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潜移默化》②

互相抢夺婶婶临幸(?)的日常
#刀男们的修罗场:D搞事小能手就是我
#婶婶:我后宫起火了,救命!

#上篇点这里

 

二.堀川国广与髭切的场合

 
预警:本篇刀剑性格可能会有ooc。

 
审神者一向不太喜欢阴雨连绵的天气,虽然说坐在本丸里抱着毛绒绒的狐之助看雨景也是件很悠闲的事情,但是她一向是严于律己的性格,在这种可以休息的大好时间反而不知道该去做点什么了。

 

尤其是有位人妻属性满点的近侍将审神者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审神者抱膝坐在阶梯上安安静静的看着胁差忙碌来去的身影,到嘴边想要他休息一会儿的话又数次咽了回去。因为实在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难得有这么轻松的时间,主人还是好好休息吧,作为本周的近侍,我会替主人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堀川好像是这么说的吧,少年脸上的神情很认真,虽然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温柔,语气里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于是审神者只好听话的坐到阶梯上,看着胁差把她的屋内屋外打扫一新,处理完了所有的本应是审神者去做的政务工作,最后还很贴心的给闲着的审神者端来了切好的水果。

 

审神者:“……”

 

真的觉得良心很过不去啊怎么破!!!

 

看着堀川远远地晾晒衣服的身影,审神者犹豫了一下,决定起身去帮忙,再这么闲下去什么也不做,她的良心怕是要千疮百孔。

 

只是审神者起身的时候,一只手却按在了她的肩膀上,随后是男子温柔的嗓音。

 

“主人要去做什么?”

 

这声音审神者熟悉得很,不用回头也能喊出他的名字,但她还是笑眯眯的转身看着同样对她展露温柔笑容的太刀问好。

 

“髭切,中午好啊,我正要去帮堀川晾衣服。”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却依旧没放开按着审神者肩膀的手,反而加重了力道把她按回了阶梯上坐着,又跟着一起坐了下来,距离太近,审神者身上浅淡的花香气弥漫在两人周围。

 

髭切眼眸深了些许,却很好地遮掩着那几分暗沉的情绪,微微上扬唇角露出虎牙,伸手去触碰审神者束好的长发。

 

“主人已经很久没来看望过我和弟弟了哦。”

 

语气里带着失落。

 

审神者怔了怔,没注意髭切伸来的手,她回想了下,最近的确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去极化旅行的短刀们身上,鲜少去探望太刀。

 

果然还是自己关注不够了,连髭切这么温柔的性格都…审神者有点懊恼自己的失误,丝毫没注意到太刀的另一只手也挽了过来,等她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髭切圈进了怀里。

 

“哎…髭切。”她唤了一声太刀的名字,试图从他怀里退出来,青年却搂住了她的腰,低垂着头埋在她肩膀上,以一种十分亲密的姿势与她拥抱着。

 

“这十几天一直都在大阪城下,很累呢……”

 

他的声音很轻柔,审神者听出了一点点撒娇的意味,她没再后退,而是安抚性的拍着髭切的背,微笑着哄他。

 

“好啦好啦,髭切很辛苦呢,所以休息一会儿吧。”

 

“主人也觉得我,很辛苦吗?”听了审神者的话,髭切反而抬起了头望着审神者,眼眸幽深的让她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嗯,这么多天辛苦髭切了。”审神者认认真真的点着头回答道,然后看到了太刀的笑脸,听到了更温柔的声音。

 

“……主人是爱着我的吗?”

 

爱……?

 

她茫然的抬起头来,触目所及的,是太刀美丽而耀眼的金色眼眸。

 

被蛊惑了吗?审神者想,轻轻地点着头,对髭切作出回应。

 

仿佛是得到了想要的反应,太刀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修长的手指微微点在少女柔软的唇上。

“那么,会一直爱着我吗?”

 

会一直爱着我吗?说出来,告诉我你心中所想。

 

告诉我,那个我想要的答案。

 

她依言点头,眼神迷蒙而顺从,束发的红绳不知何时被太刀解开,长发倾泻在肩膀,显得她单薄而美丽。

 

髭切微微扬起唇角。

 

“那么…まき…愿意与我,永远在一起…”

 

“你在做什么?”

 

是少年清冷的嗓音,不似平日的清朗温和,髭切没有丝毫惊讶的抬头,只是揽着审神者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是堀川呢?”太刀微笑着道,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堀川国广却依旧冷着表情,径自走到髭切身前。

 

阴影遮住了他脸上的神情,髭切眯起眼睛看他,却忽然觉得怀中一空。

 

堀川国广将审神者抱了起来,以防备性的姿态,少年的身量并不高,却意外给人非常可靠的感觉。

 

“哎呀,被抢走了呢。”髭切笑了笑,很轻松的站起身来,微微眯着眼眸,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勉强回过神的审神者打断了。

 

“咦…堀川?怎么会…我刚刚不是?”审神者迷迷糊糊的望向堀川国广,胁差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再抬头时眼神却又冷冽下来。

 

“髭切先生,你逾越了规矩。”堀川国广紧紧抱着审神者,语气带着警示意味。

 

太刀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讽刺的轻笑了一声。

 

“从始至终,我可都没有认同过三日月的提议呢,只不过这次输了呢,我也只好按照他的话来公平竞争了。”

 

“但是,你没有想过吗?像我所想一样,独自占有。”

 

髭切只是风轻云淡的留下了这两句话,便转身离开了,堀川国广抱着审神者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与平日不相同的阴沉。

 

“堀川?”审神者在迷蒙里又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少年才好似回过神来一样,绽开温和笑意,澈蓝色的眼眸里那些暗淡的情绪,顷刻消失不见。

 

“主人困了吗?不如休息一下吧?”

 

还迷迷糊糊的审神者很听话的闭上眼睛,任由堀川国广抱着她进了卧室,将她轻轻放在床榻上。

 

审神者很安静的沉睡了过去,堀川国广站在她的床边,犹豫许久还是微微俯身,在审神者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吻。

 

有没有想过独自占有呢?怎么可能没有想过,那是如此温柔,温暖的审神者。

 

但即使知道了真名,又能如何?就像三日月先生所说,若是真的独自占有了审神者,只怕她永远也不会展露笑颜了吧。

 

他们小心翼翼,守护着的珍宝,再也不会露出笑颜,那将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刀剑们认同了三日月宗近的提议,即使知道审神者真正的名字,也没有去试图带审神者神隐,而是选择了所谓的公平竞争。

 

堀川国广也是如此。

 

收敛起疯狂叫嚣的占有欲,而是选择了守护。

 

“我会,一直在您身边。”他微笑着说,凝视着审神者,目光温柔的不可思议。

 

 

 

看来堀川与髭切的场合,堀川更胜一筹…?大概吧。

 

——TBC

 

这里说下我的一点私设吧,就是审神者的名字已经被本丸的刀剑们知晓了,然后分为两派,一派是保护审神者,公平竞争,慢慢培养感情让审神者自己选择,还有一派就是想神隐婶婶啊(嘿嘿嘿)大概就是这样的。

本来是想写小段子,现在好像写成了奇怪的长篇…走一步看一步吧…

啊还有可以在评论说一下想看谁互相争风吃醋嘻嘻嘻嘻。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