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潜移默化》③

#互相抢夺婶婶临幸(?)的日常
#刀男们的修罗场:D搞事小能手就是我
#婶婶:我后宫起火了,救命!

《潜移默化》①

《潜移默化》②

三. 宗三左文字和加州清光的场合

当审神者听到宗三左文字是本周的近侍时,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倒不是不喜欢或者是厌恶,只是打刀周身始终环绕着阴郁而忧伤的气息,远远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于一向喜欢跟刀剑打成一片的审神者来说实在难以接近。

 

尤其是审神者厚着脸皮凑过去时永远会得到一句,啊,您也是因为美丽才使用我的吗?

 

说这话的宗三左文字半眯着异色的双眸,微弯成浅浅的新月,似是带着若有若无的苦笑模样,让审神者心里竟然有几分负罪感,只好不再去开导他。

 

不过幸好的是江雪与小夜都在宗三之前便来到了这座本丸,有了家人的宗三起码在日常的时候还是笑的很温暖的,只有在面对审神者的时候,立刻拉下了脸,摆出一副无比悲伤地神态。

 

所以说是被讨厌了吗???明明在面对别人的时候,打刀还是会露出温柔笑靥的。

 

审神者趴在桌子上,无心处理本周的公务,纸张凌乱的摆放着,微微卷起了边,但她丝毫没注意到的样子,反而苦恼的伸手揉乱了原本细心理顺的长发,毫无形象的整个人趴于案上。

 

宗三左文字走进屋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审神者这幅失去梦想变成咸鱼的样子,眸光微微闪了闪,他轻咳了一声,向审神者示意自己的存在,但审神者完全没有听到,依然沉迷在啊今天的宗三也是如此讨厌我的消沉状态中,直到宗三左文字忍无可忍走到审神者跟前,抬手敲了敲桌案。

 

“主公选我来当近侍,就是为了让我看到您如此懈怠的样子吗?”宗三左文字毫不客气的开口,审神者才像大梦方醒一般的慌忙起身整理凌乱的桌面,模样像受惊的鹿。

 

“万分抱歉!我刚刚走神了!我马上开始处理本周的工作!”审神者根本没有抬头去看宗三左文字的神情,她的性格很好说话,基本跟刀剑们都能打成一片,唯有宗三左文字让审神者颇为苦恼。虽然他也会带着温柔笑容,但与审神者说话时,总能让她感觉到一种明显的疏离之感。

 

即使他为自己而战,即使他恭敬的唤着自己为主公,也无法改变这份疏离感,审神者自认从未将他当做笼中囚禁的鸟,也会派遣他去往战场,但宗三左文字的态度对她始终是那份远离的陌生。

 

宗三左文字安静的坐在一旁,望着认真处理政务的审神者,少女的侧脸很精致,是柔和的线条,微微低垂羽睫,间隙轻轻颤动,今天她没有束发,而是任由长发柔顺的披散至腰际,似乎是碰上了什么要思考的东西,审神者轻拧了眉,思虑许久才落笔,笔尖划过纸页传来沙沙声。

 

真是,非常的沉静而美好。宗三左文字想着,他望着审神者出神,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并不是厌恶,宗三左文字只是单纯的想要回避审神者给予的温暖,因为他怕无法抑制心里的贪婪,想要索取更多的情感,想要独占这份毫无保留的温柔。审神者从来没有轻视过他,将他当做无用的观赏物,反而非常的重视他,非常认真的对待,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埋下了名为情感的种子,宗三左文字发觉了这点。

 

根本无法独占的啊,这份感情,怎么会得到回应呢?不如远离才好。宗三左文字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所以这样远远地看着,很好。宗三左文字一直这么想。

 

然后敲门声中止了宗三左文字的出神,审神者也显然听到了敲门声,她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宗三左文字,才喊道让敲门的人进来。

 

“主人!中午好!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呢!”是阳光清澈的少年嗓音,看到加州清光灿烂的笑容时审神者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屋内的气压在加州清光到来之前十分的低沉,尽管宗三左文字并没有任何表示,但审神者其实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直到加州清光进来,审神者才如获大赦似的松了一口气。

 

但好像突然感觉屋内的气压更低了是怎么回事……?

 

“嗯…处理政务我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啦!咦今天是涂了新指甲吗?很好看!”尽管察觉到屋内刹那间降至冰点的气氛,但审神者又很快被别的吸引去了注意力,伸手很自然的握住了加州清光的手,扬起好看的笑脸来。

 

少年模样的打刀眼里划过一瞬间的惊喜神色,像需要宠爱的猫咪一样去蹭审神者的肩膀,同时也反握住了审神者的手,带着一点点的骄傲语气:“主人也发现了我新涂的指甲吗!那今天的我有没有更可爱一点呢!”

 

“有啊!越来越可爱了!我很喜欢可爱的清光喔!”审神者并没觉得付丧神如此亲密的举动有任何不妥,任由加州清光亲密的蹭着自己的肩膀,并没注意坐在一旁的宗三左文字神情变了变。

 

“主公不能一直这样玩忽职守呢。”宗三左文字淡淡的出声提醒,审神者还没来得及开口,加州清光已经抢先开了口,黑发的付丧神眯着眼勾起好看的笑容,与宗三左文字对视:“我也可以帮忙把主人的工作做好的!宗三先生不必这么严格啊!”

 

审神者有点感激的望了一眼加州清光,后者对她扬起一个微笑,这幅场景又落入了宗三左文字的眼里,而他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本周的近侍是我。”付丧神轻声开口,是非常柔和的声线,至少在审神者听来是,但加州清光意外的微变神色,颇有些疑惑的望向面容平静的宗三左文字,似乎想从他神情里看出些什么来,但又摇了摇头。

 

“宗三先生是否想错了什么?你需要的跟我并不一样,我不是想抢近侍的位置喔,而是……”加州清光急急的解释,宗三左文字却出声打断了他。

 

“我需要的,与你,与你们,是相同的。”

 

需要的不是来自主人对刀剑的爱,他所求的,与他们相同。

 

“啊,原来是这样的吗……”加州清光笑了起来,握着审神者的手紧了又松,要确认什么一样,抬头认真的望着审神者的眼眸。

 

“主人会,一直爱着我的吧。”

 

“我会越来越可爱的,请一直,一直爱着我,会吗?主人。”

 

刚刚的对话审神者并没有听明白,所以只是安静着没有出声,当加州清光望着她提出疑问时,审神者心里生出几分疑惑,但依旧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会的,我一直爱着清光呢。”

 

阳光映在少女白皙清丽的脸颊上,眼眸璀璨,加州清光一时怔愣几分,回神才微微敛了眸没再去看审神者。

 

“既然知道了答案,那我就先走啦,不打扰主人了哦!宗三先生也是!晚饭见。”

 

他并没有掩饰有一点点小得意地神色,宗三左文字也看到了他的表情,目光微动并没开口,只是微微点头,审神者扬了扬手,又目送着加州清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转过身回到桌前继续处理公务。

 

屋内又陷入了沉默。

 

审神者咬着笔杆,偷偷地抬眼打量宗三左文字,他背对着她,身影显得寂寥又美丽。

 

“咳…宗三,明天的远征,不如你带队去吧?”审神者放下笔,试图缓和一下屋里沉默的气氛,但宗三左文字却没回答她,这让审神者有点尴尬。

 

反正…这尴尬的场景只有宗三能看到了…审神者握着笔,笔尖在纸上点了又点,直到她以为宗三左文字不会再回答她的话时,付丧神却又缓缓地开了口。

 

“这样真的好吗?放飞了笼中之鸟?”

 

他起了身,走到了审神者面前,目光淡淡的望着不知所措的审神者,她的神情被他尽收眼底,无意识的咬唇,还有因为他的目光,而紧张的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只好紧紧捏着衣角的手。

 

宗三左文字微微的扬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

 

“开玩笑的。”他说。

 

付丧神微微俯身,长发柔顺滑落到脸颊旁,眯着异色的眼瞳,审神者可以清晰地在他眼里望见自己的身影,只是还未回神,就有轻柔的吻落在了唇上。

 

是吻。

 

审神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柔和亲吻只是一触即离,宗三左文字就抬起了头,又对着审神者露出了微笑。

 

“除了您的身边,我再无归所。”

 

宗三左文字与加州清光的场合,没想到宗三在行动上更胜一筹呢?

 

——TBC

 

本来是想写小段子,现在好像写成了奇怪的长篇…走一步看一步吧…

啊还有可以在评论说一下想看谁互相争风吃醋嘻嘻嘻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