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极限挑战/all迅《风月少人知》

#极限挑战/all迅cp请注意/不喜慎入

#这是古代向,一个系列的吧

#现代向《世间退却柠檬黄》

#民国向《却为相思困》


兴迅:(状元x医师)

 

 

王迅是这小城里有点名气的大夫,医术精湛,性格温和,除了平时一枚铜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之外,也没什么特别大的缺点。

当然,对待病人的时候他从来不心疼钱,只要是能治的,名贵药材不要钱的往里砸。

医者仁心。这是师父教他的。

隔壁有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叫张艺兴,性格乖顺模样也好看,聪明又听话,就是家里一穷二白,实在没银子供他读书,只能让他去放羊补贴家用。

聪明又好学的孩子可不能毁了,我出钱,送他念书去吧,将来肯定能金榜题名,中个状元光宗耀祖。啊?没考上?不会,我相信这孩子,我等着,若是没考上,尽管来找我便是。

王迅当时这么跟他父母说着。

谁也没看见张艺兴站在门后把王迅说的那些话都听了去。

不过十来岁的少年眼睛亮闪闪的望着屋里坐着的大夫,唇角悄悄的扬起很好看的微笑。

后来张艺兴也没辜负期望,苦念了几年书到了日子便进京赶考,没多久就有人传来张艺兴中了状元被皇帝召见的消息。

听这消息的时候王迅在屋里喝茶,面上平静,心里却想果然是没看错张艺兴这孩子。

状元回乡那天王迅也跟着去看了,城里的百姓都是一脸兴奋的,吵吵嚷嚷。王迅听了几句,无非是皇上给张艺兴赐了府邸,赐了官位,张家这孩子有出息了这样的话,王迅挤在人群里,被拥挤的百姓挤的不由自主往后退,前方却传来马的嘶鸣声,一身红袍的俊秀少年骑在马上,目光却在游移,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看到王迅的时候,张艺兴眼睛亮了亮。

鼎沸的人群声音安静了下来,因为状元郎翻身下马,一步步的人群最拥挤的地方走来,红袍加身,面如冠玉,眼眸很清澈,只深深的倒映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百姓们纷纷不由自主的退开,王迅呆在原地没动,反应过来想要后退时,张艺兴却已经牢牢抓住了他的手,微微俯身过来在他耳侧低语,唇间含着淡淡的笑意。

“我高中了状元,皇上赐我官位,想把公主许给我,但我拒绝了。”

“我还记得,我十四岁的时候,你说过,你等着我金榜题名归来。”

“而我回来了,迅哥。我不想娶别人,我想娶你,如何?”

 

 

 

罗迅:(杀手x医师)

 

能救下罗志祥,对王迅来说纯属是个偶然,他正午时分去山上采药,那花只在阳光最烈之时盛开,为了这味药他可等了不少时辰,只是经过树林边的山洞时却被绊了一跤,低头一瞧,是个黑衣的蒙面人,一身是伤,紧紧的皱着眉,已经昏迷了。

王迅对于救不救他,颇是踌躇了很久,要是把这人放这不管,估计再回来的时候这人就被狼啃得骨头都不剩,但若是救了,看看他的行头和伤,王迅知道这肯定是个大麻烦。

他不想惹祸上身,却又没法见死不救。

最后王迅叹了口气,艰难的把那人扶了起来,搀扶着进了山洞,他随身会带些药草以防万一,又撕了外衫的布用来给那人包扎。

伤痕看着可怖,但只是皮外伤,昏迷的原因也只是失血过多,王迅正庆幸着虽然采不到药草,但还是来得及赶回家去的时候,天空一声惊雷无情的打破了王迅的庆幸。

正是秋季,又下起了瓢泼大雨,凄厉的风和冰冷雨丝不断往山洞里刮,受伤的那人蜷缩起了身子不断颤抖。

王迅试探着,去摸了摸他额头的温度。

很好,发起了高烧,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王迅面无表情的想着。

他犹豫了一下,解开了自己的外衫披在那人身上,但好像并没有任何效果。

王迅认命的坐下,抱住了那人,那人虽是昏迷着,但还是本能的向温暖靠近,紧紧地环住了王迅,力气大的不可思议。

得,下大雨就下大雨,救人就救人,抱就抱,结果抱的还是个男的,王迅不禁想自己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想着想着,也跟着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件黑色外袍,王迅抬头一瞧,俊秀青年正靠在石壁上饶有兴趣打量着他,见他醒来,笑了一笑。

“我叫罗志祥,多谢你救了我。”青年说着。他似乎不是大唐人,口音倒像是西域来的。

“不妨事,举手之劳。”

王迅小心的把罗志祥的外袍叠好递给他,罗志祥却挑了挑眉,接过去又抖开,给王迅披上了。

“穿着回去,等我完成我的任务,就回来找你。”

王迅:“?”

似乎看出他的疑问,罗志祥微微勾起唇角,缓缓靠了过来,他眉眼很俊秀,那种张扬的好看,呼气灼热吹在王迅脖颈处。

“你信不信一见钟情?我娘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许,是不是划算得很?”

 

 

雷迅:(将军x医师)

 

孙红雷和王迅从小就认识,王迅脾气好,跟着师父乖乖学采药治病,孙红雷性子顽劣,上树逮鸟下河捞鱼村里丢了只大公鸡,一准是他干的。

虽说惹是生非少不得他,但孙红雷对王迅又是真的好,王迅被师父锁在屋里背书,孙红雷就把关着黄鹂的笼子挂在王迅窗外,他背书背的昏沉,却在隐约听到鸟儿悦耳鸣叫,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孙红雷给的,王迅就笑笑,打起精神继续背那冗长药经。

等到师父终于把他放出来,王迅一进自己房里就闻到鱼香味,孙红雷笑眯眯的坐在桌边,桌上摆着香气扑鼻的糖醋鲤鱼。

“小迅!辛苦啦!这是我让我娘做的糖醋鲤鱼!可好吃啦,你快尝尝!”

王迅本是昏昏沉沉没什么饿的感觉,但一见孙红雷狼吞虎咽的样子,也不由得食欲大振,很快将一盘鱼分食的干干净净,直到他娘气势汹汹的赶来,王迅才知道这是孙红雷偷偷从家里的厨房顺来的。

“红雷哥,你以后别这样了,挨这么多顿打,多疼啊。”

王迅小心翼翼给他治伤,少年疼的呲牙咧嘴,可唇角却是上扬着的,孙红雷的手去摩挲王迅的发,向来鲁莽的少年语气里带上几分不可察的温柔。

“没事啊,迅,我说过要一直保护你啊。”

后来孙红雷参了军队,王迅也已学有所成,七年孙红雷年年给他寄信,粗人一个,分明是认不得几个字的,孙红雷也不过会写自己的名字和王迅的名,也是王迅当时教他的,所以信上鲜少写字,只是总会附上一把干花,或是不知名的羽毛,还有些深山老林里才能找到的药草。

王迅每次都小心翼翼的保存起来,久而久之那信攒了满满一木箱。

他时常梦到孙红雷,也在一直怕他出事,几乎每年他都会去庙里求签,祈福孙红雷平平安安。

那一年孙红雷没有来信,王迅几乎慌了神,吃不下睡不好,整个人精神都萎靡些许,还好每过一月那信姗姗来迟,信上是孙红雷龙飞凤舞的字,语句极不顺畅,王迅费些力气才能看懂。

——前一段时间战事频繁,未能给你写信。

——跟随我的军师教我写了字,他问我要学什么。

——我没什么想学的,但有话要对你说,但战事未平,我只得写下来给你。

那是力透纸背的四个字,字迹是属于孙红雷的粗鲁和潦草,王迅却看得清晰。

——我心悦你。

 


磊迅:(算命道士x医师)

 

村里最近来了个算命的,据说长相清秀风度也温润如玉,引得无数大姑娘小媳妇争先恐后的去他摊子上算命。

王迅对那个没兴趣,他只管着治病,对这劳什子算通天命持无所谓的态度,只是有来找他治病的姑娘日日在他耳边唠叨,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的薄红,把王迅耳朵都听出了茧子,偏偏这呆子还看不出女儿家的害羞,只一本正经的道脸这么红些许是受了风寒,把姑娘家气的转头便走,直怪这医师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

不过这一来二去的,王迅对那个算命的道士倒也有了几分好奇,想着哪天去见识见识那算命的有什么过人之处,未成想对方先登了他的门。

那人一身素色道袍,端的是仙风道骨之姿,眉眼都温润,见人那双桃花眼便带上三分笑。只不过这次他倒是不来算命的,而是找王迅拿药。

那人说自己姓黄单名儿一个磊,只是话还没说几句便已咳嗽起来,王迅好心递了张帕子过去,黄磊道声谢接过捂上嘴,再拿开的时候帕上就浸了几分可怖的血红。

“没事儿,你信我,肯定能给你治好。”见黄磊眼里染上几分疲惫,王迅忙拍着他的肩信誓旦旦,拿上几帖药,用纸包好,他便细细嘱咐着黄磊这药该几时几刻服用,要以小火慢煎,对方却一副懵懂样子瞧着他,最后王迅无奈扶额,对着黄磊说他只管到点来医馆喝药。

这药一喝便是三个月。

期间王迅逐渐了解了黄磊,他是下山历练的道士,师父说他命中桃花劫,躲不开,只得去化解,王迅也只勉勉强强听懂这些,黄磊性子好,也烧得一手好菜,据说是原来在山上偷偷自个儿开小灶练出来的功夫。

后来黄磊的病果真痊愈,他揣着银子上门,王迅却连连拒绝,因为他打心里当黄磊是至交好友,又怎么好意思收下他的钱,争执半晌没法儿,那人一双桃花眼一眯,取了签子说是替他算上一卦当酬谢,王迅也不好再婉拒,便胡乱说了个算姻缘。

签子叮当作响,最后落得一根,那人玉白手指拿起竹签,抬头望向王迅,桃花眼里噙着笑。

“这一场桃花劫躲了十几年,还是躲不掉,你的姻缘是我,变不了,你嫁还是不嫁?”

 


渤迅:(皇帝x医师)

 

据说皇帝得了怪病,贴了皇榜昭告天下能医好皇帝赏黄金万两,加封官位,这个消息是进城的人给王迅带回来的,村里百姓不懂,只觉得王大夫医术高明,心肠又好,还有一点贪财,就兴冲冲的揭了皇榜带回来给王迅,未成想身后跟了一队锦衣卫暗中跟踪,到王迅家门口叫门是还满脸激动。

然后王迅接过了这一张纸,还未打开细读,身边已有锦衣卫将他包围起来,为首的人客气的请他进宫给皇上医治。

“各位官爷行个好,放小人一马,小人只是个普通山野大夫,怎么治得了天子的病啊!”

王迅试图辩解,只是徒劳,不论谁接了皇榜,这既已到了王迅手里,锦衣卫就要带他回去复命,即便他万般不愿,也只能连夜被带进宫里。

这皇帝得的病确实怪,自某日开始突然不再笑了,心情终日低沉的很,王迅不敢抬头,只觉得阶上的人黄袍加身,气势太过凌人,直到那太监尖声喊着让他抬起头来,王迅才战战兢兢抬眼。

天子模样说不上好看,眼角下一颗泪痣,王迅呆呆的想,若是他肯笑一笑,定是极风流的。

“你能治朕的病?”皇帝伸手撑着头,斜斜瞥他一眼,王迅冷汗湿了衣衫,复又低下头唯唯诺诺称是。

“没劲。”皇帝却叹了声,仿佛极厌倦似的,挥了挥手:“带出去吧。”

即使再迟钝,王迅也知道自己即将小命不保,危急时刻他灵光一闪,话到嘴边就已脱口而出:“陛下觉得没趣儿,草民这儿有些村里的玩意儿,也许能让皇上笑一笑。”

他话说的颠三倒四,分明是怕极了,皇帝却有了些兴趣,哦一声让他呈上来看看,王迅打开随身包袱找了又找,抱着如果不行一死了之的态度摆弄起来。

那是只木头鸟,却又刻的活灵活现,漆成五彩斑斓的颜色,用丝线一拉,便挥动翅膀鸣叫起来。

皇上瞅着底下明明怕到颤抖还强装出一副笑模样摆弄木头鸟的人,唇角不由得微微一弯。

“倒也算是有意思。”

龙颜大悦,于是许给王迅黄金万两,摆到王迅眼前的时候,那人一副傻了眼呆若木鸡的样子,皇上看着好笑,在王迅松口气以为能逃过一劫的时候,皇帝声音又慢悠悠响起。

“你有意思,留在朕身边吧,就当解个闷儿。”

伴君如伴虎,王迅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可他又不能开口拒绝,却听得那人声音含着笑意响起:“你怕是早就记不得朕了,也罢,朕可是说过,要把你抢回家的。”

王迅一震。

记忆里是少年时代护着他的孙红雷,还有那个总带着恶意欺负他的另一个人,黄渤。

“王迅是我的!你不能欺负他!”

那是气势汹汹的宣告。

那人抹了抹嘴边的血笑起来,眼角下一颗泪痣,分明是青涩少年模样,却已含了几分风流意味:“你的?那我将来定要抢他回家。”

后来黄渤消失了,总对他恶作剧,却又有副好心肠的黄渤,只活在回忆里。

可是如今……

一步一步,龙袍耀眼,天子走到王迅身边,低头在他耳边笑,眼里含了多少戏谑,又掩盖了多少情愫。

“江山万里都是朕的,而你,也只能是朕的。”

“朕说过要抢你走,天子的承诺,当然要兑现了。”

 

 

END


迅哥我的。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