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有一位养猫的审神者是什么体验②

#跟风诗歌体
#有一丢丢假车(嘻嘻)
#刀男与婶婶相恋做前提
#初入刀剑坑哪里写不好还请多指教!


大将每次来我这里时都会抱着猫
其实我也并不在意
只是每次它都伸出爪子来抓我的马尾
我向大将说了这件事
她不甚在意的回答说摸回去也可以啊

我可以反摸回去吗

——鲶尾藤四郎《可以反摸的话,当然是摸大将你啊》


大将带回来一只白色的猫
说用这只猫代替我寝当番好了
因为猫不会对她说不准让她碰
也不会只想一个人死傲娇的呆着
……

——骨喰藤四郎《记忆恢复了一点..现在两个人的话也没关系的》



第一次她叫我去种田
我说我不是美术品但也不是农具啊
后来她就只叫我去给猫喂食
还说什么大狸子喂猫真可爱诸如此类的话
真搞不懂哪里可爱
明明武器强大就好了

——同田贯正国《所以这个猫拟人和大狸子的r18本子是什么?》



主人来看我的时候从来不会抱着宠物
我有次不解的问她为什么
她说有我就够了
哪里还需要多余的猫

——小夜左文字《…是在说我也像猫吗?但很高兴》



虽说我的确是净化灾祸祛除污秽的刀
但给猫洗澡这样的事

果然还是祈祷一下它干干净净的比较好吧

——石切丸《让我抓猫给它洗澡?我的机动是什么你心里没b数吗》


那天我走过大将窗户边
听到她跟药研在研究那只猫是公是母
我觉得很有趣就听了一会
后来大将擦了擦汗说
观察猫的性别就像观察乱的性别一样难呢
嗯?大将觉得很难分辨吗?

——乱藤四郎《关于我裙子底下有什么大将可以自己来看哟》



下午的时候大将要我来帮忙
结果是看她养的那只猫是公是母
说实话我也看不出来
她用很奇怪的语气问我不是对生理很有研究吗?
末了还丢给我一个也不过如此的眼神

——药研藤四郎《猫的身体我不会观察,但大将的身体我可研究的一清二楚呢》




主人的个子并不算高
生气的时候也很可爱
我就很想抱她起来转圈圈
但是她一直拒绝我
说是沾上一身酒气猫就跑掉了
所以她宁可不要我抱
也要抱一只猫

——次郎太刀《好伤心啊,人家身上的酒味真的有那么重吗?》



评论(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