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第五人格/杰园《自投罗网》

#杰克x园丁HE
#一块小甜饼

这是杰克今天第六次看到戴着草帽的女孩在拆他的座椅,并且一副丝毫不慌张的样子。
监管者先生轻声的叹了口气,暂时放下了用气球拴着还在不断试图挣扎的幸运儿,抱着一种算了就当做给他一次幸运降临的想法,缓步走向了还在认真拆座椅的女孩身边。

当心跳声逐渐剧烈的时候艾玛知道他来了,即使他的身形淹没在教堂虚无缥缈的薄雾中,虽然无法分辨心跳声是因为恐惧还是爱慕,但脸上传来的热度还是让她感觉到紧张,但艾玛并没有转身逃跑,而是静静地等在原地,直到听见监管者的声音,像是丝质的天鹅绒,微微带着些哑,只不过此刻还带了些无奈语气。

“伍兹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面对这声似乎有些懊恼的招呼,艾玛只是笑了笑,笑容很漂亮,连杰克都微微晃了下神,下一秒传来的是女孩清脆的声音,距离好像有些太近,杰克不自在的略微往后退了退。

“杰克先生,你也可以叫我艾玛。”

是带着某种亲昵语气的话,艾玛望向杰克,发觉对方微微一愣,随后听见男人低沉的笑声,仿佛心情很是愉快,他盯着她,好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杰克面具的眼睛部分并不是空洞,而是太过深邃,导致旁人有种空无一物的错觉,玛尔塔曾气愤的向艾玛抱怨过,说杰克从不手下留情,把追捕当成一种乐趣。

当时艾玛只是默不作声的听,她知道,她的父亲也在这所庄园里,同样是监管者的成员之一,只是她从来碰不到父亲,就好像他在故意躲着艾玛,不肯与她相见。艾玛后来能够了解父亲的心情,他是被逼无奈,即使参与游戏,也从来只是沉默不语以最快速度解决一切,而玛尔塔所说的杰克却是在享受这种追捕所带给他的乐趣,追逐游戏时常在工厂或是医院上演,戴着面具的监管者身形修长,步伐从容优雅,口中还轻轻的哼着愉快的曲调。

几乎所有人提起杰克的时候都会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艾玛并没有这么想。


她想她可以理解,或许她本身心里就埋藏着黑暗,所以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杰克由衷的兴趣,只是其他人似乎都没有那么她看的那样透彻,艾玛在侃侃而谈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茫然且震惊的神色,仿佛她说的是个笑话,只有幸运儿很认真的听着,尽管她明白这只是他一贯的礼貌。

而如今她真的如愿以偿,见到了隐藏在雾霭中的开膛手,仿佛与她遥遥相隔很远似的,无法接近,无法碰触似的,艾玛毫无缘由的生起几分失落的情绪,因为她知道这对于杰克来说只是件很好笑的事情。

“艾玛,这是我今天第六次看到你,而你不感到害怕吗?”

他并不会把这个当做什么美丽的巧合,园丁小姐的意图太明显,即使他把她送到狂欢之椅上五次但她仍旧像毫无防备的雏鸟似的,跌跌撞撞却总是要向着他的方向赶来,如同在寻找自己的归途,因为他的这句话艾玛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便泛起了一点点红晕。

“我很想见到杰克先生。”

园丁小姐犹豫了半晌说出来的话或许在杰克的意料之中,至少他没表现出讶异的神情,只是不置可否的点头。

他太久没有动作,修长身形又渐渐掩于朦胧的雾中,即使艾玛已经看不到杰克,却也能发觉红光在离她越来越远,园丁小姐只是顿了一下,就跟着追了上去,但杰克的步伐很快,没过多久她就跟丢了。

在一声装模作样的叹气之后艾玛笑了起来,继续拆起了狂欢之椅,不负众望的是杰克在发现所有的椅子被破坏后就直接带着玛尔塔去了地下室,而他才刚刚走进去,就看到园丁小姐对他绽开明媚的笑容。

阳光驱散雾霭,于是雾霭本能的抗拒光明,只是这一缕柔软的光却执着的追随着他,随着他灿烂,又随着他逐渐黯淡。

杰克把不断挣扎着的玛尔塔放了下来,空军小姐对着颇有些诡异的气氛有点不知所措,但之后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跑出了地下室去找全程没露过面的奈布和被放走过一次的幸运儿。

但此时杰克并没有理睬,他只是深深地,凝视着自投罗网的鸟儿,还携着温柔明亮的光。

即使在阴暗的地下室里,艾玛的头发也是金灿灿的,她没有戴草帽,把它拿在手里,心跳声如此剧烈,她却也能逐渐分辨是恐惧还是因为像同类气息一样生出的爱慕。

“你没有旁人看到的那么善良正直。”这是瑟维对艾玛的评价,魔术师欺骗人心,蒙蔽人的眼睛,却也能清楚的发觉他人心中的黑暗面,艾玛当时只是摇头微笑,而如今证明瑟维的话并没错。

但开膛手先生能否感觉到呢,女孩飞蛾扑火一般,扑向这毫无杂质的黑暗。

“我不喜欢太过明亮的东西。”他缓缓的开了口,步伐从容的向她走近,姿态优雅。

艾玛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随后她听到了杰克的下一句评价。

“你除外,因为你的光明并不纯粹。”

他分明是感受到了的,同类的气息,艾玛还未来得及惊喜,却看到他从口袋中拿出了镶嵌玫瑰的精致手杖,别在了身后。

“看,一个小惊喜。”

随后她被抱起来,开膛手的动作十分温柔,亮着刺眼光线的电闸一直不停闪烁着,其他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杰克与他拥抱着的娇小少女还在不紧不慢的走。

废弃的教堂,枯败的树木,鲜红的地毯,开膛手哼着细碎不成调的歌谣,拥抱着追逐他的鸟儿,缓缓的,走过长长的红毯。

随后艾玛被放了下来,她有些惊讶的睁大眼,之后有些茫然的询问,试图抓住他的衣角。

“杰克先生,这回不送我回庄园了吗?”

女孩的话音未落,修长的手指却点住了艾玛的唇,开膛手将利爪藏在身后,只伸出了右手,安抚着有些不安的园丁小姐。

“这次?”杰克低低的笑了起来,轻柔的拂过艾玛的唇角,然后起身,凝视着她。

开膛手消失在朦胧的雾霭里,只有低沉优雅的声音还回荡在艾玛的耳边。

“这次就当做那个幸运儿的幸运,降临到你身上了吧,我亲爱的…艾玛小姐。”


END

小剧场

杰克:嘿!岳父!
里奥:???滚!

评论(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