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对他们说三次“请亲吻我”>

#莫名其妙ooc的脑洞
#只写自己本丸有的刀剑(巨非无比)
#含胁差/枪/大太

胁差:

笑面青江

“请亲吻我。”
听到突如其来的话语,青年难得的怔了一下,随即又微微扬起唇角。
“是认真的吗?主上。”
你也沉默了一下。
“请亲吻我。”
付丧神眯起了好看的眼眸,抬起了你的下巴作势要俯首吻上。
“请亲吻我。”
话音未落,已有吻落在了唇上,只微微试探,得到容许后,才一点点的尝尽你口中甘甜。
“啊啊,现在主上,算是染上我的颜色了吗?”
他微笑着如此说道。

堀川国广

“请亲吻我。”
你说这话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当鸵鸟埋进沙子里,面对样貌像十五六岁的少年说这种话果然无比羞耻。
堀川国广有点讶异的望着你。
“请亲吻我。”你更窘迫了,看着他澈蓝色的眼眸,你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犯 罪。
“请亲吻我……”
是温柔至极的吻。
“主上想要多少次吻,我都可以帮忙的。”

鲶尾藤四郎

“请亲吻我。”
你低声说了一句。声音小到对方几乎没有听清楚,黑发少年有点茫然的抬头看着你。
“大将在说什么?”
“请亲吻我。”你又重复了一遍,脸一点点在他的注视下变得通红一片。
但鲶尾藤四郎并没有回答。
是还没听清楚吗?也难怪,声音放的太轻了吧。
你这样想着。
“请,请亲吻…唔?”
话只说到一半,他便低头吻了下来,带着特有的少年鲁莽,小心翼翼却又忍不住索要更多。
“还以为是恶作剧之类的,没想到是认真的呢,那么大将,还要再来吻一次吗!”


骨喰藤四郎

“请亲吻我。”
少年正认真的看着书,听见你的话之后,也没有任何反应。
“请亲吻我。”
即使知道骨喰的性格就是如此冷淡,你也忍不住有点泄气。
还是赶紧说完下一句就走掉好了,你暗暗的想。
“请亲吻我。”
最后一句说完你想要转身,他却放下了书,紫藤花色的眼眸安静注视着你。
你刚想解释些什么,骨喰藤四郎的吻就落了下来,温软的唇一触即离。
“好了。”他又坐回去,捧着书冷淡的说着。
可是骨喰,从开始到现在,你的书一直都是那一页哦。


枪:

蜻蛉切

“请亲吻我。”
他的身影僵了一下,回头看着你,似乎是在确认些什么似的。
仿佛要给他确定一样,你又说了一次。
“请亲吻我。”
蜻蛉切只是沉默着,并不回答,犹豫的模样与你的坚定形成鲜明的对比。
“请亲吻我。”
你在他目光下理直气壮的说。
而他叹了一声,温柔的抱起你,在你额头轻吻了一下,有点无奈的哄着:“好了好了。乖,主上。”
蜻蛉切,好像在哄小孩子呢。

御手杵

“请亲吻我。”
你说这话的时候他很明显的呆滞了。
“咦…我也可以吗?”
不太自信的付丧神如此说道。
你点了点头:“请亲吻我。”
御手杵向前了几步,然后又退却了。
“请亲吻我。”
对方还是没有动静,想走上前来又害羞的样子让你恶向胆边生。
踩着桌子就吻住了他的唇,在他愕然的时候还趁机咬了他一口。
“磨磨蹭蹭的!不如我来吻你好了!”
你气呼呼的说着。




大太刀:

萤丸

“请亲吻我。”你带着讨好的语气如此说着。
错了,之前亲堀川不是在违法,现在才是。
尤其是在萤丸用有点懵懂的眼神望着你时,这份罪恶感更强了。
“请亲吻我。”但还是要厚着脸皮说下去。
萤丸还是无动于衷的看着你。
“请亲吻我。”在你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你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弯腰去吻萤丸。
对方十分配合的亲吻了你。
啊…萤丸,其实可以不用这么要面子的哦…

石切丸

“请亲吻我。”你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替你清除你屋里的邪秽,你美名其曰请他来消灾辟邪,其实就是想占个便宜。
“您是在说笑的吗?”
“请亲吻我。”你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满意的看到对方的动作立刻僵硬了,
然后他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并不是来请我消灾辟邪的吧?”他问。
“请亲吻我。”青年吻住了你,温吞细致的轻触着每一处。
在亲吻结束后,你终于肯回答他。
“就是请你来消灾辟邪的啊,只不过消的灾是情灾,辟的邪是心中的邪而已哦。”
“……”

所以真的是败给审神者了呢,石切丸大人。


太郎太刀

“请亲吻我。”
你满脸严肃,与满脸严肃的他相对,说出的话却与正直的表情大相径庭。
“?”他很呆。
“请亲吻我。”这么不解风情,真是辜负了太郎太刀长了一张霸道○○的脸。
“请亲吻我。”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想了想,张开了双臂,又看向你。
“过来,不是要亲吻吗?”
尾音上扬,引得人心里麻麻酥酥的痒。


次郎太刀

“请亲吻我。”穿着华丽衣饰的大太刀抱着酒坛子,显然是没有听到你的话。
“请亲吻我。”
而他依然在专心致志的喝酒。
酒果然吸引力又那么大吗……你垂头丧气的想着,但还是要说最后那一句。
“请亲吻我。”
然后嘴唇就被堵住,有甘美酒液渡进来,次郎太刀歪着头笑,然后又灌一口酒。
“怎么样,主人,很好喝吧!”

评论(7)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