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楚留香手游/楚留香x暗香《裙下之臣·醉酒》

#楚留香手游/楚留香x暗香女少侠
#性感暗香,在线耍酒疯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别喝酒,喝了也别作



这梨花酿太甜了些,不如烧酒辛辣,口感却绵柔得很,酒液清冽且蕴着醇香,让人禁不住想再多饮几杯才好。

少侠肌肤是玉般白净而柔润的颜色,握着瓷制酒杯,倒映出几分冷白之感, 她喝的太急,举了杯便一饮而尽了,本是挽在耳后的长发随着少侠动作又滑落下来,似是觉着有些不适,她微拧起纤细的眉,伸手将发拨弄到一边去,几杯酒饮下,她墨色眼眸里已泛起朦朦胧胧的水雾,却又浅浅的笑成了弯新月,有酒渍染在唇边,她带几分茫然伸出一点樱粉色的舌尖,舔舐去唇角的酒渍,也卷走了不少抹在唇上的胭脂。

她懵懵懂懂,坐在她身旁的楚留香却心猿意马,展开折扇掩在唇边佯作轻咳几声,少侠抬眸望他,带几分迷惑,像是那不经意流露风情的人不是她一样。

少侠目光流转,轻挑起眉,竟是透出几分魅意来,只是她自己似乎没有发觉,只笑着向楚留香举了举手中瓷杯,楚留香有意阻拦着不想让她再喝,少侠却耍起了无赖的性子,眸光盈盈望向楚留香,含着几分委屈至极的哀求,像是要哭诉楚留香虐待她似的,楚留香没了办法,只得叹气不再劝阻,随她去了。

酒过几巡,楚留香也有了几分醉意,少侠更是醉了,只是自顾自捧着酒要再喝,这回楚留香可不再迁就她,抬手抓住少侠的腕制止,碰触到的却是一片灼热。

少侠喝醉了,肌肤都泛起淡淡的红,只迷蒙着一双弯成月亮的眼对着楚留香笑,她热得很,不自觉的就想往温度低的地方凑近,却不知道自己几乎蹭进了楚留香的怀里,楚留香身子僵硬些许,却没推拒少侠,反而伸手去勾住少侠的腰,以防她折腾的时候再一不留神摔倒。

真的好热,少侠勉强清明着的一丝意识这么想着,孤月衫束缚的她有些喘不过气,伸手便去扯自己领子上的扣,露出线条美好的脖颈来,还有一片玉白的肌肤。
平时在少侠身上萦绕着的,淡淡的兰花香气,如今却在两人之间逐渐的浓烈起来。

“怎么觉着?香帅你的脸有些红?”

她似是嗔笑一声,却夹杂天真的神色,楚留香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却无法不在意怀中少侠的热度,本是清幽脱俗的兰花香,此刻也染上几分媚意,变得勾人了起来。

“原来倒曾未注意过,香帅竟这般好看,让我觉得有几分心动了。”

少侠笑着开了口,醉后的她嗓音带着魅意,不似原来的清亮,楚留香一滞,回神去看少侠,却正巧撞上少侠的视线,墨色的眼眸里流转着惑人神采,见楚留香望过来,只笑了笑,又往他怀里蹭了蹭,顺便占尽了便宜。

“小友说的可是真心话?”他艰难开口,惊觉自己嗓音已染上喑哑,晦涩的很,眸里聚起沉沉的情绪,像是暴风雨袭来之前的和缓与压抑。

楚留香问的紧张,少侠却又不回话了,只试图再解自己的衣扣,她实在是太热,那酒味道虽柔,后劲却足得很,酒意袭来之后只觉得浑身燥热。

有人扣住少侠的手不让她乱动,耳边听到的是些许无奈的叹息。

“热…” 她迷糊的呓语一声,然后只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经过一段不长的楼梯,随后她被安置在了床铺上。

楚留香毫无办法,偏生又被个醉鬼撩拨了心弦,只摇头苦笑怪自己定力太差,好容易平复了心绪,他安置好少侠,便想着转身走了,手却又被拽住了,少侠不知何时坐了起来,半眯着一双眼瞧着他,见楚留香回了头,就又翘着唇角勾出一抹笑来。

怪只怪你太不设防备,怪只怪我心性不坚。
楚留香莫名的想起这句话来,他轻声一叹。
也罢也罢,栽在少侠手里,倒也算不得亏。

少侠迷迷糊糊里,被人扣住了腰身动弹不得,她迷茫的睁大了眼眸,而覆过来的是泛着清冷凉意的吻。

“香帅。”她下意识的去唤一声,眸子里泛着湿润的水汽,楚留香怔了一下,随即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我在。”他轻声答着。

少侠像是安了心似的不再挣扎,只是皱着眉张唇喊热,却不知楚留香已解了外袍,墨发滑落。

“很热?”楚留香问道,得到的是少侠不假思索的点头回应,他便笑了笑,俯身去吻少侠的唇角。

吻去她唇上胭脂,吻去她眉间挑起的那抹春色,香帅翩翩好风度,此刻也慢条斯理姿态从容,只在少侠耳边低声呢喃,眸里含笑。

“待会儿还有更热的时候,楚某只盼小友能忍下这一场来了。”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