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刀剑乱舞/all婶/有一位养猫的审神者是什么体验①

#跟风诗歌体
#有一丢丢假车(嘻嘻)
#刀男与婶婶相恋做前提
#初入刀剑坑哪里写不好还请多指教!

那天晚上寝当番的时候
她神秘兮兮的说准备了道具给我用
啊啊,是想让我染上她的颜色吗
就在我期待的目光里
她拿出了
逗猫棒

——笑面青江《哦?这个棒子也可以用做别的地方呢


我在厨房准备做午饭
主上跑来找我要给猫的食物
我说冰箱里有牛奶可以热一热给它喝
她说猫不能喝牛奶,要吃鱼肉
然后她咬了咬唇告诉我
但她可以喝“牛奶”喔

——烛台切光忠《主上我知道了今晚让你喝♂个够》


主上喜欢猫喜欢到与它同床共枕的地步
这点我并不在意
甚至会打趣的喊她小猫咪
但这不是她戴上猫耳和猫尾巴
在床上带着哭腔对我喵一声的理由

——大和守安定《主人别这么激动,我会漂亮精准的刺进去哦》


我不喜欢主人养猫
因为我觉得猫会夺去主人对我的宠爱
但是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比如她拿着猫耳女仆装想让我穿的时候
虽然很漂亮…但是好像更适合她呢
所以后来在床上还是她穿上了

——加州清光《都说了我很难驾驭了,看来主人要多学习如何使用♂我呢》

起先我并没有打算和她混熟
但是
她每次跟我搭话的时候
手里都抱着她养的猫
嗯…猫的皮毛很柔软。

——大俱利伽罗《可恶要不是因为猫才没有要跟你混熟的意思》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囚禁于笼中的鸟
即使来到了这里与主上相遇
也没有改变过想法
直到有一天主上一脸不屑的告诉我
她不仅只把猫关在卧室里
还抽空给它做了绝育
它就不会在春天的时候跑到屋顶彻夜哀嚎了

——宗三左文字《似乎…那只猫比我更惨一点?》


她有一只很喜欢的猫
虽然跟我并没什么关系
但它总是喜欢在我寝当番的时候踩脏我的床单
对此主上表示它可能是在吃醋
然后取消了我这个月的寝当番
说是让我去多买几条新的

——山姥切国广《我明白了我只是仿品,没有跟猫争宠的资格你不要管我》


主人很喜欢一边跟我聊天一边给猫顺毛
我有时候好奇为什么她这么乐此不疲
那天我尝试着摸了一下

明明没有我好摸

——狮子王《我是狮子哦差不多也是猫科动物哦不考虑摸摸我吗?》


我知道主上很喜爱猫
但我一直确信主上更喜欢我
并且深信不疑
直到那一天的寝当番
她对我说这么美好的晚上
不如一起来给猫洗个澡吧

——压切长谷部《是…只要是主命,在所不辞。所以明天我就把猫转送给大俱利》


主上很容易被我吓到
反应也非常可爱
所以我常常喜欢逗她
后来有一天我对她恶作剧
以为惩罚是半年饲马或者是种田
结果她淡定的对我说
让我连着这半年都给她养的猫清理便盆
哈哈,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鹤丸国永《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吓主上了请放过我》

评论(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