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对他们说三次“请亲吻我”》③

#莫名其妙ooc的脑洞
#只写自己本丸有的刀剑(巨非无比)
#打刀篇
#手机写的所以没法贴前文链接致歉,想看点我头像就好了,是连在一起的。

打刀:

加州清光

“请亲吻我。”
他处理文书的手微微一顿,抬头望着你,漂亮的红色眼瞳里情绪很复杂。
“请亲吻我。”
“主人的命令吗?还是请求呢?”
他如此说着。
“请亲吻我。”
付丧神的唇轻轻触碰在了你的唇上,动作轻柔,仿佛呵护着珍宝似的,又不舍得离开,只在你唇间,犹豫不决的徘徊着。
“这样,能感受到,主人一直爱着我呢。”


大和守安定

“请亲吻我。”你视死如归的说。
大和守安定一瞬有些讶异,随即笑了笑,抬手替你拂去了发间的落叶。
“是玩了什么游戏输了吗?”他问道。
“请亲吻我。”你没有回话,只重复着那句请求。
而蓝色狩衣的打刀神色也渐渐认真了起来。
“请亲吻我。”
是与温柔外表不符的吻,当之无愧安定大魔王的名号,你被吻的迷迷糊糊的想。
终止了这个吻后大和守安定微微低下头来,与你额头相抵,你听见他的声音,含着微微的笑意。
“承蒙关爱,我又怎么能拒绝您的请求呢。”


压切长谷部
“请亲吻我。”
你说出这话的时候,毫不意外的看到自己的近侍出现了长久的呆滞。
压切·石化掉的·长谷部。
“请亲吻我。”
你又说了一次,而他犹如梦中惊醒一般,脸立刻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主…这,难道是在开玩笑吗但这一点都不好笑像鹤丸那家伙的恶作剧一样会受到惊吓的…”
紧张的话都变多了,长谷部。
“请亲吻我。”你认真的说着,抬头望着他。
“只要是主命…”他又嘀咕了一句。
手忽然被执起,你看到灰发的付丧神半跪在地上,轻轻的在你手上落下温柔的吻,像是宣誓效忠,又像深情告白。
“只要是主命,我都必将遵从。”



大俱利伽罗

“请…请亲吻我。”你艰难的把这句话说出口,看着离你十米远的打刀,有点无奈的揉着眉心。
“才没兴趣跟你混熟,拒绝。”
黑发青年坐在角落,自己嘀嘀咕咕着。
“请亲吻我!”你气到从句号变成感叹号,然后大步流星的从角落里扯着他的衣领子把他抓出来。
理所当然的得到了抗拒。
“请亲吻我!”你觉得自己可能是面目狰狞的说出这句话的吧,因为大俱利伽罗瞬间安静了下来。
然后,然后就落进了温暖的怀抱。
他按住挣扎的你,执起你的长发,在发尾轻轻一吻。
你也安静了。
“可以了吧!我想自己呆着!”他转过头去,语气很不友好。
可是脸都红了呢,别以为黑我就看不出来喔。


同田贯正国

“请亲吻我。”
然后他上下挥动杠铃的胳膊在半空停住了。
咣当!差点砸中了你。
然后他回过神来,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你。
“没兴趣,对于刀来说,变强才是最重要的!”
“请亲吻我。”你带着刚刚差点被杠铃砸中的怒火说道。
他脸上可疑的有了一丝红晕。
“请亲吻我。”你斩钉截铁。
付丧神弯腰,唇在你脸颊上碰了碰,一个几乎算不得吻的吻。
“可以了吧?真麻烦。”
不要脸红着说这种话大狸子,毫无说服力呢。


千子村正

“请亲吻我。”
“huhuhuhuhuhu,理所当然呢。”
他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请亲吻我。”你有点茫然,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又说了一次呢。”
“请亲吻我。”
打刀亲吻了你的唇,带着某种虔诚的意味,温柔的不像他,让你有了几分恍然。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指搭在衣扣上,对你扬起无比灿烂的笑容。
“huhuhuhu,要我脱吗?这可是无比强大的力量……等等,您怎么走了??”


鸣狐

“请亲吻我。”
你说出来的时候,鸣狐本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小狐狸却已经哎呀一声叫出来。
“呀呀,主公居然主动提出要亲吻,真是热情呢!还是太过喜欢鸣狐了呢?!”
然后两个人对视着脸色爆红!
“请,请亲吻我…”你极其小声的道。
“哦哦竟然又说了一遍呢!”伴随着小狐狸激情洋溢的解说,你与鸣狐之间的气氛更古怪了。
“请,亲吻我。”
话音刚落,你却没再听到小狐狸的声音,却看到眼前的付丧神慢条斯理的摘下面具,俯身亲吻了过来。
“主公的反应……很有趣。”你听到他低声在你耳边说了一句。


和泉守兼定

“请亲吻我。”你轻声说出来的时候,还有一点庆幸,如果是和泉守的话,应该会很熟悉亲吻吧。
毕竟这么优秀的话,看起来对世故也很老练。
然后他就沉默了。
“?请亲吻我。”你以为他没听清楚,于是又说了一次,然后就看到付丧神恼羞成怒的模样。
“虽然是帅气与实用相配!但是……”他难得的声音放小了。
然后你就冒出来一个想法,然后不可思议的在你脑子里逐渐坚定。
“请亲吻我!”
唇被吻住了,并不熟练的动作,生涩而鲁莽,然后他迅速的抬头转身,但你还是看到了他染红了的耳尖。
果然是○男呢…和泉守。



宗三左文字

“请亲吻我。”
而他抬起那双异色的眼眸,极安静的望着你。
你似乎还可以听到他微不可查的叹息声。
“您和那些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反问道。
你因窘迫红了脸,却又结结巴巴的继续说着。
“请亲吻我。”
他有点困惑的拧眉瞧着你。
“请亲吻我。”
“这是…第三遍,话说了三次,主公,我就要当真了。”你听到他云淡风轻的说着。
随后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落在额头,脸颊,还有唇角。
“那么,能成为我的笼中雀吗?”他如是说着。


歌仙兼定

“请亲吻我。”
你说这话的时候他正在马当番,挽起发皱着眉忙碌,听到你说话怔了怔。
“不…主人,这不风雅。”意料之中的被拒绝了。
“请亲吻我。”
你第二次说的时候他在跟陆奥守一起种田,听到你这句话陆奥守吉行吹了一声口哨,但歌仙兼定仍然不为所动。
“请,请亲吻我。”
第三次是在朱红色长廊上,你对着他轻声开口,已不抱希望,歌仙兼定却放下了手里的书,抬眼看了看你。
有温柔的风吹过,纷纷扬扬的樱花瓣飘落,他似乎是笑了笑,俯身轻轻的吻着你的唇。
“在这里,亲吻也变得风雅了呢。”


陆奥守吉行

“请亲吻我。”
“哈?”他好像被吓到了,剥糖纸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反应过来的时候递了颗糖给你。
“你这人,不会在耍我吧。”
“请亲吻我。”你低着头看着被塞过来的糖果,小声说着。
他脸色严肃起来,好像在认真考虑什么,然后又吃了一颗糖。
“请亲吻我。”你握紧手中的糖果重复道,陆奥守吉行却低头吻了过来。
瞬间被草莓味侵占了口腔,甜蜜的味道在舌尖化开。
“这样,大概一颗糖能吃很久啊。”陆奥守吉行煞有其事的思考道。


山姥切国广

“请亲吻我!”
对待每把刀有不同的方式,比如对待这一把。
他努力的用被单把自己裹住,蜷缩在角落,很干脆的拒绝了你。
“不要。”
“请亲吻我!”你更大声。
“像我这种仿品…”山姥切国广扯着被单遮住自己的脸说着,不知道是对你还是对自己。
“请亲吻我。”
没有得到回应,你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在他没反应的时候扯下了他的被单,直接吻了过去。
山姥切国广只愣了一下,便瞬间反客为主,单手拥住你的腰身,细细亲吻。
“才不是什么仿品,是我最喜欢的被被。”你笑眯眯的对他说,他红着脸转过头去并不理睬你,但你分明听到了一声“好。”



蜂须贺虎彻

“请亲吻我。”你开口道,他只瞥了你一眼。
吻轻轻的落在脸颊。
咦????跟说好的套路不一样!
“请…请…请亲吻我!”你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然后又被吻了,这次落在你的唇角。
“被我吓到了吗?主公?”
没有!你用眼神反驳他,得到对方的轻声一笑。
“请亲吻我。”
这次整个人都被拥抱住了,深吻在唇上,撬开齿关,纠缠着你的舌尖。
“真品可从来不会犹豫不决,感受到我身为真品的锋利了吗?主公?”


评论(8)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