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恋与制作人/all你《他们与魔女》

#还在填坑 所以写个段子混更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梗
#私设异世界种族/有ooc/性格不同的魔女/周棋洛段子灵感来源于《小王子》

许墨

你捡到许墨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跟别的魔女抱着小孩子不同,你站在他面前笑眯眯的伸出手。
“我可以带你走哦。”你是这样说的,对着眼前的少年,他拥有着非常漂亮的脸。
虽然你看到了他没有掩藏太好的,属于吸血鬼的獠牙,但你并不介意,凡是美丽的,不就是带着一点危险的吗?
你一直这么想。
许墨很安静的打量着你,良久他轻轻的出声,带着稚气和一点点的不信任。
“一辈子都会陪着我吗?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吗?”
你望着他漆黑的眼睛,那里倒映着你的身影,而且也只倒映着你自己,再不会有别人。
栗色长发的魔女微微的笑了起来,眯起那双似乎总是脉脉含情的玫瑰色眼眸,你主动牵起了许墨白皙的手,跟他十指相扣。
然后,魔女对着吸血鬼少年许下诺言,俯身在他的唇角落下亲吻,触感柔软,还带着微微凉意。
“我将永远陪伴着你,至你消亡的那一刻。”


周棋洛

没人会不喜欢这个孩子的吧,他拥有如同阳光的发色,和蔚蓝如海的清澈眼瞳,当他用祈求的眼神凝望别人的时候,就算再冷酷无情的人,也会被他所打动。
魔女本是不应该拥抱天使的,因为属于天使的,那耀眼的光,会削弱魔女的力量。
但你选择抱起了这个孩子,既然捡到了,就应该负责任的吧,这是你从书上读来的道理,你有点迟钝,但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
你得意洋洋的这么对周棋洛说着,而他眨眨眼望着你,声线稚嫩又清澈。
“是什么样的道理呢?”他这样询问着。
“要对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但是,你好像还没有被我驯服哦……?”
你本来兴奋的神情顷刻低落下来。
周棋洛沉默不语,久久的凝视着你,然后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请你驯服我吧!”他说。


白起

人类本来就是很脆弱的生物,如果他们在幼小的时候被丢弃,那他们活下来的几率会很小。
这是比你活的还要久的魔女告诉你的话。
话是这么说,魔女们似乎都喜欢人类,因为人类的感情更加丰富,他们的生命很短暂,所以他们会更认真的体会这个世界。
但每次听这些的时候你都会懒洋洋的打哈欠,把自己避事主义者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
因为不会寂寞的啊,所以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
所以在被这个小孩子拽住裙角的时候,你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
“啊…抱歉啊,其实我很怕麻烦…”
拥有碧绿色眼眸的魔女说着,尽管面容精致漂亮,但神情依旧是慵懒的。
“我没法照顾你,也没法保护你。”
但白起并没有退缩,男孩努力的挺直身子,神情是超乎年龄的坚定成熟。
“我会保护你的!”
力量微不足道的人类对着魔女承诺,这是很可笑的事情,但你顿住了脚步。
在白起有点惊喜的眼神里,你慢吞吞的勾起了一个笑容。
“好啊。”你回答道。


李泽言

恶魔都是美丽的,强大的,狂妄的。
但当你真的捡到李泽言的时候,又觉得书上关于恶魔的记载通通都是胡说八道。
的确有着强大的力量,却不懂得怎么使用。
的确有着非常好看的模样,但却始终保持着一副老成又严肃的神情。
但狂妄吗……?你并不觉得,尽管这孩子的确别扭了点,但你还是能察觉到他身上属于孩童的天真依然存在,只是被李泽言自己压抑着。
于是你想尽办法的讨好他。
“唔…你喜欢棒棒糖吗…?”
“哼,幼稚。”
“……棉花糖呢?”
“无聊。”
但男孩一直不屑一顾的眼神还是在你端出的蛋糕上顿住了,随后他尝了一口。
“好吃吗?!”你有点惊喜的问道。
“也不过如此……但我很喜欢。”
李泽言红着脸别过了头去,声音很小,但不难被你听到。
一直灿烂微笑的魔女高兴地抱起了男孩兜了个圈,然后在他大声的抗议中又小心翼翼的放下。
“抱歉……!但你真的非常可爱喔!”


——这是他们长大之后的分割线——


许墨

那大约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不老不死的魔女对着吸血鬼少年,天真的许下了自己的誓言。
并将一直遵守,即使有一天你想要失约,许墨也永远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但你这是非法囚禁!”
失去了从容风度的你颇有些愤怒的抗议,而许墨姿态优雅的牵起你的手,在你手背上轻轻落下温柔的一吻。
“是你曾说过的吧,要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我消亡的那一刻。”
许墨云淡风轻的笑了起来,俊美的面容褪去少年的青涩,墨色眼眸深深地凝视着你。
然后,渐渐变成血腥的红。
吸血鬼的獠牙抵上魔女白皙的颈,他将你轻拥入怀,耳边呢喃着的,是吸血鬼深情的低语。
这是你自己亲口对许墨立下的承诺,而你也将一直兑现,即使你后悔了,但也没法回头了。
“请一直陪伴着我。”
——凡是美丽的,便是危险的。
“直到我消亡的那一刻。”
——但我愿意陪伴你,这个承诺,永久有效。


周棋洛

你后来抛弃了周棋洛,不,那也算不得抛弃,你只是将他送回了天使的种族。
因为你偶然得知的消息,周棋洛不是被天使丢弃的,是他自己迷路在森林,才会被你捡回了家。
那他理应回到属于他的地方,你这样想着,努力忽略掉自己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那好像是难过,但你不太明白。
如果你想要驯服谁,就得冒着掉眼泪的风险。
你驯服了他,但你现在要把他送回去,因为这对你们彼此都好,虽然你想不到好处在哪儿。
但你不希望看到周棋洛不快乐,你也没办法允许自己欺骗他,将他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
魔女可是不会说谎的啊。
你下了一点药,赶着马车连夜将昏睡过去他送到了天使的领地,你没有再多看一眼,但你掉了一滴眼泪,落在他的脸颊上。
后来你独自在森林中隐居了几年,直到某天被叩响了门,青年在你打开门后就抱住了你,声音里带着一点点呜咽。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周棋洛柔软的金发蹭着你的脸,你不安的伸手回抱住他,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你为我掉了眼泪,它落在我的脸颊上,很烫。”
他喃喃的说着。
“你不该丢下我,你该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


白起

曾经对你说过要一直保护你的男孩长成了眉目俊秀的青年,身姿挺拔。
魔女们都曾在聚会上见过你们俩这对奇特的组合,你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没一会就靠着他打起了瞌睡,而白起身子有些僵硬的立着,把肩膀靠向你的动作却很温柔,以便让你睡的更舒服。
“你的那个孩子,很像骑士呢。”
有熟识的魔女对你这么说着,你漫不经心的吃着糕点,目光落向坐在外面的白起。
“他说要保护我的。”
“魔女不需要人类保护的吧,他们本身就很脆弱了。”她反驳你的话。
“不是的喔,他真的在保护我。”你对着魔女不解的目光,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眼神里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的光芒。
那还是他十八岁的时候,赏金猎人找上了你,尽管你避事主义性格鲜少有人知道你,但身为魔女,自然就会就仇家,这是不争的事实。
当时你因为诅咒的缘故,陷入了每年都有一次的,漫长的沉睡。
青年守护在你的门前,没有让赏金猎人踏入一步,当你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白起伤痕累累的模样,还有赏金猎人的尸体。
“……对不起。”这是你第一次掉眼泪,你一边为他治愈着伤口,一边不停的重复着道歉。
“没关系。”白起有点费力的抬起手,轻柔拭去你的泪水,他对着你笑,非常的,温柔。
“我说过我要保护你的吧,现在是,未来也是。”


李泽言

现在你已经不能抱起李泽言了,跟他讲话都要抬头,曾经年幼的男孩如今长成了风度翩翩的青年,气质沉稳冷静。
但和书上记载的,好像还是有点不一样。
比如青年面容冷肃的向你走过来,手中端着的粉红色草莓蛋糕跟他的表情截然相反,却又诡异的有种莫名的契合感。
你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李泽言淡淡的瞥了你一眼。
“你比较好笑!”
你理直气壮的回答着,把眼眸眯成好看的新月。
看到李泽言把蛋糕摆在了客厅的桌上,你试图光着脚从椅子上下来,却被他不容置疑的抱起来往客厅的方向走。
“其实不用这样抱着的……!”你小声的嘟哝着。
对方颇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依旧轻柔的抱着你,把你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地上凉。”他这么说着,脸色有点可疑的发红,在你的视线里又飞快的补充了一句。
“只是怕某个笨蛋感冒,还需要我照顾,麻烦。”
然后你又毫不留情的笑出声。
“你又笑什么!”
“没有啊,只是觉得,你还是像原来一样可爱。”
你舀了一勺蛋糕到嘴里,享受的眯起眼睛,本来只是随意的说说就算了,李泽言却盯了你很久。
然后他探身过来,在你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亲吻了你。
然后你就呆住了,看到李泽言唇角扬起微微的笑意,还有那双逐渐显露的,属于恶魔的眼睛。
“甜的。”他如是说道。
“你别忘了,我是恶魔,但我为你所有。”

评论(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