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OVERLORD/迪安《荆棘的玫瑰在梦中绽放》

#迪米乌哥斯x安兹乌尔恭
#有乌尔贝特x飞鼠/一点点all安
#有自己的私设


如果在梦中见到安兹大人的话,那就算是睡着也会笑出声来的吧。
这是在会议之后,夏提雅迷蒙着一双盈盈水雾的血色眼眸,望着安兹消失的地方,微喘着说道。
同伴们对她这副模样已经习以为常,只有雅儿贝德不依不饶的与夏提雅争论谁能有幸梦到安兹大人的问题,本想要劝解她们的亚乌菈在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也极有兴趣的加入了讨论,只剩马雷在一边露出怯懦表情不敢插话。
“迪米乌哥斯,你不出手管理一下吗?”
科赛特斯粗声粗气的出声提醒一边沉默不语的迪米乌哥斯,对方却意外的没有及时回应,而是盯着雅儿贝德与夏提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迪米乌哥斯?”
回过神的时候他才发觉科赛特斯已经疑惑的叫了他好几声,炎狱造物主推了推眼镜露出笑容掩饰刚刚的走神,温声安抚因为喧闹而变得不安的科赛特斯:“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也许我们很快就能见到拥有安兹大人血脉的后代了。”
科赛特斯很容易被话语吸引去注意力,带着马雷一起陷入了为安兹的子孙献上忠诚的幻想之中,迪米乌哥斯暗地里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刚刚的失神没有被同伴们发现。

梦见安兹大人……吗?

他曾无数次的梦见过无上的至尊,安兹立于山上顶端,宽大的黑色长袍随呼啸而来的风烈烈而动,然后他的至尊转头来看他,眼里闪烁的点点红色光芒是迪米乌哥斯不敢臆想的温柔。
“迪米乌哥斯,你将永远忠于我吗?”
而他的回答是什么呢?炎狱造物主单膝跪地,目光落在至尊漆黑的袍角,迪米乌哥斯以最虔诚的语气向安兹宣誓,因为情绪激动而化作宝石样的眼眸在镜片后折射清亮的光芒。
“我,迪米乌哥斯,将永远忠诚于…安兹大人。”
在梦里他的回答为什么会犹豫呢?迪米乌哥斯在梦中醒来的时候对这件事情产生了疑惑,只是从内心深处冥冥传来的声音在不断暗示着他,迪米乌哥斯交付忠诚的不是纳萨力克,不是安兹乌尔恭,而是飞鼠。
如果能再次呼唤您的名字。
恶魔伸手按向了自己的心口,那里正砰砰的跳动着,至尊们赋予他们人形,同时也赐予他们感情,对纳萨力克的热爱,对至尊们的忠诚。
但这澄澈的感情中混杂了乌色的情绪,并且有日渐猛烈的趋势。
他不明白,脑海中不断回响着的是什么?还有在望见王座之上的至尊时,心里汹涌而出的让人窒息的浓烈情感。
就像是一种诅咒,创造迪米乌哥斯的至尊在心里为他打上了一层烙印,因为自己的私心,因为自己掩藏在笑容里那不该有的爱意。
于是他把这些统统赋予给了自己所创造的恶魔。
深爱着,深爱着……
深爱着谁……?
好像有什么答案即将呼之欲出,炎狱造物主抿紧了唇成一道冷硬的线条,而回忆却在此刻被打断,至尊的声音通过心灵感应传来,或许是因为独处的放松,安兹声线里染上几分慵懒。
——迪米乌哥斯,雅儿贝德现在正在做什么?
因为至尊的问题迪米乌哥斯一瞬间有点茫然,但他还是抬起眼望了望雅儿贝德的方向,那里还在无休止的争论着,并且状况愈演愈烈。
——嗯…在跟夏提雅讨论关于您的事情。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诚实的回答了,而安兹似乎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尴尬的轻咳一声就立刻转移了话题。
——啊…是吗…那,迪米乌哥斯你可不可以来我房间一趟呢?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我明白了,我会立刻就前去。
他甚至有些庆幸雅儿贝德此刻还在跟夏提雅争吵暂时抽不开身,从而让他有了见到安兹大人的机会,心里不知名的地方在欢呼雀跃着,顺着心脏蔓延上小小的喜悦感。
迪米乌哥斯拧起了眉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大殿,在他离开的那一刻正跟夏提雅大声争论着的雅儿贝德突然噤了声,转头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微微的扬了扬唇角。
“雅儿贝德?怎么了吗?”夏提雅也住了口,有点疑惑的顺着雅儿贝德的目光看过去,但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雅儿贝德笑着摇了摇头,弯起一双金色的瞳眸。
“不,没有怎么。”
在暗夜中含苞待放的红色玫瑰啊,只有在梦里的时候才敢一点点绽放,不知何时才能彻底盛开出饱含爱意的花朵。
那是至尊的私心,也将永远刻在他的灵魂里。



迪米乌哥斯站在安兹的房门口犹豫了一会,良久才抬手叩响了房门,里面过了一会儿才发出了动静,仿佛有人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什么。
“安兹大人,是我。”
迪米乌哥斯温声开口,房门里的人过了几秒才轻轻的嗯了一声让他进来,他动作小心的关上了门,转身抬眼便看到了安兹在椅子上正襟危坐。
炎狱造物主俯身对着他的至尊行礼,目光却不知望向了哪里。
“迪米乌哥斯,我唤你前来,是想与你讨论一下…乌尔贝特的事情。”
恶魔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尾巴在身后甩了甩,生出几分秘密被发现的不安,所以他并未答话,低着头等待安兹的下文。
“在乌尔贝特…离开之前,他告诉我,他曾在你的心里留下了一层会影响到你的烙印。”
安兹小心的打量着迪米乌哥斯的神情,但对方只是驯服的垂着眼,似乎并不感到惊讶或者慌乱,这份意外的镇定让安兹有点惊讶。
“嗯…所以我希望如果你真的发现什么奇怪之处影响了你自己的思考,一定要告诉我。”
即使知道守护者不会背叛自己,安兹还是有些担心乌尔贝特在迪米乌哥斯的设定中加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他自己本身的想法,毕竟安兹最希望的是守护者们可以拥有自己的思维方式,而不是一味的只会听任顺从。
意外的是迪米乌哥斯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罕见的沉默了几秒,这让安兹心里有点慌乱。
“我并不敢隐瞒安兹大人,但我并没有感觉到…乌尔贝特大人在创造我时对我造成了什么影响。”
良久他这样说道。恶魔对着自己的至尊微微俯身宣誓自己的忠诚,声线不自觉变得低沉。
“我很满意,迪米乌哥斯,你起来吧。”
他的至尊似乎看了他好一会才如此说道。
离开安兹房间的时候迪米乌哥斯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身后,至尊依然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在他眼中分明该是高傲不可亵渎的,然而此刻安兹的周身却隐隐约约的围绕着落寞的气氛。
安兹大人透过我,在看的究竟是谁?
迪米乌哥斯猛然蹦出这个念头,而这个想法使他自己短暂的惊异了一下。
按照安兹大人的说法,他自己心中那些黑暗的情绪,不过是乌尔贝特大人的设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迪米乌哥斯自己的判断。
本该是这样的。
他是如此仰慕着安兹大人,唯一没有丢下他们的,最慈悲的至尊,让他们不至于没有前进的方向,让他们的忠诚可以向至尊宣誓。
是忠诚的、仰慕的、崇敬的、憧憬的。
而不是……深爱着的。
但迪米乌哥斯一直知道,自己深爱着安兹大人,就像是雅儿贝德一样,满怀黑暗的情绪和心思,这让他分外惶恐。
而现在安兹大人对他说,乌尔贝特大人在创造他时,设定了一些对他的影响。
设定了什么呢?是那种渴望占有的爱吗?
恶魔深深地皱起眉,在那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里只有他的造物主声音清晰而优雅响在耳边。
“你将永不背叛,追随着…爱着…”
这是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誓言。
而在另一边安兹垂着头深深地叹息,迪米乌哥斯的否认让他松了口气,但又无法掩饰的有着一丝落寞。
他将守护者看做同伴们的孩子,在他们身上寻找着同伴们的影子。
迪米乌哥斯很像乌尔贝特,至少在有些地方是相似的,优雅从容的气度,还有对某些事情的做法,导致安兹总是会在偶尔恍惚的时候将他当做乌尔贝特,不自觉的多去依赖几分。
然而他自己清楚,并不是这样的。
他是安兹乌尔恭,是纳萨力克的领导者,是守护者们所崇敬的至尊,而不是飞鼠,也不是铃木悟,那些残余的人类情感不值一提,但也会在某些时刻对他产生影响。
迪米乌哥斯的否认让他觉得那只是乌尔贝特最后的恶作剧,在松口气的同时却也清楚的认识到同伴们真正的离开了,并且永远无法相见。
可那是无法遮掩的,不断沉沦着的,想要再靠近一点,再多靠近一点。



迪米乌哥斯在有意识的时候,就曾听到过创造自己的至尊,乌尔贝特大人无数次的叮嘱着他。
他的造物主声线低沉优雅,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柔抚摸着恶魔的头顶。

“迪米乌哥斯,你将永远深爱着飞鼠。”
——就像我一样深爱着他。
“你将永不背叛,对他宣誓你的忠诚。”
——背叛对他来说是最让他难过的事情
“即使与整个世界为敌,你也要为他而战。”
——而我也是如此。

这是乌尔贝特为他隐藏在心中最深处的设定,并且永远影响着迪米乌哥斯,恶魔似乎也能听到自己造物主的想法,用那双宝石样的纯粹眼眸凝视着他。
“嗯…乌尔贝特,要一起出去刷怪吗?”
名唤飞鼠的人出现在门口叫着乌尔贝特的名字,并且发出了邀请。
乌尔贝特轻笑了一声,转身向着飞鼠的方向走去,还开着不咸不淡的玩笑,对方也只是好脾气的应答着,两人说笑着远去。
那位名叫飞鼠的至尊,与其他至尊并不一样,总是一副温柔又耐心的样子。
而后来迪米乌哥斯也发现了,唯一没有抛弃他们的无上至尊,的确无比的温柔。
炎狱造物主一边提醒着自己不应太过靠近,一边却甘愿沉沦着,遵从着内心深处的呼唤。
再试探一步,再试探一步。
根本无法餍足,这是恶魔的本性。
良久后迪米乌哥斯甩开了杂念开始专心处理自己的工作,雅儿贝德却罕见的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撑着脸笑盈盈的望着他。
“雅儿贝德?”
这位客人出现的让迪米乌哥斯感到意外,雅儿贝德却摆出一副想要促膝长谈的样子,让他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工作专心听雅儿贝德要说些什么。
接下来的话题却让炎狱造物主更加疑惑。
“安兹大人曾对我说,我对他的爱意是因为他修改了至尊对我的设定才会如此。”
她半眯起金色的耀眼瞳眸,唇角的笑容若有若无。
“这我听说过,但你好像反驳了安兹大人的话。”迪米乌哥斯干巴巴的讲道。
雅儿贝德的手指虚虚在空中划过,迪米乌哥斯看出那是安兹曾经的名字。
他眼眸里划过些许阴暗的神色,但很快又被掩饰过去,雅儿贝德也不知是看到还是没看到,总之她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我深爱着安兹大人…即使他不断的对我说这不过是因为设定的影响,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这样很好。”
即使隔着镜片,雅儿贝德也能感觉到迪米乌哥斯的目光正透着不明意味落在她身上。
“身为纳萨力克的总管,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迪米乌哥斯推了推眼镜平静的说着,对于他的提醒雅儿贝德只撇了撇嘴,伸手拢起漆黑的长发,动作优雅至极,脸上的表情却是似笑非笑着的。
“都怪安兹大人太温柔了啊,一直纵容着我,即使我知道是因为安兹大人对我的愧疚,但这份温柔谁又不想拥有呢?”
迪米乌哥斯无法反驳她的话,在提到安兹大人的时候,雅儿贝德的眼眸总是闪烁着灿烂又美丽的光彩,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渴望,尽管安兹一直在逃避,雅儿贝德也始终坚持着。
对的,就是因为这份温柔,才如此迫切的渴望。
他沉默一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雅儿贝德却轻柔的抬手用手势打断迪米乌哥斯的话语。
“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们的至尊在创造我们之时,的确在我们心里打上了烙印,但毫无来由的爱意,并不只是因为至尊的影响。”
雅儿贝德微扬着唇角勾起笑容,显得格外柔和优雅。
“安兹大人的魅力足够吸引任何人不是吗?难道只是因为至尊给你的设定,我们才会如此忠诚,如此深爱着安兹大人吗?”
“安兹大人在最后的时刻没有抛弃我们,不管什么缘由,其他的至尊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如果没有安兹大人,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雅儿贝德瞥了一眼沉默着的炎狱造物主,看到了他的尾巴不受控制的摇晃着。
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明显了些。
“深爱着温柔而又强大的安兹大人,这不仅仅是至尊留下的影响,而是深爱他本就理所应当。”
迪米乌哥斯没有立刻回话,宝石的瞳眸透过镜片望着此刻模样显得虔诚而圣洁的雅儿贝德,良久才轻声笑了起来。
“你倒是看的很透彻,雅儿贝德。”他这样说。
雅儿贝德随意的摆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抬起身就要离开,只是在最后转头微微的望了迪米乌哥斯一眼。
“私心来说,我当然不希望任何人与我争抢安兹大人,但我也不希望看到同伴因为这种简单至极的事情而困扰,这会打扰到安兹大人征服世界的计划。”
炎狱造物主以优雅的姿态微笑着表示理解,此刻他恢复了之前从容不迫的气度,迷茫与无措的神情也已经消失殆尽。
他起身,对着雅儿贝德点了点头。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非常感谢你。”


在满月的夜晚收到迪米乌哥斯的邀请的确是很出人意料的一件事情。
安兹如约到达的时候,已经看到迪米乌哥斯等在那里,月光洒在炎狱造物主挺拔的身影上,给他渡上一层浅浅的银光。
迪米乌哥斯的姿态总是很优雅,安兹有时候会暗暗的感叹,再有一点点羡慕。
同伴们所创造的守护者们在各方面都极富魅力,曾经安兹对潘多拉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回忆起来就感觉头大。
真是无比丢人了……。
跟乌尔贝特所创造的迪米乌哥斯还有很大差距呢…在气质行为方面…不过儿子还是自家的好…咦我为什么会把潘多拉当儿子我才没有这么中二的儿子……!
安兹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了脑后,刚刚的一系列幻想就差点触发他的强制冷静,虽然他并不喜欢那种感觉,不过在某些时候还挺有作用的。
比如在迪米乌哥斯面前的时候,安兹只是轻咳了一声,炎狱造物主立刻转身对他恭敬的行礼。
“今晚的月色很美,安兹大人。”
“嗯…?嗯是啊!迪米乌哥斯。”
安兹佯装从容的点头应答,目光不经意落在迪米乌哥斯身上时,却发现对方明明脸上保持着处变不惊的表情,尾巴一直在不停的摇晃着。
呃…是发生什么了吗…?怎么感觉迪米乌哥斯今天有些急躁?
安兹在心里小声的嘀咕着。
“那么,迪米乌哥斯,你在这个时间邀请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与我商量吗?”
迪米乌哥斯顿了一下,开口说的话却让安兹颇有些茫然。
“安兹大人是最后留下来的至尊,强大而又富有智慧,并且对待我们也非常的温柔。”
等、等等…怎么突然就赞美起来了…虽然很高兴迪米乌哥斯这么称赞我但是说多了也很羞愧啊…!
“呃…多余的那些赞美之词就不必说了…”
安兹张口想要打断迪米乌哥斯,可炎狱造物主仍然在滔滔不绝,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迪米乌哥斯无论在哪点来说,都是非常优秀的下属,当然…除了有点话唠之外吧。
安兹苦中作乐的想道,此刻他庆幸的是迪米乌哥斯无法看出他的表情,他可以随便走神,迪米乌哥斯这些赞美的话,随意听听就可以了。
“安兹大人…我迪米乌哥斯,将永远深爱着您。”
安兹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
哈???在说什么啊???莫名其妙被男性下属告白的安兹几乎呆住了,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触发了强制冷静,但即使光芒闪过后安兹的情绪依然没有彻底平复下来,强行镇定下来开口想要打个圆场。
“啊…我明白了!你说的一定是崇敬的深爱对吧…!对吧迪米乌哥斯!”
炎狱造物主深深地凝视着他无上的至尊,宝石样的瞳孔闪烁着漂亮的光彩,安兹一时怔然,因为迪米乌哥斯半跪了下来,微仰着头看向他,声线含着几分喑哑,显得低沉而蛊惑。
“请安兹大人恕罪,属下对您的爱,与雅儿贝德对您的相同,甚至爱意有过之而无不及。”
炎狱造物主对他的至尊以下犯上,但并不满足于此,掩饰在优雅的外壳下,属于恶魔的本性贪婪而永不会心满意足。
安兹鬼使神差的并没有制止,因为他能感觉到迪米乌哥斯的小心翼翼。
因为怕被再次抛弃吗…?
他轻声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迪米乌哥斯。”
他的至尊如此说道,炎狱造物主能够感受到至尊从言语里透出的温柔,猛然涌上的欣喜让迪米乌哥斯微微扬起了唇角。
迪米乌哥斯俯身去亲吻至尊洁白的骨手,一字一句无比虔诚。
“我将永远深爱着您。”
这是铭刻在灵魂深处的誓言。
“我将永不背叛。”
那个吻非常的灼热。
“即使与整个世界为敌,我也为您而战。”


【END】

emmm解释一下这篇的私设就是乌尔贝特在创造小迪的时候给他设定了一直爱着飞鼠emm小迪有意识了之后总觉得自己这种爱是源自乌尔贝特的影响所以总觉得心里不舒服,然后被雅儿贝德开导了一下放下心理障碍向安兹表明心意这样。
小迪单膝下跪了!四舍五入就是求婚了!

评论(26)

热度(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