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王者荣耀/邦备《爱恨》

#深夜脑洞的产物,一篇刘邦的自戏
#我知道我写的很不ok

眼前这被束缚着动弹不得的青年有着清俊的模样,却能从眉眼里瞧出几分熟悉来,抬手捏起他下巴细细打量,对上他那双满是不甘的赤红眼瞳不由得愣怔几分,青年眉目间依稀与自己有五六分相像,拧眉思索回忆许久才想起这人名字似乎是刘备,似乎还是祖孙关系。
勾唇对着人戏谑一笑,不自觉舔了舔唇间犬齿,在异世沉睡的久了,成了吸血鬼,活过几百年对人间的事也鲜少有兴趣,只是没想到一时兴起捉回来的猎物竟与自己还颇有几分渊源,捏着人下巴的手松开,改为抚摸他柔软的蓝色长发。
“玄德,见了祖宗,不跟我打声招呼?”
意料之中看到他愤恨眼神和一声冷哼,不由得想起曾经这人年少时候,青涩又腼腆,笑容干净眼神清澈,如今模样没变多少,性格倒是变了许多,但也更吸引人了。
手下蓝色发丝触感柔软,心情很好的帮他理顺长发,视线转而落在他白皙颈间,微舔唇瓣想象那人鲜血是否如自己幻想一般甜美,即是想了也是这么做了,俯身埋于他颈间,半眯眼眸微微吐息,感受到那人控制不住的轻微颤栗,低低的笑了声,犬齿抵在他白皙肌肤,没多犹豫,伸手揽住他抱进怀里,空闲的手去遮他的眼睛。
“可要好好的感受我,玄德。”
刺入冷白肌肤,鲜血滋味果然如想的一般可口,脑中成形的想法不断叫嚣,初拥他,让他一辈子陪在身边。
那这无趣的世间还算是有了几分意思。
再抬头时望见他脸上红晕,扬眉轻笑伸指拭去自己唇边血渍,点在他紧咬的唇上,浅浅的抿上一层红。
“我并不在意你恨我。”
当然不在意,反而求之不得。
恶之花在指尖盛开流连,半强迫的将自己血液渡进他唇齿间,再俯首吻上,任凭血腥味在两人口中交互蔓延,直到他不得不将鲜血咽下,才依依不舍离开青年柔软的唇。
“玄德,你是我的了。”
微笑着对他如是说,抬手将他凌乱长发别到耳后,看得到他眼眸里深深倒映的自己,也看得到他眼里分明的愤恨痛苦。
但自己并不在意。
恨也好,爱也罢,将这些感情,通通交付于我。
把你的全部给我,什么都不要留下,让我完全占有你,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总是要血泪纠缠的,总要爱恨交织的,不然这碌碌世间可太无趣了,我说的对吗?我的小教父。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