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衍生/嫌弃夫妇《山海皆可平》

#《无心法师》《麻雀》
#唐山海x岳绮罗
#喝醉的老岳,轻微黑化唐山海
#很短的段子。好吃算你的,ooc算我的。

唐山海回来的时候,一进门就闻到了屋里的酒气。
些许是岳绮罗偷喝了他的酒。
他皱了皱眉。

她穿的是唐山海为她选的锦缎的白色连衣裙,只是大片布料被酒液浸透,隐隐约约勾勒出窈窕的身形来。
岳绮罗喝醉了,握着酒瓶,迷蒙了一双撩人的眼。

唐山海一怔,竟然不敢再去看她,只觉得心里燃起了细细的火苗在烧一样,低垂着眼去夺她的酒。
“别喝了。”他说。

岳绮罗抬眼去看他,露出几分茫然神情,又带些稚气未脱的神色,她咬了咬唇,动作很轻的抚摸上唐山海的脸。

“张显宗,我牙疼。”
她轻轻的说着,声音带点酒后的软糯,贝齿咬过嫣红的唇,一旦低头弯腰,那连衣裙遮不住的白皙肌肤就露了出来。


唐山海心里的火苗烧旺了。


没再犹豫,唐山海单手搂过了岳绮罗的腰,迫使她紧紧的贴于自己身上,低头去与她对视,得到的只有朦胧一片醉意。

唐山海低咒一声。

然后毫不犹豫的亲吻上岳绮罗的唇,她只低吟一声,反射性的去挣扎,唐山海没理会,伸手与她推拒的手相抵。

舌尖缠  绵,她湿了一双明丽的眼睛,口中还是浓浓的酒香,引诱唐山海不断去侵占,索取更多他想要的,想从岳绮罗身上得到的。

若不是她喝醉了。

“岳绮罗,我不是你的张显宗。”
亲吻的间隙唐山海抵着她的额头,低低的对岳绮罗说着,尾音喑哑,仿佛隐忍着什么,岳绮罗只是茫然的眨了眨眼。

“张显宗,唐山海。”她断断续续的说。

喝醉了的她格外迷人,唐山海盯了她半晌,握着她手的力道越来越重,直到她开始挣扎才回过神来似的,似笑非笑的扬了扬唇角。

而她周身环绕着属于唐山海的气息。

“再说一次,我不是张显宗,我是唐山海。”
身体突然落空,陷进绵软的床铺,随之而来的是男人的压迫,唐山海慢条斯理的解着衬衫,在岳绮罗本能察觉到危险想要逃跑时稳稳扣住了她的手腕。

咔嗒声,清脆作响。

那是唐山海的皮带。

“你现在说我是张显宗,没关系。”

炙热侵占于身,欲  望一发不可收拾,湿热亲吻落于微张的红唇,他低哑着嗓子,修长手指一遍又一遍描绘岳绮罗的眉眼。

“今晚我会让你记住我是谁,记住唐山海这个名字,喊到喉咙嘶哑也好,怎样也罢。”

岳绮罗想要说什么,又被亲吻堵住,只得无力去推他的手,然而无济于事。

唐山海低头去咬她的锁骨,语气清清冷冷,眼里暗沉沉的颜色却汇成了海。

“我会让你记住,你现在是唐山海的岳绮罗。”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