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陈戈

不讲道理 暴躁老哥 职业喷子
请先看完置顶再决定粉不粉我
头像是@车干咕咕接稿给画的 勿拿

all迅/极限挑战《却为相思困》

雷迅:
王迅是个账房先生,在黄渤的铺子里算账,戴着圆边眼镜斯斯文文的老实人脾气好得很,只有碰见吃霸王餐或是故意找茬的人之时,才会透出骨子里生来就有的硬气。
比如眼前这个吃霸王餐的大傻子,王迅扶了扶眼镜,头疼的很。
“红雷哥,又是你。”
那人一身军装,眉眼蕴着英武之气,见到王迅便露出了一脸傻呵呵的笑容:“好久不见啊!迅!”
王迅沉默了一下:“其实我们早上起来才刚见过,还是这个位置,你吃霸王餐,你记得吗?”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孙红雷无所谓的扬了扬手,把王迅拽到椅子上坐下:“迅啊,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手被握的紧紧的,王迅不安的往后缩了缩,发现无济于事后只好听话的坐着:“红雷哥,其实我觉得你的司令部不需要我,我除了算账什么也不会啊。”
“需要啊。”孙红雷打断了他的话,目光专注的瞧着他,褪去嬉皮笑脸的神色之后,王迅也突然发觉孙红雷是个认真很有魅力的人。
“你看我颜值这么高,又这么优秀,可我依然孤单一个人,虽然你觉得什么都不需要你,但我需要你。”

磊迅:
某天王迅发现典当铺旁边不知何时开了一家药铺,每次王迅来开门时,旁边的药铺总是传来清淡不浓烈的药香气,还有依依呀呀的曲声,让王迅不由得好奇是何人在这乱世还能开药铺开的如此怡然自得。
于是他带着拜访邻居的想法踏进了药材铺子。
有人在煎药,背对着王迅,他叫了一声,那人才堪堪回过身。
是穿着长衫,眉目清秀的文人,见到王迅进来,便露了个温和笑容,透着淡淡的书卷气。
“你是隔壁典当铺的账房先生吧,我是黄磊。”
大概是那人语气温柔的让王迅受宠若惊,他急忙点了点头:“我是王迅,来拜访您的。”
于是王迅迷迷糊糊的被黄磊带进后院喝了一个下午的茶,顺便听听曲儿,王迅被黄渤欺压惯了,被黄磊这么文质彬彬以礼相待,还有点不习惯。
于是王迅开始频繁的去拜访黄磊,那人总是温和的笑,指导王迅的书法,偶尔还帮王迅理清一团乱麻的账本。
“磊哥,你对我是真好。”某次王迅帮着黄磊捣药,突然感叹道。
黄磊拿着药方走过他身边,看了一眼王迅捣药的样子,从他身后伸手过来握住了王迅的手。
温热呼吸洒在耳边,让王迅浑身一僵。
“力气不够,加重点力气捣药。”
他似乎只是教王迅捣药而已,让王迅松了口气,下一秒黄磊的声音却近在咫尺,含着微微的笑意:“对你好是自然的,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希望与一个人过一生。”

渤迅:
黄渤做的生意很大,路子也多,按理说长安他是瞧不上眼的,不过却心甘情愿的在长安开了家典当铺,养着一个账房先生。
emmm虽然他残酷无情像黄世仁一样压榨可怜的账房先生王迅。
王迅不懂,雇佣他的黄老板明明每天生意这么多,为什么还有空过来天天吃铺子里的晚饭,偶尔还拽几句今晚的月色真美这种让王迅云里雾里的话。
黄渤也不懂,无论是暗示还是明示,他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为什么王迅还像个白痴一样。
不过傲娇的黄老板还没有脸皮厚到直接去表白,毕竟孙红雷那样勇敢直白的并不多见。
某晚黄渤依然来蹭饭,王迅端来几碟很简单的小菜,还有一锅白粥,连酒都不给黄渤多喝,但黄渤还是心甘情愿的看着王迅忙来忙去。
让他恍然有种与眼前之人生活十几年的错觉。
“迅子,我这段时间会很忙,可能这两个月都不会再来了。”黄渤试探着问,坐在他对面的人却茫然的点了点头:“知道了渤哥,我会把生意打理好的。”
“谁需要你打理这么点生意……”黄渤无可奈何的叹口气,难得露出了点为难的表情。
“渤哥,你怎么了?”王迅还一脸的茫然无知,黄渤却探过身来,语气半开玩笑半认真。
“你既然这么喜欢打理生意,不如跟我去南京吧,去当老板娘,有的是账让你算。”

兴迅:
张艺兴出身苦,打小就没了父母,遇到王迅时小孩正衣衫褴褛的送报纸,一双好看的眼却是分外明亮,王迅看他可怜,便带回了典当铺子,不过因为黄渤的吩咐也不方便留人,只得送到了黄磊那儿当学徒,但小孩乖,性子也伶俐,黄磊便送了他去北平上学,临走的时候张艺兴趁着天黑进了王迅的屋,王迅一进屋便看到张艺兴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怔了一下叫醒他,又问张艺兴在这做些什么。
不过十来岁的少年白净而秀气,模样好看得很,微抿的唇角却格外倔强,目光很认真的望着他:“你救了我,等我上学回来,我会回来找你的。”
王迅只当张艺兴年纪小,是一时乱说,便也答应了他的话,哄着少年回去,明天还要早起去赶船。
后来的四年里王迅偶尔会想起那个月光里眉目好看,却倔强极了的少年,也只是摇头笑笑便罢了,直到那年冬天他开了典当铺的门。
由于是冬天,很少有人光顾,王迅无聊的打着算盘,想着要不要去隔壁蹭盏药茶喝,门上拴着的铃铛却轻声摇动。
“客人要当点什么……艺兴?”
王迅认出了一身学生装扮的少年,张艺兴的眉眼成熟许多,却依然带着化不开的柔和,他微微扬着唇角:“迅哥,我是来当东西的。”
“什么东西?”
他微笑了,四年前那个一身月光的少年,依稀浮现在王迅眼前。
“当我自己,换一个你,迅哥,可以吗?”

罗迅:
罗志祥是罗家的小少爷,自小就生得一副好相貌,被父母和仆人惯的一身骄纵的脾气,大概可能是被人宠惯了,所以去黄磊的药材铺子遇见王迅的时候,也是心比天高的样子。
黄磊教导他跟张艺兴的书法,但罗志祥对书法并没什么兴趣,反而是对一边喝着茶翻账本的老实人有着浓厚的兴趣。
然而王迅并没有理过他,心高气傲的小少爷从不主动跟人打招呼,故意在王迅眼边晃悠,但王迅从来都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某日罗志祥终于忍不住上去问王迅,意料之外的获得了王迅有些冷淡的回答,其实王迅对没有交集的人一向是这个反应,但罗志祥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颇有些不满。
于是罗志祥每日都开始光顾王迅的典当铺,对着当铺里的东西挑三拣四,身份高贵的小少爷却每次都得带些值钱的小玩意儿来换些他不需要的大洋。
“其实你换了也没什么用的,你也不缺钱。”
有次王迅很诚恳的给罗志祥提建议,罗志祥愣了一愣,本来皱着眉的小少爷瞬间露出了笑容。
“可是我愿意换啊。”
王迅无语半晌:“那我建议你换些有用的,到时候出门虽然是可以靠朋友,但是也要靠自己。”
他不傻,围在罗志祥身边的有些只是酒.肉朋友,他也看得出来。
小少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王迅本以为他接受了建议,第二天罗志祥却兴冲冲的跑来,手里拿着的是色泽温润,质地上好的玉镯子。
“我娘说这个要给儿媳妇,这个给你行不行,我觉得你很有用啊,能不能留在我身边。”

【完】

迅哥我的。

评论(7)

热度(100)