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四大欠王/局路《日出》

#HE 半现实向
#短篇不虐
#ooc有 矫情有 有bug别介意我没爬过泰山…

一.

那是个并不美好的下午,尽管有温柔的阳光暖洋洋洒在痒局长肩膀。
修长手指按在鼠标右键上,微微使力,玫红发色的青年盯着电脑咬牙切齿,仿佛在看着上辈子的欠债百万的仇人。
已经打了整整一天没有办法存档的恋爱解谜游戏,痒局长的耐心本来就到达了极限,偏偏这个游戏非要在他发疯的边缘试探。
比如眼前电脑屏幕上张扬的红色英文字母,颜色鲜艳非常刺眼。
GAME OVER。
背景音乐恶劣的响起来,喜气洋洋的简直像是在举国欢庆因为痒局长的一个失误导致整个游戏要重头再来。
狗一样的。
痒局长啧了一声,眯起异色眼瞳,视线有点冷,但一张口还是柔软声线,反差很大,却让人意外的并不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这游戏他玩了整整一天,是狮子推荐给他的,解压文件的时候用了很长时间,痒局长一边煮面一边沉思狮子是不是传给他女装山脉这种类似的游戏,还非要搞的这么神秘兮兮。
打开游戏的时候痒局长犹豫了几秒。
这倒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游戏,痒局长简单的看了看介绍,是款解谜为主,恋爱为辅的游戏。
只不过游戏界面上的人物立绘起来有点奇怪。
这个游戏就是要拯救被困于城堡中的主角,只不过并没有给出任何立绘,而是漆黑的人影。
听说是要通关才会放出人物立绘。
狮子善意的提醒痒局长。
痒局长点点头,没注意那剪影的样子实在有点过于眼熟,开了录屏软件专心玩起游戏,这一玩就整整一天,这游戏没办法存档,经历数次卡关重来之后,痒局长认为自己的忍耐力再创新高。

不仅让人感叹玩物丧志,
玩游戏让痒局长失了智。

本着很好你这个辣鸡游戏你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霸道总裁一样的原则,痒局长坚持不懈,谨慎认真,一步步打到了城堡的最后一层。
最后的选择是左右两扇门,占有与放手的分界线,痒局长想了想游戏的根本目的就是说明爱是放手吧,所以毫不犹豫的选了右边的门。
选的时候还沾沾自喜。
然后成功打出了喜闻乐见的BE结局,图片是一片漆黑里蜷缩着的青年,兜帽遮住了整张脸,只能依稀分辨出有赤红色的眼眸。
眼神无助而绝望。

【只差一步就带回了您的爱人呢,您的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可有时候,爱更是因为拥有,才能拯救。恭喜达成结局,一步之遥。】

漆黑屏幕上是纯白的字体,音乐也非常喜庆,而痒局长脸上非常平静,其实心里满是mmp。
“贱狗。”
痒局长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骂游戏还是在骂做这个游戏的人,反正没什么区别。
看看天色已近黄昏,痒局长决定去填饱肚子再来跟这个游戏继续较劲。
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步伐慢吞吞的走向厨房,他没关电脑,屏幕一闪一闪跳跃着亮光。
痒局长打开空空如也的冰箱,用一种意料之中的眼神扫视了一圈,除了看到角落里安静躺着的一颗洋葱,就再没看到任何可以饱腹的东西。
于是他厚脸皮的拨通了狮子的电话,
尽管狮子话里充满了你不要来我想和白鼠过二人世界的语气。最后还是让痒局长捎着游戏手柄来,他们三个人正好一起录个游戏,换换心情。

是啊,他们三个人。
痒局长呆了呆,一边披上外套一边随口附和着。
异色眼瞳划过的寥落神色随即被遮掩了。

简单的收拾了要带的东西,痒局长出门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冬天的夜幕总是降临的很早,街道旁的店铺透明橱窗上的饰物琳琅满目,居民楼也星星点点亮起了灯光。
痒局长坐上了公交车,很随意的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盯着外面出神。
公交车上的人不多,痒局长一上来,就吸引了后面几个女孩的视线,低呼了一声后盯着痒局长窃窃私语,他没在意,直到有个女孩大着胆子跑上来要联系方式,痒局长才怔了一下。
“那个…可以,加个qq吗…”
年轻的女孩有清秀好看的面容,咬着唇的样子小心翼翼有几分可爱,痒局长却恍惚间想起另一个人,反应很快的拒绝了。
“不好意思…”痒局长话没说完就到了站,对着女孩抱歉的摇摇头,匆匆起身下了车。
狮子在车站牌那儿接他,刚刚女孩跟痒局长要qq的时候车已经停了,狮子也就看到了那一幕,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想想也知道是搭讪。
于是他吹了声口哨,碧绿眼瞳里满是戏谑。
痒局长懒得理他,骂声狗一样的,便一前一后的往狮子家走,一路上狮子话唠一样的跟痒局长念叨着白鼠如何如何,还没吃晚饭痒局长就觉得吃狗粮就已经吃饱了一半。
“对了,路人给我们发消息了,说他准备去泰山转一圈看日出。”
狮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回头试探的看着没什么反应的痒局长。
“他没给你…发消息?”
痒局长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那个人的名字在通讯录的最前。
一个月,没有任何的消息。
准确的说,是没有给他发过任何的消息。
痒局长脸上的神情被巷子里透出的光挡住,狮子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得他的眼眸是黯淡的。
“不怪他,也不怪你。只是,缘分不对。”
狮子叹了口气,难得的露出几分认真神色,拍了拍痒局长的肩膀安慰道。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A路人与痒局长,也是如此的吧。
夜幕上闪烁的是细碎的星星,映在他异色的眼瞳里,流淌着星光的波纹。
本该是十分明亮的,此刻却黯淡无光。

二.

他们到狮子家里的时候,白鼠准备着火锅,正把菠菜往里面放,痒局长撇了撇嘴,知道今天是吃不到肉了。
不过有晚饭就行,他也没有挑三拣四的想法,三个人聚在一起眼巴巴等着菜熟。过程实在太无聊,痒局长提议直播好了,白鼠和狮子也欣然同意,于是用狮子的电脑,三个人直播煮起了青菜火锅。
由于是周末晚上的缘故直播间的人很快就多了起来,三个人笑嘻嘻的对着观众打招呼,狮子半倚着白鼠,对方则是一脸嫌弃,却没推开他。
痒局长坐在他们两人的对面,看起来与电灯泡没什么两样,还是锃亮的那种。

“白鼠!啊!”狮子用筷子捞了娃娃菜送到白鼠嘴边,半长金发与带着柔和笑意的碧绿眼眸,看起来像是某种讨人欢喜的大型犬,白鼠愣了愣,张嘴吃了,回过神来又飞快的别过头去,但掩饰不了脸上的红。
“好吃吗?!”
“嗯……”
这是笑的春暖花开的狮子和通红了脸的白鼠。

痒局长捞面的时候抽空瞟了一眼弹幕,弹幕上的狮鼠发糖刷了屏,偶尔可怜兮兮的夹杂着几句局路没糖,然后又很快被弹幕淹没。
好不容易狮鼠发糖的刷屏弹幕停了下来,没过多久却又整齐的刷起了路人在哪儿,痒局长视而不见,转过头专心致志的吃火锅。
“路人啊,他出去旅游了啊。”白鼠倒是回答了弹幕上的问题,被弹幕上的小道消息吸引了注意力。
【老大在跟KB一起直播爬山看日出233】
狮子眯着眼睛,大声的把弹幕上的话重复了一遍,唇角的笑容更像是幸灾乐祸。

狮子讲话时候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只要不开口唱歌,但此刻痒局长放下手里的筷子,无端觉得狮子的声音很刺耳。
“局长绿了。”白鼠看着电脑屏幕同样默默的补刀了一句,瞥了一眼痒局长,看到那人对着火锅一副倒足了胃口的模样。
于是白鼠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的拿出手机来点开了A路人的直播间。

“哈哈哈黑我KB的人你们很狗啊!”
白鼠把音量调大了些,痒局长可以很清晰的听到那头A路人的声音。
带着笑意的声线,痒局长甚至可以想象到此刻A路人的样子,笑的一定很好看,眯起的赤红色眼眸里也应该满是愉快神色。
很奇怪,这个豆腐酸的像蘸了醋。

“啊?狮子白鼠他们也在直播啊?吃火锅?哇我有一点羡慕了!等回去我们也吃火锅吧KB!”
根本没有提起痒局长的名字。
痒局长又拿起了筷子,在手里捏的吱吱作响。
还要约出去吃火锅。
痒局长脸上毫无波动,心里还在冷笑。

“卧槽局长快看!KB在干什么啊!”狮子大声嚎了一句,痒局长低着头不打算搭理,但视线还是很诚实的落到白鼠扬起的手机里。
棕发绿眸的青年笑嘻嘻的单手搂住了A路人,空闲的另一只手对着镜头大力摇着,似乎在打招呼。
A路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想挣扎又挣脱不开,只得任KB抱着。

呵呵。

痒局长觉得这顿饭吃不下了。

他挽了挽衬衫的袖口,动作优雅慢条斯理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用沙发上的空调被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试图眼不见为净。

“……”

可以,这很痒局长,怂爆了。

狮子跟站在一边的白鼠对视,看到了对方眼中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而那边痒局长还在装死,白鼠冷哼了一声把手机音量调的更大了,狮子只好匆匆忙忙的道声晚安关了直播间。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不少,只有白鼠手机上A路人那边的直播还有声音。
“对啊,我跟KB一起去看日出,也不是早就约好的,本来约的是另一个人,但是…”
是A路人的声音,含着微微的笑意。

沙发上蜷成一团的物体动了动。

“但是那个人…他不会来的。”
A路人轻声说,对着手机的镜头,依旧上扬着很温柔的笑容,只是眼底的失落,无法遮掩。
痒局长把空调被扯了下来,直起身,目光复杂的接过了白鼠的手机。
玫红色的发经过刚刚的折腾有点乱,他随意的用手捋了捋,目光有点温柔,又有点哀伤。

“但是这不是有我陪你爬山嘛!”KB迅速的接话,用力拍着A路人的肩,笑容灿烂又温暖。A路人愣了一下,随后也跟着开心的笑了起来。
狮子和白鼠几乎可以看到痒局长身上实体化的黑气,抖了一下,默默为KB祈祷。
“不打算下个决定吗?”
手机忽然被按灭,白鼠从痒局长手里拿回了手机,扶了扶眼镜。
“我没什么好劝你的,局长,我只知道,喜欢的不能拱手让人。”
狮子揽上了白鼠的肩膀,认认真真的讲着。


痒局长知道的,喜欢的,不该拱手送人。
他一直都知道。


三.

痒局长一直都觉得,在冬天半夜爬泰山,简直就是疯了,就算是初冬,那也是名副其实的冬天。
但他现在正沉着冷静的打车准备爬泰山打死一个叫KB的贱狗,并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想法更像个疯子会做的事。
只有撒比才会跟着别人的老婆爬泰山看日出。
痒局长想道,丝毫没觉得把A路人划为自己的老婆有哪里不对。
他曾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谁都不戳破,却又心照不宣,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A路人岁数比痒局长要大几岁,模样却稚嫩的很,这也经常给痒局长一种A路人年纪很小的错觉。
但他比痒局长要成熟的多。

A路人比痒局长也要考虑的更多,他小心翼翼的试探,得到的却是痒局长的沉默与回避。
他知道痒局长性格不成熟,还容易冲动,说话也直,性格还有点迟钝。
但A路人已经等不起了。
单方面的切断了跟痒局长的联系之后,A路人的生活回到了正轨。
但对这一切痒局长都是茫然的,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对A路人究竟是怀有什么样的感情,直到半个月之后,习惯成了想念,日子越过越难熬。
从深秋熬到初冬,痒局长心急如焚。
没人会给他打电话,两个人聊着别人不懂的话题,天南海北的胡扯。
“我喜欢他。”
痒局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沉默了许久道。
他一直认为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所以A路人走了。痒局长没有阻拦。
但现在这种急切的感情又是什么,胸腔满满的,仿佛要溢出来,无法约束的,无法控制的。
喜欢。

爱是想要拥有,才能彻底拯救。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爱情观是最为准确的,它永远都缺了一点,像是考卷,永远都有那一个错字,得到的是99分,无法圆满。
你可以说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你可以说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你也可以说爱是想要拥有,才能彻底拯救。
这一切都建立在你所爱之人的基础上,他是否心甘情愿被你拥有,还是他喜欢自由,不被束缚。
爱是给他想要的,即使那不是最好的。

痒局长看着车窗外的街,流动的灯光倒映在他好看的异色眼眸里,温柔又沉静。
“狗一样的KB,给我等着。”
然后帅不过三秒的痒局长对着空气恶狠狠的道。
陪着A路人爬山的KB打了个喷嚏,心想自己穿的挺厚的啊怎么还能着凉。
不过不管了,KB觉得他这助攻很到位了,痒局长再不醒悟过来,他就真把A路人拐走得了。
棕发的青年眯着绿色眼眸美滋滋的想。
“怎么了?着凉了?”A路人转身有点担心的问他,KB急忙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慢点走吧,反正也不急,咱们在山脚先转转啊!”
“好。”
当然不急,还要等着痒局长追过来啊。
KB暗暗的想。


四.

痒局长到达泰山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
他在狮鼠家吃饭的时候,逗留的时间着实有点长,一路上还要准备东西,还好根据狮子的消息,路人他们是打算在山脚下先转转,磨蹭磨蹭时间再爬山,毕竟冬天,太阳升的晚。
痒局长没有丝毫意外的一眼就看到了裹的像球一样的A路人和KB。
毕竟橘色的头发实在太显眼。
痒局长做好了全副武装,不仅把自己裹了起来,还带上了口罩和鸭舌帽遮脸遮头发。
因为尾随别人爬山实在是件很丢脸的事。
尤其是在看着自己老婆跟别人打情骂俏。
KB很是殷勤的跟在A路人身边,一路拍摄着的风景,但总是觉得后背发凉,仿佛有什么人充满怨念的盯着他一样。
最近实在是太累了,都出幻觉了。
KB天真的想,丝毫不觉得身后某人怨气很大。
A路人也没觉着,他只是专注于眼前的路,面上沉静。心里却一团乱麻。
他纠结的是自己和痒局长,心里知道要与痒局长保持距离,却还是无法按捺自己靠近。
痒局长笑的时候总会眯起那双好看的异色眼眸,用温软的口音与A路人讲话。
明明还是呀痒的时候受到爆炸像个小可爱,A路人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站局路。

这就很气。

但喜欢吗…?好像,并不讨厌。
A路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傲娇属性的事实,只是单纯的觉着与痒局长相处非常的舒服。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这种关系超乎友谊。
等到发觉不对的时候,为时已晚。
玫红发色的青年脾气总是很暴躁,但只肯对A路人一个低头,会去哄他,语气温柔。
赤红眼瞳的青年豁达温和,只有在碰到有关痒局长的事上时,才会暴露傲娇属性。
但他们身上都有着太多羁绊,两人心照不宣,却谁也不肯开口说破。

痒局长年轻,他还有很多时间。
但A路人觉得自己等不起。
“路人,真的就这样?”
白鼠当时问他,A路人提着行李箱的手顿了顿。
“就这样吧。”
赤红眼眸里划过的是失落还是释然呢?
白鼠也分不清。A路人自己也分不清。
他想去爬山,想看日出,想好好的理顺这一切,相当于最后的悼念。
看完这次日出,就把这些东西,通通遗忘干净。

两个男人之间,根本没必要这么矫情。
喜欢就喜欢,断就断,干脆利落。
A路人想着,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泰山,看看日出,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KB,就结伴同行了。
“路人,你和局长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在路上KB试探着问过他,但A路人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这种问题,已经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五.

痒局长鬼鬼祟祟的跟在A路人和KB身后,再加上他那副打扮,简直活脱脱精神病人。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是凌晨六点五十五分。
爬了大约四个小时左右吧。
要是换了原来的自己,估计爬到半路就死的不能再死,什么爬不到山顶不是真男人通通搞笑的。
但是现在痒局长觉得自己精力充沛,反正肯定还有把KB痛打一顿的力气。
山顶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此刻都褪去了身上的冲锋衣,只留着羽绒服。
痒局长也脱了外套,不过并不打算摘下口罩。
距离日出还有几分钟。
A路人坐在了一边的石头上,接过了KB递来的水喝了两口。
他只是出神的望着远方。
薄雾朦朦胧胧的蕴在山顶,现在天色还是有些暗淡,但依稀可以分辨到来自东方,那属于太阳的,一点点的金边。
他的身影也被山上的雾笼罩着,似真似幻的。A路人望着东边,痒局长望着A路人的背影。
其实痒局长正思考该在什么合适的契机出现。
答案是根本没什么合适的契机。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太阳已经缓缓的升起来了,是橘红色的光,不像正午时分那般耀眼,也不是午后那样温柔,只是沉静的,一点点升起,把云层染成薄薄的胭脂红,橘色光芒,倒映在A路人赤红眼瞳里。
其他登山的旅客都惊呼了起来。
是温暖而又美丽的光啊。
A路人笑了笑,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他大张旗鼓的直播,只是为了能让那个人看到,赌一把,那个人会不会来,回不回来找他。
但是好像赌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如果想靠肩膀,可以靠我的。”
KB走到他身边,以一种意外严肃的神色抿着唇对A路人说着,而他看了KB半晌,笑出了声。
“cnbb靠什么肩膀,两个男的。”
“但我觉得你现在很需要依靠!”
KB说的没错。A路人想。
但是这并不是他非要抓着自己按到他肩膀上的理由啊cnbb!
A路人想要挣扎,身边却突然冒出个身影,粗鲁的把KB扯开,隔着口罩瓮声瓮气的骂人。
“你这贱狗不要想着占路人便宜!他是我的!”
“???”
A路人不知所措,
A路人呆若木鸡,
A路人目瞪口呆。

嫉妒使痒局长变形,
嫉妒使痒局长发疯,
嫉妒使痒局长人格分裂。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任谁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揩油,谁也忍不住心里的火。
KB退后了两步,指着痒局长全副武装的样子笑的乐不可支。
“哈哈哈哈哈哈局长你穿成这样来干什么?扮演名侦探小五郎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贱狗!”
痒局长扯下了帽子跟口罩,他很想痛打KB一顿,但是碍于身边还有A路人在。

“你来这做什么?”
A路人只是惊讶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表白。”痒局长没好气的回答。
A路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KB。
“你要跟KB表白?”
“???我他妈要跟你表白!”
痒局长激动的时候嗓音更软,A路人只听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面上还是要一本正经。
“你跟我表白什么?”
“我喜欢你。”
痒局长不等他说完,就飞快的堵住了A路人的下一句话,抬手过去抓住了A路人的手。
然后成功的凭借身高优势把A路人拽进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即将炸毛的A路人。
“我错了,不该让你等的。”
他放轻了声音,低沉下来的声线非常好听。
“路人,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A路人不再挣扎了。

“喜欢我?”
“嗯。”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高高挂在天空上,温柔的照耀着山顶,柔和的阳光洒在所有人的身上。
是温柔又美丽的光。
是温柔,而愿意相携一生的人。
旅客都静静的看着这对相拥的恋人,不知是谁先带头下山,只把时间留给他们两人。
KB也笑了笑,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了。
其实一直心存侥幸。
本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心思。
但现在还是要回头了。

“所以,局长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怎么了啊!”
“行行行你有理,对了,狮子推荐给你的游戏,你有没有尝试玩过。”
“有啊,打出了个BE结局,狗一样的。”
“..其实那个游戏是以你我为原型的,粉丝做的,竟然能打出BE…局长你注孤生吧…”
“那只是游戏。”

他伸手去拂A路人发上沾着的落叶,语气很认真。
异色的双眼,非常非常的温柔。
“至少我在现实里打出了HE啊!和路人你。”
“...勉,勉强算是吧!”

A路人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理痒局长,唇角却悄悄的上扬起好看的笑意。


还好我没走,还好你鼓起了勇气。
与你同看一次日出,与你心意相通。
而且,之后也会与你相携一生。
与你相遇,与你相携,真的可以说是我人生里,最最幸运的事情。

【完】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