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对他们说三次“请亲吻我”》②

#莫名其妙ooc的脑洞
#只写自己本丸有的刀剑(巨非无比)
#太刀篇

太刀:


鹤丸国永

“请亲吻我。”
“哎……?突然提出这种请求,让我吓了一跳哦。”
他对你展露灿烂的笑容,歪了歪头说着。
“请亲吻我。”
“嗯?不是在开玩笑吗?”
鹤丸国永坐直了身子,笑容逐渐消失于唇角,认真的用那双灿烂金色的眼眸凝视着你。
“请亲吻我。”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你猝不及防的被他揽住腰身带进了怀里,随即是强硬的吻,极霸道的侵略着所能占据的每一处。
“那么永远不要离开我。”


烛台切光忠

“请亲吻我。”
他清洗碗筷的动作戛然而止,一时之间屋里只响着哗哗的水流声。
“请亲吻我。”
你走到他身后说着,环抱住付丧神的腰。
“这是主所希望的吗?”烛台切并没有动,只开口说道,甚至头也没回。
但是为什么听得到心跳声呢……
“请亲吻我。”
他转过身来,弯腰覆上你的唇,半眯的金色瞳孔,弥漫着你不明了的神色。
“那么,如您所愿,也……如我所愿。”


山伏国广

“咔咔咔,主人今天也要好好修行啊!”
付丧神露出爽朗的笑容。
“请亲吻我。”你皱着眉开口,看到对方的唇角僵硬了一瞬。
“请亲吻我。”你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主公殿下,舍弃物欲,方得专心致志啊。”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之前在万屋就已经说过的话。
“请亲吻我。”
然后你就听到了对方的叹气声,还有落于唇上的轻吻,柔和且小心翼翼。
“果真还是修行不足呢。”他如此评价自己。


膝丸

“请亲吻我。”
正跟你碎碎念兄长有多么多么好的太刀随即安静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你。
眼睛里讶异的神色被你看的一清二楚。
然后他试图拉回之前的话题:“我跟兄长……真的关系非常非常的好……”
“请亲吻我。”又被你打断了。
带着一点点撒娇的语气,还有一点点任性。
他站起了身。
“请亲吻我。”
被紧拥入怀,连绵不断的吻在耳侧与脖颈落下,清晰的分辨着他低低的呼吸。
“请主君将自己,交给我。”



髭切

“请亲吻我。”
你低声说,而他只眨了眨眼睛对你微笑。
“请亲吻我。”
鼓足勇气重复了一次。
这回他神色明显的一怔,但立刻又变得游刃有余起来:“主君真是……古怪的请求呢。”
“请亲吻我。”你认真的又说了一次,然后就被付丧神亲吻了嘴唇,还沾走了些胭脂。
“毕竟都当了上千年的刀,有些事情觉得都已经无所谓了呢。”
他语气镇定的说着。
可是脸都红了呢,髭切先生。


狮子王

“请亲吻我。”
作为近侍的他帮你束发的手微微的顿了顿,刚刚还说个不停的少年模样太刀如今安静的像鹌鹑。
需要拿过钗子,帮主君挽发。
他在心里默默地提醒着自己。
“请亲吻我。”
“……”
提醒失败,正在重启,重启失败。
“请亲吻我。”
下巴被抬起来,付丧神缺少温度的唇轻吻着你的唇,但笨拙的不知接下来一步该做什么,只好从怀里摸出相同的发绳。
“那就和我系一样的!这是恋人会做的事吧,能跟主君一起做同样的,想想都超开心!”



江雪左文字

“请亲吻我。”
他用沉默回应。
“请亲吻我。”
这是你颇有点固执还带点赌气意味的声音。
“这世界充满了悲伤。”
一脸都写着“我不开心”的付丧神,冷静的说着。
“请亲吻我。”
吻落了下来,于是你得寸进尺的抚摸他柔软的发。
“至少让我,为您祈祷。”
一吻结束,他低声在你耳边如此说着。

评论(4)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