。

最后他无可奈何的摘下面具,拿在手里扇风,没隔着厚厚的面具和臃肿的外套,裘克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嘶哑。

“别哭了,气球给你,开门出去吧。”

他当时没有想这么多,海伦娜眼盲,所以裘克并不介意除下自己的伪装,只是他忘记了还有几位不甘心的小姐正看着这一幕,并且在裘克摘下面具时齐声发出了惊叹。

海伦娜有些茫然的停止了哭泣,望向声音的方向,然后她的手里被塞进了几根线,海伦娜试探性的用另一只手去触碰,摸到的是气球粗糙的触感。

“我,我看不见,先生,我的盲杖…”

女孩低声说着,裘克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去替她捡回了在奔跑时丢失的盲杖,目送着海伦娜开门出去。

然后他怅然若失的望着手中,好像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

红色卷发的少年奔跑在雨里,他的皮肤是常年不见光的苍白,只是此刻身上满是淤青和伤痕。

他有一张很好看的脸。

但他只专心寻找着什么,口中还不断念念有词。

他的气球不见了,那个男人说要帮他找回来,可那个男人只是在屋里试图脱下他的衣服施暴。

他砸晕了男人,转身逃跑。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他想着,是很久之前,和他一般大的少年,微笑着向他伸出手,递过来一只红色的气球。

少年的举止很优雅,模样是贵气的好看,少年对他笑了笑,然后把自己手中的气球送给了他。

“你看起来很想要这个气球。”

他的确很想要,但他更像是从少年手中接过了一丝他永远触碰不到的,上流社会的气息,那份弥足珍贵的东西。

但他后来弄丢了,他只能看着气球越飘越远,他什么也抓不住,只能哭泣,然后惊醒。

做梦做到原来的记忆可不是什么好事,被噩梦惊醒的裘克没好气的想着,他习惯性的去摸床头柜上的面具,直到牢牢扣在脸上他才能感受到身边安全一点。

然后他穿上臃肿的外套下楼,其他监管者正在吃午餐,今天轮到瓦尔莱塔小姐煮饭,因为裘克看到里奥一脸痛苦的咽下嘴里的饭菜,像是在吃什么毒药。

只是在见到他下来的时候,其他人手中正做的事瞬间放下了,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裘克身上。

裘克:“?”

“裘克,我原本以为你…但我没想到…”里奥欲言又止,他解开绷带之下的面容其实很英俊,只是右脸上的烧伤破坏了他这份英气,但裘克却从他的表情里生生看出几分艰难的不可思议,让裘克一头雾水。

“哈?什么啊?”裘克嘟囔了一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从旁边却迅速伸过来一只手,试图摘下他的面具,裘克反应极快的向后一闪,顺便看清了瓦尔莱塔满是遗憾表情的脸。

???裘克有点气恼,他想要发火,只是刚想开口就被瓦尔莱塔慢悠悠的堵了回去,监管者只有他一人从未卸下过伪装,就好像他对他们并不信任,瓦尔莱塔用悲伤的语调讲话,让裘克乖乖闭上了嘴,他沉默了一会,显然是在犹豫。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还是褪下了臃肿的可笑外套,摘下了面具。

四周都静默了一瞬,里奥扭过头去继续吃午餐,仿佛瓦尔莱塔做的是人间美味,瓦尔莱塔的目光亮了亮,不知道从哪掏出几件衣服热情的塞到裘克手里让他换上。

裘克:“?里奥,你为什么不看我,瓦尔莱塔,你给我的这又是什么东西?”

里奥不说话,瓦尔莱塔笑了起来,她打量着眼前红色卷发的青年,裘克拥有着一张与他性格截然相反的脸,尽管现在的表情很不耐烦,也无损那几分精致。

“里奥只是觉着,这颠覆了他对你的认知吧。”

另一边的里奥无声的点点头,他通过模糊的照片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他着实没想到平常疯疯癫癫的小丑会是一个小白脸。

裘克因为她这句话沉默了会。

“你比照片上拍的要好看多了,裘克,看来那几位小姐的拍的时候一定匆匆忙忙的。”瓦尔莱塔又看了他几眼,由衷的评价,但因为这句话裘克瞬间恼羞成怒起来,扛起火箭筒就要往门外冲,还好里奥把他拦了下来。

“别这么着急找她们算账,裘克,杰克和班恩还没有回来,你也应该给他们看看你的样子,尤其是和杰克,你跟他一向关系很差,你们相处总应该融洽一点。”

里奥拍了拍裘克的肩膀,但裘克想起那个开膛手的时候就一阵烦躁,他厌恶自傲且假惺惺的伪绅士,恰巧杰克就是那样的人,至少裘克是这么认为的,于是裘克立刻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我为什么要跟假绅士搞好关系?如果可以,我甚至想打他一拳。”

他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门,话语掷地有声,让进门的开膛手微微顿了顿,杰克摘了面具握在手里,似笑非笑的盯着裘克的背影。

“呃,裘克……”瓦尔莱塔张了张嘴想要提醒裘克,杰克却伸指在唇边碰了碰,示意她安静,然后继续饶有兴趣的盯着裘克看。

“这样假惺惺的上等人令人作呕,即使他们对你温柔相待,其实在心底嘲笑着你的无知,就像之前那个给我红气球的……”

裘克的话戛然而止,他像是掩藏什么似的,又把面具戴了回去,那是涂着红色油漆的斑驳笑脸。

谁也没看到杰克的表情微微一僵。

♡♡♡

少年来到了马戏团,因为有人告诉他那里有很多漂亮的气球,也许有一个会是他丢失的那个。

“你叫裘克?你很漂亮,你可以饰演微笑小丑。”团长用赞叹的目光打量他,团长的身边还站了一个男孩,生着一张普通的脸,笑起来的时候样子有点狰狞,更像是强颜欢笑。

“他是哭泣小丑。”有人为裘克介绍,男孩对他笑了笑,那表情更像是哭泣。

只不过裘克不放在心上就是了,他所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他在意的东西另有别的。

趁着夜色降临时裘克溜进了马戏团的仓库,只是没想到今早看见的男孩也在那儿,男孩看到他显然有点惊讶,于是裘克结结巴巴说明了来意,然后男孩就笑了起来,很久之后裘克才明白那种满是恶意的笑容,充斥着艳羡与嫉妒。

“我帮你找气球,那你也帮我一个忙吧?”

对着男孩貌似诚恳的请求,裘克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于是在马戏团的舞台上,哭泣小丑戴上了丑陋难看的面具,用红色的油漆粗糙的画着扭曲的笑脸,并且只能发出嘶哑难听的笑声,微笑小丑的面具英俊漂亮,声音也极富魅力。

男孩要求他不能摘下丑陋的面具。

“裘克!!该轮到你值班了!”

然后他被粗暴的叫醒,昏昏沉沉的下来吃了班恩煮的全素早餐,浑浑噩噩把自己裹进外套里出门,连身后有身影跟着他都没有发现,直到即将进入游戏的匹配时间,裘克才发现自己身边正默默地跟着开膛手。

“怎么是你?”明明今天轮到他跟里奥值班,杰克却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这里,甚至没有人给他打过招呼!

早知道会跟杰克碰上他就跟班恩换班了。

“恕我直言,在你吃完早餐出门的时候里奥已经告诉过你了,只是你自己像是丢了魂一样什么也没听到,这可不是别人的错。”

杰克同样语气冷淡的开口,同时挥舞了一下闪烁着寒光的利刃向裘克示意,当然,也可以算作一种威胁。

裘克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他现在没什么心情跟杰克吵架,尽管他的确是吵不过这位道貌岸然的绅士,不过裘克胡搅蛮缠很有一手,到最后总是杰克懒得再去理他。

但是这次开膛手却莫名的话多,裘克能感觉到杰克面具后的目光意味不明的落在他身上,好像在打量着什么,盯得他有点毛骨悚然,然后杰克正了正礼帽,似乎是笑了一声。

“白痴。”

裘克:“???”

看起来开膛手是想跟他在游戏开始之前打一架热热身,裘克正要站起身来用火箭筒和拳头跟杰克谈谈心,杰克却微微的一弯腰,对他行了个礼。

“现在可不是打架的时候,裘克。”开膛手的声音很轻,他的身影渐渐消散在雾岚里。

杰克的声音顺着风远远的飘过来,似乎还含着微微的笑意,绅士的轻笑让裘克有些熟悉,他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

当然不会是他,那个人,在很多年前……

就跟着红气球一起丢失了,再也没找到过。

♡♡♡♡

“裘克,你永远不能摘下这个面具,如果你想要回你的红气球的话!”

“裘克,替我去把这些杂活干了!”

“他是哭泣小丑,他真难看!又滑稽又难看!”

哭泣着的小丑不出声,斑驳的红色油漆涂着似哭似笑的丑陋面具,久而久之,他已经习惯如此,那就是他的另一张脸一样。

但男孩总是不满足,他的要求渐渐的越来越过分,他开始对裘克拳打脚踢,冷嘲热讽。

男孩掩藏在英俊面具下的脸狰狞扭曲,裘克想都不用想也知道,他只是冷笑着不发一语,透过面具投来的嘲弄视线让男孩恼羞成怒。

一个人总有他害怕失去的东西,而男孩想也许他知道裘克最怕失去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台上赢得众人掌声的微笑小丑,面具下的脸有多么邪恶,他期待着裘克看到重要的东西失去的反应,这样他就可以把少年的自尊狠狠踩在脚下,因为他嫉妒裘克那张漂亮的脸。即使裘克戴着丑陋的面具,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男孩仍然嫉妒着。

那是用妒忌浇灌出的黑色花朵。

在追捕游戏中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密码机通电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回忆里的裘克,他甩了甩头,一边暗骂一边往密码机那边走去,最近奇怪的很,过往的记忆时常浮现出来,这让裘克总觉得危险,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他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艾玛,或者说园丁小姐就站在被拆毁的椅子旁等着他的到来,见到裘克的身影,艾玛明显期待起来,眼睛闪亮亮的。

“裘克先生,你可以脱掉你的面具和外套来打我吗?我会很乐意的!”

裘克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毫不犹豫一火箭筒砸了下去,对付犯了花痴的天真女孩,就该把她砸醒,以免沉浸在假绅士杰克为她编织的只要不挣扎就被放走的美梦里。

被打的艾玛愣了一下,随即挤出了几滴眼泪跑走了,裘克不紧不慢的追上去,然后园丁小姐很快就坐上了狂欢之椅。

“你一点都不温柔!”艾玛抗议道,裘克不理她,专心致志的守在旁边,等待艾玛的队友来救。

裘克的宗旨向来是你救队友是死不救也是死,只不过时间快慢的问题,在狂欢之椅的引线还有短短一截的时候克利切才姗姗来迟,强行挨了一刀救下了艾玛,玩了个英雄救美的套路,只可惜在追逐的时候密码机被全部打开,裘克瞬间红了眼,推着火箭筒打倒了艾玛和翻窗的克利切,送他们坐狂欢之椅快乐上天。

裘克本来没想守着克利切的椅子,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离开,佣兵已经跑了过来,只是远远的窥探者就已经发现了他,所以奈布还没赶到裘克却已经冲刺了过来,挽留的时间并没过去,奈布倒在了克利切的椅子底下。

“克利切,跟你死在一起也挺好的。”奈布向来冷冰冰的脸上冒出一个笑容。

“滚。”克利切面无表情。

“我不想看见他!把他扔到远一点的椅子上谢谢!”

“我想坐到克利切对面的椅子上!”

裘克:“……”

然后他没再管奈布,可怜的佣兵倒在地上被放血而死。

还差一个人,他慢悠悠的向着大门走去,之前奈布和克利切浪费了裘克太多时间,不过跑掉一个也没什么所谓。

只是他意外的看到大门的确站着一个身影,女孩扶着盲杖在门边徘徊,咬着嘴唇,似乎是有点紧张的样子,她的手里还握着一束气球,裘克愣了一下,然后逐渐靠近她。

“我听到了声音,知道今天的监管者是先生你。”

在裘克站到她身边的时候,海伦娜微微笑了一下,敲了敲手里的盲杖:“谢谢您之前放过我,我想表示感谢,然后,也把气球还给您,这应该对您是很重要的吧。”

裘克想说并没有这种必要,他已经有了新的气球,但看着女孩真诚的样子,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穿着臃肿的外套让他弯腰有点费力,裘克伸手接过海伦娜手中的气球,对方却踮起了脚尖,在裘克的面具上吻了吻。

“真的,十分感谢您。”海伦娜轻声说着,鞠了一躬后就转身离开了,裘克站在原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具,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在轻轻的颤抖。

开膛手静静地站在军工厂的大门口,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呆了多久,他的视线没什么温度的划过海伦娜的背影,随后又落在了裘克身上。

裘克转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杰克的身影,他微微一愣,但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开膛手的周身现在都散发着低气压,就像是被弗雷迪遛了一整局一个技能也没交出来一样。

呵,上等人。

“她吻了你。”杰克凉凉的说道,心情显然不怎么愉快的样子,但裘克完全听不出来,或许也是他没有那根体谅别人的神经,天气有点热,裘克摘了面具,矜傲而不屑的瞥了杰克一眼。

“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一瞬间,杰克想自己确定了一件事情,少年时期遇见的,那只孤傲又落魄的小兽,杰克又把他找了回来。

开膛手面具下的唇角无声的上扬,破天荒的没去跟裘克斗嘴,只是同样摘掉了面具。

“裘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深深地凝视着红色卷发的青年,幽深的眼眸里倒映出的是青年苍白漂亮的脸,但此刻还多了些许惊讶和犹豫。

谁也不知道裘克的心里是经历了怎样一番风起云涌,但最后他只是摇了摇头,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漠然表情,毫不留恋的戴回面具转身向前走。

“我怎么会见过你这样的上等人?你认错了。”

♡tbc 这时一位裘克气呼呼的路过。


下篇在这里❤这时一位隐身杰克匆匆忙忙的跑过

评论(35)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