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潜移默化》④

#互相抢夺婶婶临幸(?)的日常
#刀男们的修罗场:D搞事小能手就是我
#婶婶:我后宫起火了,救命!

潜移默化①

潜移默化②

潜移默化③


四.鲶尾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的场合

 

鲶尾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是一同来到这座本丸的。


当时审神者刚上任不久,锻造出来的第一把刀是笑面青江,加上初始刀加州清光,在明显战力不足的情况下,审神者非常果断的把本丸里尽数的资源都送去了锻刀室,然后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那就是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少年。


在最初的时光里,就是这四把刀陪同审神者度过了最青涩的日子,他们与审神者的关系也可以说是走的最近的,比如审神者有着一年不换任何近侍的壮举,笑面青江也荣幸的获得了最勤劳刀剑的名号,直到后来的工作事务越来越忙,审神者才决定每周更换近侍人选。为了不让笑面青江太过疲惫。


审神者是个很恋旧的人,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整整一年她的近侍都是笑面青江,比如一队的队长始终是加州清光,比如每周末时她都会去拜访鲶尾与骨喰

 

比如现在。

 

骨喰藤四郎坐在树下读书,侧脸沉静精致,少年微眯着绛紫色眼眸,修长手指拂过书页,神色专注,带着点微不可察的柔和。

 

审神者端着甜点远远地走过来就看到了他,微微一怔后四处看了看,却没看到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犹豫了下咬了咬唇走到骨喰藤四郎身边坐下。

 

身边突然多了个人,伴随着衣物上好闻的皂角香气,骨喰藤四郎抬了抬眼,目光所及的就是审神者灿烂的笑颜。

 

“今天果然在这里看书呢,所以我就带了些自己做的糕点来…话说只有骨喰你一个人吗?鲶尾去哪里了?”

 

审神者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很放松的靠在骨喰藤四郎的肩膀上,后者则微微一僵,却并没有拒绝或者退却,肩膀往旁侧了侧,以便审神者能靠的更舒适一些,胁差略长的银发很柔顺的拂过了审神者的脸颊,或许是错觉,审神者看到骨喰藤四郎的脸上浮起些许红晕。

 

“他刚刚还在这里,现在又不知道去哪儿了。”看到审神者似乎已经找到了很舒适的位置靠在他肩膀上,骨喰藤四郎继续低着头看书,淡淡开口道。

 

然后就有一块糕点递到了他唇边,胁差呆了一下,侧头去看审神者,她还抬着手,发觉到骨喰藤四郎的目光,对着他笑了笑,示意着骨喰藤四郎张口。

 

审神者很好看。眉眼秀气,笑起来会弯起眼眸来,像小月亮。

 

骨喰藤四郎鬼使神差的张嘴,任着审神者把糕点喂进了他口中,很松软,也是恰到好处的甜分,至少骨喰藤四郎并不觉得难吃。

 

看到骨喰藤四郎并没有皱眉,审神者放下心来似的,直起身认真的握住了骨喰藤四郎的手,眼睛闪亮亮的。

 

“这是我请教了烛台切好久做的糕点,中间出了好多次差错才做出了现在这个样子,骨喰觉得好吃吗?”

 

少女的声音里满含期待,手上感受到的也是她暖洋洋的温度,骨喰藤四郎僵住没有动,不自然的别了别头,但很快又望向了审神者。

 

绛紫色的眼眸流动的是柔和的光彩。

 

“很好吃,我很喜欢。”一字一顿,骨喰藤四郎认认真真的说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审神者脸有点红,握住的手也很快被松开了,胁差有点困惑的拧起眉,随之目光又变得专注了起来。

 

审神者只看到骨喰藤四郎越凑越近,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经过上回宗三左文字的事情之后,她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好直接推开胁差,只得呆住不动。

 

而骨喰藤四郎与审神者的距离越来越近,审神者紧张的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随后却被从背后抱住了,审神者想睁开眼睛,所及却依然是黑暗,反应了一下才发觉是有人用手遮住了她的视线,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清朗声线。

 

“要不要猜我是谁呢?大将!”

 

“不用猜也知道是鲶尾了吧!”审神者拉开了遮住她眼睛的手,转身过去很熟稔的跟眼前的少年打闹起来,鲶尾藤四郎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耀眼,晃了晃头顶的呆毛笑嘻嘻的和审神者嬉闹。

 

银发胁差依然安静的坐着,目光又落回了书页上,只是显得心不在焉了些。

 

“哎是大将做的糕点吗?很好吃的!”鲶尾藤四郎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笑眯眯的夸奖着审神者,空闲的手很自然的揽住了少女的腰身,以防试图来拽自己呆毛的审神者跌倒,若是在远处看来,倒真的像是对亲密的情侣似的。

 

“刚刚骨喰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觉得好吃我就很开心!”审神者被鲶尾藤四郎的话吸引去了注意力,不再伸手去拽他的呆毛,而是握住了胁差的手走到了骨喰藤四郎的身边,背靠着树坐下。

 

骨喰藤四郎与鲶尾藤四郎一左一右坐着,坐在中间的审神者瞬间就感觉心跳快了好几拍,不由得懊恼起自己不该选择中间的位置,简直对心脏是一种折磨。

 

因为他们两个都太好看了啊……审神者在心里嘀咕着,然后黑发的胁差就探手过来拽了拽审神者高高束起的马尾辫。

 

“虽然大将跟我扎成一样的头发我很开心,而且这样也很好看,但总觉得散开头发的大将更好看喔?”鲶尾藤四郎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审神者的伸手阻拦扯下了她的发绳,然后心满意足的看到了漆黑的柔软长发滑落到自己手中。

 

“我也不想束发的,但是晚上时之政府那边有报告的啊!快帮我把头发扎回去!”

 

审神者最不喜欢的就是扎辫子,但奈何每次去时之政府的时候都要测试审神者目前的灵力状态,如果散着头发很不便于行动,每次她都只好拜托乱藤四郎给她束发。

 

鲶尾藤四郎却不肯接过审神者手中的梳子,笑容里带几分少年恶作剧的玩味,审神者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开口求一下恶作剧得逞的胁差,骨喰藤四郎却抬起头来出了声。

 

“我来吧。”

 

乌黑的长发被少年动作温柔的梳理着,漆黑的发衬着少年白皙的手,颜色分明。

 

“刚刚骨喰好像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因为突然就…离我很近。”审神者犹豫了会还是问道,两人都没有察觉在一旁无聊的含着草叶的黑发胁差目光有意无意的望着这边。

 

“刚刚大将的头发上,有落叶。”骨喰藤四郎沉默了一下,依然认真的梳理着她的长发,动作不算特别娴熟,有几分生疏,所以有点慢,但尽量的放柔了动作。

 

“这样啊。”审神者像是松了口气,却又遮不住眼里划过的一抹失落。

 

夕阳斜沉的时候,倒映在少女的眼眸里的,是很温暖的橙红色光芒。

 

“那么谢谢骨喰啦!还有鲶尾也是!我要走了,啊还有!我做的糕点要全部吃完!”

 

审神者与他们告别之后,气氛又回到了之前的沉默状态。

 

骨喰藤四郎走回树下,却看到鲶尾藤四郎拿着他的书,银发胁差有点困惑,然后望见的是鲶尾藤四郎了然的笑容。

 

“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骨喰你就在看这一页吧。”

 

鲶尾藤四郎扬手指了指。

 

“我回来看到你和大将的时候,你也在看这一页,这一页整整看了一下午呢。”

 

面对着鲶尾藤四郎有几分调侃的语气,骨喰藤四郎却不为所动,抬手拿过了鲶尾藤四郎手中的书,语气淡然听不出几分情绪。

 

“兄弟也是吧?看到了我跟大将之间距离那么近,所以才很快的跑了过来不是吗?”

 

骨喰藤四郎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一番分析倒让鲶尾藤四郎怔了怔,黑发胁差在愣怔之后很爽快的笑了起来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小心思。

 

“当然啦,看到你们之间那么奇怪的气氛,我当然要过来打扰一下。”

 

“兄弟跟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鲶尾藤四郎挑了挑眉,微微晃了晃头顶的呆毛。

 

“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骨喰跟我想的,就是一样的吧。”

 

不是反问的语气。

 

骨喰藤四郎沉默了,握了握拳,似乎是犹豫了很久才开口,绛紫色双眸流动不明意味的光:“即使是兄弟,我也不会让步的。”

 

他语气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与谨慎,鲶尾藤四郎盯了他一会,却突然笑出了声拍拍骨喰藤四郎的肩膀。

 

“我也正有此意,来公平竞争如何呢?骨喰。”

 

骨喰藤四郎无声的勾了勾唇角,良久轻声答道。

 

“好。”

 

看来鲶尾与骨喰的场合,胜负还没有对决出来呢。


——TBC


其实是有点按照自己写的,第一把初始刀是清光,然后第二把锻造出来的就是青江啦,中间因为内存问题卸载过一回,然后没忍住又下了回来,下回来之后锻造的第三四把就是鲶尾跟骨喰。

emmm所以有什么希望谁跟谁争风吃醋的可以在评论讲喔!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