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唐人街探案/秦唐/秦风自戏

#唐人街探案/秦风自戏/秦唐向
#没气ooc渣的理直气壮(bu)
#我想要小唐(爆头痛哭)

很吵。

意识在陷入一片漆黑的混沌时就觉得很吵,仿佛几千只鸟在耳边叽叽喳喳吵闹不停似的,以至于让自己想要摆脱黑暗的急躁情绪都因为噪音而缓和了下来,本能的想要去逃避醒来后的现实,如同有什么不敢去面对的一样。

但终究还是有苏醒的时候,全身传达给大脑的只有僵硬和麻木感,这一觉似乎是睡的极其不舒服,不过事实好像也是如此,本应该是在家里享受大学之后的假期,却又被骗来陷入了命案,如果这样还好,偏偏又是被通缉开始没命逃亡,不愿面对现实,但也不好继续佯装假寐,打算睁眼的时候却被投射而来的强烈阳光刺激的又阖了眼,不过这回倒也听清楚了耳边叽叽喳喳的鸟儿到底是何方神圣。

自己那便宜表舅唐仁,和身上围绕着诸多疑点的宋义,那两人似乎还没发现自己醒来,似乎在对早餐该吃些什么进行激烈的争执,凝神听了会后只觉得这些话简直没有营养,轻声叹口气后复又睁眼,这回眼前的倒不是阳光,反而是一张放大的笑脸,兴许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被惊吓的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那是唐仁。

“你、你干什么?!”

没好气的嘀咕一声推开眼前凑过来的人,左右活动了下僵硬的脖颈才起身整理衣物,身边那人被推走后也不恼,转头继续跟另一边的宋义搭腔,这本该没什么,但却没法解释心里隐隐约约的愤懑,几秒后才面对自己很介意的事实,皱了皱眉伸手扯住了他后衣领拎到自己身边,心中郁结才消散不少。

“衣、衣服没扣好。”刚刚一时只想着把他拽到身边来就好,现在回神看着他迷惑不解的眼神才发觉自己刚刚的鲁莽举动,打量着他周身迅速思考几秒找出最合适的借口,指了指他身上衣扣又转过头,掩饰眼神里的慌乱。

看到对方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的听了话伸手系上风衣衣扣。唇角的笑意就止不住扩大,但同时也察觉到了另一侧传来的探究目光,抬眼后便撞上宋义的视线,虽然并没有多说,但自己却分明从他露出的促狭笑容体会到了不愉快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你跟唐仁关系真好。”

好像是随意的闲聊,却能感觉到他的意味深长,秘密被揭穿的恼怒让自己语气同样也不客气起来,望他一眼就转过身只抛下句话给他以便警告,如果他真如自己所想那般,就一定能听懂。

“你管的太多了。”

不愿与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秘密,这是永久保存在心中晦涩而阴暗的情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原本只专注于想要成就一次完美犯罪,如今的计划清单中又多出一条,而且是必须要完成的一条。

“你呢?秦风,你是神,还是兽?”

耳边响起的是质问的话语,漫不经心的微笑了一下保持双手交叉的姿势,挑挑眉示意他顺着自己目光方向望过去,那个正满脸笑容试图向女警察搭讪的人,那个最不可能却又非他不可的唐仁。

“我、我也不知道,但、但是……”

深邃目光凝视着唐仁背影,想都不用想知道身边的那个人脸上的惊讶之色该会有多滑稽,顿了顿给他反应的时间,才继续讲话说了下去。

“有、有他在的话,我、我就可以思考。”

没有他在的话,也许就会回到之前那样,浑浑噩噩的生活,毕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揭破所有案子之后,自己再成为犯罪者。

是神,是兽,这些都是自己毫不在意的事情,只要唐仁在身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更何况与他有关的都是能够最让自己有兴趣的犯罪事件。

“如、如果条件允许…”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将口袋里装着粉笔的袋子扔到他手里,向着唐仁的方向走去。

也许宋义听到了自己最后的话,也许没有听到,但这倒是自己的真心话,不带虚伪,由衷如此。

“只要他不逃,我不介意这辈子跟他一起过下去。”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