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第五人格/杰裘/《無度索求》

#cp杰裘/HE/我写的都是什么辣鸡东西

#灵感来源:《Умри если меня не любишь》

 

 

 

在裘克距离杰克还有二十步距离的时候,雾都的开膛手只用了几十秒的时间将对方的姿态尽收眼底,他近乎是快速的收回贪婪的眼神,换上温和又无害的表情。

 

他让杰克想起深夜的伦敦,想起在月光下怒放的玫瑰,最美丽的那位小姐,同样拥有着如火一般颜色的卷发,含着深海色泽的眼眸,然后就是一些不和谐的小插曲,姑娘为了他所出的价钱而跟他讨价还价,但绅士用温柔而深情的眼神俘获了她,最后姑娘答应与他一起出去看看夜色里花园盛开的玫瑰。

 

然后绅士将她杀死,在伦敦的雾气里,他将美丽的姑娘打昏拖进阴暗的巷子,然后极有耐心的等待她清醒过来,在女人的尖叫和挣扎里,杰克微笑着将她开膛破腹,在姑娘惊恐的目光下掏出她的肠子,那颜色真漂亮,那是开膛手最满意的一件艺术品,火红色的长发,逐渐失去生气的海蓝眼睛,她无力的弯下天鹅般高傲的白皙脖颈,因为杰克割开了她的喉咙。

 

夜晚是多么愉快,这真是一次浪漫的约会。杰克从没说过他爱极了红色,玫瑰也是,那个阴沉着脸色又疯狂的男人也是,无一例外,都是红色的,而同样也沾满血腥。

 

用尸体栽种玫瑰它会开的更娇艳,几近欲滴的血红色,不然你以为杰克的玫瑰花是怎样才能开的如此妩媚妖艳。

 

那个疯子也是,手上满是血腥的疯子,开膛手固执的相信他们是一类人,而对方却总在排斥他,每次在杰克接近时裘克总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很淡,但却是经久不散,这让他总感觉不舒服,疯子厌恶这种好像被掌控着的感觉,同样的也敌视虚伪的绅士。

 

不过是个把杀人当爱好的变态。健壮的男人曾这么不屑一顾的评价着。

 

身形瘦高的绅士微笑着站在漆成黑色的雕花阶梯上,他离那个男人只有二十步的距离,绅士目测的一向很准,他刚打理过他的玫瑰花园,即使戴着隔离的手套,这也让杰克无法容忍。

 

他刚洗过手,手上还潮湿着,开膛手停住了脚步,只定定的看着那个自顾自说着话,发泄着抱怨的男人,杰克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他几乎是无声无息的融于雾气里,只留下浅淡的轮廓,那不足以让粗心大意的小丑发觉。

 

他的视线停留在对方火红色的卷发上。

 

这个疯子跟那些脆弱的女人还不一样,似乎追捕游戏的时间可以变得更长,那可不是一双含着款款柔情的眼睛,那是纯正的海蓝,无时无刻不酝酿着凶悍与疯狂。

 

无休止的抱怨,厌恶,敌视,这就是裘克给予他的一切?杰克低低的笑了,丝毫不以为意,他甚至更加兴奋,继续漠视吧,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度吧,这样他才不会厌倦,才不会提早结束这种他难得有兴趣的游戏,所以谁也休想将这个疯子夺走,这是只属于开膛手个人的秘密,他品尝着这份快乐,肆无忌惮的试探对方的底线。

 

疯子会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他希望这个答案是短一点的数字,至少,要尽快点。

 

因为开膛手始终忍耐着自己的暴虐,连裘克也不知道他在与杰克谈话的时候,开膛手是多么想折断他的双手,套上坚固的锁链。

 

在这20步的距离,我们之间开满洁白的玫瑰,苍白的花朵淹没你我,它们弥漫在四周,无时无刻,紧紧缠绕着你。

 

雾气席卷整座城市。

 

如果你不爱我,我会想要彻底摧毁你。

 

在这20步的距离,绅士极轻的向下走去,然后他顿住脚步,打量对方的神情。

 

容貌冶艳的女人漫不经心的剔着指甲,下半截身体是铁质的义肢在地上摩挲,沙沙作响。

 

“在我看来,你并不讨厌他,反而好像有点喜欢他呢?裘克。”

 

开膛手没有错过在谈及自己时,疯子眼睛里闪烁过的几分慌乱,即使他粗声粗气的立刻打断了瓦尔莱塔的话,但那也是覆水难收,因为开膛手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们之间只有20步的距离,身边开满洁白的玫瑰,每一朵都被红色所浸染,那是属于那个疯子的,燎原一般的红色,血色的花朵淹没他与他,于是绅士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同时也逐渐显出了身形。

 

瓦尔莱塔早就看到他了。

 

于是她诡秘的一笑,对着裘克摆了摆手,示意他向后看,在疯子疑惑不解的转头时,开膛手已经离他很近,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撕下了他的面具。

 

接下来是一个亲吻,咬破嘴唇的力度。

 

即使被怒骂,脸上也被狠狠地打了一拳,杰克也只是嘲讽的勾起唇角,视线落在裘克泛起微红的脸上,他缩短了彼此之间20步的距离,他想要带疯子走进地狱。

 

走吧,互相依赖,互相折磨,然后一起陷进地狱,杰克当然有一天会死去,但他一定会拉着裘克一起。

 

 

END


评论(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