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潜移默化》①

#互相抢夺婶婶临幸(?)的日常
#刀男们的修罗场:D搞事小能手就是我
#私设本丸刀男知道婶婶的真名
#婶婶:我后宫起火了,救命!
#有一点点暗黑向

一.笑面青江与乱藤四郎的场合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笑面青江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眯着眼望向太阳,懒洋洋的想。

他很喜欢温暖的感觉,金色的刀装,耀眼的太阳,还有自家审神者温柔的拥抱。

这么一想真是美滋滋。

如果没有看到乱藤四郎正亲密的贴在审神者身边的话,笑面青江觉得他这一天肯定会心情不错。

但前提是没看到乱藤四郎一脸天真的对审神者占便宜。
樱吹雪时间结束了,笑面青江脸上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抚过冷冰冰的刀剑本体,笑面青江带上微笑的表情向审神者和乱藤四郎所在的方向走,轻咳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

两个人亲密的悄悄话被打断了,审神者茫然的抬起头,看到笑面青江似笑非笑的站在她跟前。

“啊,青江!”

她扬起笑容来,习惯性的抬手想去握住胁差的手,审神者知道笑面青江很喜欢温暖,但即使刀剑化身成人,温度也只是冷冰冰的,所以她一向都会主动去握住笑面青江的双手,试图给他一点点热度。

但这回手却没有伸出来。

乱藤四郎牢牢的抓住了审神者的手,眯起蔚蓝色的眼眸对着她撒娇一般的笑着。

“主人还没有帮我绑好头发呢!”

少年的语气带着一点点任性,又含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失落,表情像被主人抛弃的幼兽。但实则手的力道一直没有松开过。

笑面青江目光落在乱藤四郎与审神者相握的手上,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啊…是这样的,但是见到青江我也要向他打招呼的啊。”

审神者挣了一下,乱藤四郎却固执的不肯放开手,她只好无奈的叹口气,柔声哄着明显闹了别扭的短刀。

然后抬头向笑面青江挤眉弄眼的求救。

胁差扬了扬唇角,却没有丝毫想要出手帮忙的意思,只是目光意味不明。

审神者抿起了唇,盯着笑面青江的眼神里充满了委屈的神色。

乱藤四郎半晌没应答审神者的话,只是又往审神者怀抱里钻了钻,紧紧搂住了审神者的腰。

这种得寸进尺的表现让笑面青江扬了扬眉,慢吞吞的开口。

“我只是顺道路过,天气这么好,自然要去做些爱做的事情,所以没必要那么如临大敌呢。”

笑面青江的语气很轻松。

乱藤四郎从审神者的怀里抬起头,与笑面青江对视着,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阳光洒在短刀精致的脸庞上,他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笑了起来。

“青江先生误会乱的意思啦!我没有对青江先生的到来觉得如临大敌哦?”

“是吗?原来并不是不欢迎我?那我十分荣幸。”

笑面青江也从容的答着。

短刀与胁差对视,互相给了对方一个笑脸。

场景气氛和谐团结友爱,但审神者就是觉察到有噼里啪啦的火星往外迸溅。

她疑惑的拧起了秀气的眉。

“那么我先走了。”在审神者想要开口说话之前,笑面青江很自觉的转身告辞。

“晚饭见!青江先生!”乱藤四郎笑眯眯的摇着手,审神者的手也终于解脱了他的束缚。

“乱的力气很大呢,我竟然没有挣脱开。”

审神者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由衷说着,乱藤四郎还趴在她身上没有起来,闻言只是轻声的笑。

少年干净的蔚蓝眼眸望着审神者眼睛,只是除了笑意好像还有一点点别的东西存在。

是深切的爱情?还是狂热的占有欲?

又似乎两者都有。

“主人一直怎样看待乱呢?”

少年长长的金发没有扎起来,很柔顺的披散着,微微弯起的眼眸也好看的不像话。

“哎?其实是觉得很像女孩子,但今天也突然发现,跟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审神者如实回答,抬头却看见乱藤四郎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近。

轻柔的吻落在脸颊上。

“主人如果一直这么不设防备的话,我也不能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喔……?”

他的声音很柔和,像是很远的地方飘来,让审神者有点恍惚。

像是束缚着的,柔软水草,湖绿的颜色,丝丝缕缕的,包围了她。

少年想要吻上她的唇,审神者有点失神的望着他的蔚蓝色眼眸,没有做出拒绝的举动。

“但她已经染上了我的颜色呢。”

有熟悉的慵懒声线传来,只是不像平时含着笑意,而是带着一丝丝怒气。

审神者猛的回过了神,有点讶异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笑面青江又折返了回来,唇角依旧上扬着弧度,只是似笑非笑的,依稀可以看到被额发遮掩着的,赤红色的眼瞳。

“果然青江先生是很有威胁的存在。”

他没有看错,也没有分析错。乱藤四郎从审神者的怀里起身,对着笑面青江笑了笑。

“但…已经知道了真名…不会轻易退出的呢…”

“请随意,但是现在我想主君该回到我身边。”

笑面青江走了过来,没有丝毫迟疑的抱起了不知何时沉睡过去的审神者。

乱藤四郎没动,只是眼神不甘心的意味很明显。

“我想,不止你一人,知道了真名,但应该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这种手段。”

“三日月没有告诉过你吗?在她,没有彻底表露出心意所属一人之前,我们所做的只能是…”

“公平竞争。”

笑面青江说着,头也不回的抱着审神者离开,怀里传来的热度很温暖,让他心情转好了些。

乱藤四郎静静地看着笑面青江的背影,直到消失,才又蹲下了身,望着自己手中紧握的精致蝴蝶结发呆。

“本来想这样做快一点,但是大家果然都很聪明呢,尤其是三日月大人,提出了要求,果然很狡猾。”

短刀自言自语着,但软糯的语气更像抱怨。

“看来只能公平竞争了呐。”

但是总觉得,青江先生与审神者之间的气氛,非常的古怪。

另一边审神者很快便醒来了,才发现自己被胁差抱在怀里,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咳…青江,不然把我放下吧…”

“但是我觉得…这样很温暖。”笑面青江坐在长廊上,以一种亲密的方式,拥抱着审神者。

审神者脸更红了,急着想要起身,笑面青江倒是没拦着她,笑吟吟的松开了手。

然后审神者绕到了笑面青江的身后,从背后拥抱住了胁差。

她的眼睛肯定是闪亮亮的,笑面青江不用看也知道,唇角的宠溺笑意掩饰不住。

“这样会觉得温暖一点吗?”

审神者小声的问着。

“这样算是,染上你的颜色吗?”笑面青江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对方没有出声,但胁差却分明察觉到身后的审神者在点头。

审神者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绿色发丝与审神者的黑色长发纠缠在一起,但谁也没有去打理的意思。

这样好像,也不错。审神者微红着脸想。

笑面青江难得的沉默,笑容却是志在必得。

看来青江与乱的场合,毫无悬念是青江先生轻松取胜了呢。

——tbc

所以大家下章想看谁跟谁争风吃醋:D可以提建议喔,啊顺便说这篇文大概会写个七章所以请放心大胆的提出你的想法!想看谁与谁争取审神者的恩宠!
对青江格外的好是因为我太太太喜欢他呀!!!

评论(2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