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魔道祖师/羡澄《不羡鸳鸯不羡仙》

#魔道祖师/云梦双杰#
#羡澄!羡澄!羡澄预警#
#一个脑洞小片段#
#有私设,私设有平行世界#
#这个世界魏无羡没有死也不用重生#

魏无羡怔了怔,转瞬却低声笑了起来。
那笑声刻意压低,倒像是羽毛似的,柔软的拂在江澄心上了,撩拨的人心底酥麻,他又生得俊美,是那种张扬的好看,微微眯了那双桃花眼,眼波流转之间更像含着脉脉情话一样。
“你笑的什么,闭嘴。”
江澄身子转了过去不愿理他,只单单是横了魏无羡一眼,语气却软了。
魏无羡了解江澄,他向来是拒绝不得魏无羡的要求的,便勾起个笑模样上前去揽江澄腰身,江澄颤了颤却没躲,这也是他所做出的最大让步,接下来的攻势却没这么容易,魏无羡的唇覆上来的时候江澄便紧咬着牙不开口,任凭那人在他唇角厮磨也不为所动。
但魏无羡还是有法子磨着江澄开口,江澄不理,魏无羡便可怜巴巴的瞅着,好像若是身后有条尾巴,也要摇晃起来一般,那样子让江澄在心里叹了口气,张开唇任魏无羡予取予求。
良久魏无羡才放开他,伸指抹去江澄唇边酒渍,修长手指划过柔软唇瓣逗留几分,像是不舍。
江澄羞愤的伸手去擦,尽力冷厉起眉目来,魏无羡却在一边好整以暇笑道:“阿澄,不如今晚你莫走了罢,随我一起试试那房里的春//宫画本合不合得你心意。你意下如何?”
“魏婴,你莫要得寸进尺。”
江澄咬牙,挡开魏无羡不老实的手,转身便走,却又被魏无羡勾着腰捉了回去,缭绕在身边的是容容郁郁的酒香气,江澄恼怒,他要伸手,右手上的指环却已没了踪影。
“魏婴!”
他气急,魏无羡玉白手指却捏住江澄下巴向上微抬,迫使江澄与自己对视。
于是他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深邃的眸里。
魏无羡眼眸里蕴着的究竟是何情绪,江澄不懂,但那人凑到他耳边说的话,江澄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江澄,你喜欢我。”
冷漠的外壳骤然破碎。
江澄小心翼翼遮掩了十几年的心思,如今就落在魏无羡眼里,被他一分一毫剖析至清,逼江澄面对这份事实。
那人细眉杏目,是凌厉的美,平日里做派也是锐利的样子,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慢。
如今却慌了阵脚。
“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酒喝多了跑我这里来发疯。”江澄的声音极力保持着平稳。
魏无羡笑了两声,俯身去轻吻江澄耳垂,他白皙耳侧瞬间染上薄薄的红。
“阿澄,好阿澄,我喜欢你,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了。”
很久之前,紫袍的少年冷着俊俏眉眼,却动作温柔的替他梳发,嘴上不饶人,眼神却柔和的很。
那时魏无羡便想着,江澄真是好看。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这是他看来的书上用墨印着的诗句,缠着江澄替自己束发,江澄被他缠的不耐,便应了去,却哪里知道魏无羡的心思。
魏无羡是想同江澄白发齐眉。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梦是真是假,在梦里他竟是同蓝忘机在一起的,或许真有别的世界,在别的世界,魏婴喜欢蓝湛。
但在这个世界,这个时空里,魏婴喜欢江晚吟,魏无羡钟情于江澄。
仅此而已。
“你…”江澄正待说些什么,整张脸红了个通透,窘迫的伏在魏无羡怀里。
于是他又笑,以手作梳,理顺江澄的发。
“阿澄,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魏无羡的声音很轻,却字字落进江澄心底。
“此生若得阿澄相陪,我便心满意足了。”
那个夜晚翻了酒坛,打碎了一室酒香。
也打碎了江澄心里的屏障,触在他心那处最柔软的地方,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用说,听我说就好。”
魏无羡眯着一双眼对他笑,情意是真,话语是真,江澄信了,江澄一直信。

其实江澄也曾做过一个梦,梦里魏无羡为他做了太多太多,等他幡然醒悟之时,魏无羡已不在他的身边,云梦也再无双杰。
那是个噩梦。江澄想到。
现在魏无羡执起他的手,目光灼灼,字字含情。
那场噩梦现在终于醒来了。
江澄顺势握紧了魏无羡的手,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起微笑来。
不羡鸳鸯不羡仙,说的,也正是如此了吧。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